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朱修虐我千百遍,我待朱修如初恋。各位我先爬几天墙,有灵感了立马回来更!

【everybody finds love,in the end】

cos

Nagisa Kaworu

#EVA#

【all叶视频】紫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3401186/

请各位用力戳↑

之前没什么思路更文就开始剪辑啦,不过这首歌太悲,没敢剪完。

求弹幕求硬币!!么么哒

最近在剪一个all叶的视频,但总是不对劲,写文也没啥灵感,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all叶】梦魇[一/13]

好久没更新,今天终于抽了点时间码字,但还是比较短小,请各位见谅!


——————————————


第一章(13)

 

窗子被关死了,一丝缝隙也没留给风,因为陈果说生病的人不能吹风,会受凉加重病情。

 

叶修的房间不大,在挤了六七个人的情况下,氧气含量就有些不够用。夏季的杭州秉承着热死人不偿命的信念,像是在屋子地下点了一把火,慢慢将屋内的温度烧热,闷得跟煨汤一样。

 

叶修不想当被煨的肉,可他刚伸手探到床头上被抽纸挡住的空调遥控器,莫凡就神色坚定地抓住他的手腕,包子趁机夺过遥控器,一边摇头一边给他念老板娘不许他吹风的“圣旨”。叶修自知斗不过这俩被洗脑严重的小年轻,转过身看着魏琛,眸中饱含深情,就差不要脸地让君莫笑输给迎风布阵一把以求空调的滋润。

 

但他忘记了魏琛作为一个不要脸的猥琐发育始祖,哪能被他可怜的小眼神哄骗,只见魏老大从包子手里接过遥控器,跟用逗猫棒逗猫一样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有条不紊地打开后盖把电池取了出来。

 

“叶修啊,你知道在这里谁说了算吗?”

 

魏琛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叶修只想把尾巴给他剪了,随口跟了句:“哟,你想说是你说了算吧。老魏,要点脸,”

 

“那你可真是太不了解我了,好室友。”魏琛将空心的遥控器扔给莫凡,“这里当然是老板娘说了算啊,我们怎么能背着她给你开空调呢?”

 

叶修还没来得及把话呛回去,喻文州先开了口:“魏老大,这么久没见,你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那是,要不然怎么当你和少天的前辈,你俩不都是我一手领起来的吗,怎么着,今天来向老夫讨教功夫?”

 

喻文州摆摆手:“我是陪少天来探望叶修,顺便来看看你们最近怎么样。”

 

韩文清皱了皱眉头,连喻文州也知道了叶修的病,难道如果不是他和张新杰为了照片的事情来找叶修,正好遇上他发病,不就永远被隐瞒下去了吗?叶修就这么不信任他,那为什么黄少天能知道?

 

也是,黄少天和他的关系好的能穿一条裤子。他可没忘记当时还没有兴欣的时候,黄少天趁比赛来杭州,半夜溜到兴欣网吧给叶修打boss。

 

叶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黄少天,别的谁也没说,那么艰难的时候,也只有黄少天知道他的现状。叶修不是一个遇见挫折就哭天喊地的人,他太坚强了,有时候坚强地让人心疼。

 

这一次也是,明明身体已经出现了状况,却连同战队的队友和朋友们都瞒着,生怕自己让别人操心。最初还在家的时候有父母疼着,后来出来了,有苏沐秋保护着,可苏沐秋离开以后,他就必须成为一个保护者。

 

当一个人被环境催促着成熟,就意味着他没有机会和资格继续让别人操心,他封闭了自己心底的脆弱,把所有负面的事情都当做过眼云烟,他从不怨天尤人,也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承担。

 

或许还是累的,但累着累着就习惯了。

 

这样的叶修不需要依靠他人,但总有人希望成为他的依靠。

 

黄少天从楼下跑上来把粥端给叶修的时候,他还在和以魏琛为首,包子莫凡作为左右大将的空调遥控器抢夺军进行激烈的战斗,喻文州坐在了魏琛床上,嘴角勾着放不下来,而韩文清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架,思考了是否参与战争,以及站在那边的问题片刻,就决定和喻文州一起隔岸观火。

 

黄少天有点懵,端着碗不敢进来,实在是屋里氛围诡异,他小动物的直觉给了他预警,在前任队长现任队长同时存在的情况下,他实在是有些心惊胆战。

 

那是一种源自灵魂的恐惧,条件反射的自我保护,和中学生抄作业被老师发现的状态基本一致。

 

一个不说话的黄少天有多么吓人,暂时还没人体验过,叶修也没打算体验,他叫住了门口发呆的黄毛:“怎么了少天大大,今天气场不对哦,难道是被哥的帅气震惊了?”

 

黄少天撇了撇嘴:“叶修你还要不要脸了,是不是上次竞技场被我虐的太狠现在还没缓过劲,所以脸皮下线开启了不要脸模式啊。你知道你还是个病号吗!枉我剑圣帮你跑路拿粥喝,对了,你饿不饿啊?”

 

黄少天把粥放在一边,拿手摸了摸叶修的额头:“这不是没发烧吗,怎么不要脸程度还能加深啊,来来来,把粥趁热喝了,然后我们睡个觉。”

 

“——啊呸,是你睡个觉!”

 

叶修眯了眯眼:“原来剑圣大大对我有这种非分之想啊?”

 

“什么啊!叶修我跟你说你不要胡思乱想,我、我……我才没有想什么呢!”

 

叶修不答话,端着粥也不喝,一个劲冲黄少天笑,笑得黄少天浑身不对劲,红晕从脖子根冒上脸颊,整个脑袋跟朵大红花似的。黄少天想,这笑真是要命,他剑圣的脸都丢进了。

 

“咳咳。”喻文州刻意咳嗽了两声打断这越发冲着诡异路线发展,就快冒出红色爱心的气氛,老实说他有点不爽,毕竟没人愿意自己喜欢的人当着自己的面和自己队友秀恩爱的。

 

叶修也没继续逗黄少天了,把粥乖乖喝了。

 

可他一抬眼,就看见韩文清的脸色已经和碳没差,他这才很没良心地想起对方是为了自己的事情来兴欣的。

 

总觉得有些不妙呢?



 

继续请个假

之后可能就会比较忙了,日更估计没法做到,我尽量有时间就更新吧~很感谢一直在看的小伙伴们,没有你们我估计早坑啦

【all叶】梦魇(一/12)

有很多ooc和私设,慎入



第一章(12)

 

黄少天的突然到来算是活生生打乱了叶修的计划,他本来准备瞒着好友们抽空去趟医院看看,结果还没来得及去,就再次昏倒,还让黄少天知道了。

 

黄少天知道就意味着全联盟都知道。

 

他这个怪病来的蹊跷,很多时候说着说着话都能睡着,眼前的一切就变成了末世的状态,梦里他也没有现实正常的记忆,脑子混成一团,过的久了甚至觉得自己从今年年初开始,生命线就莫名分差成两道,仿佛有两段人生。

 

是了,梦里的他虽然没有现实的记忆,但现实的叶修却有两套独立而真实的记忆储存。他的梦就像是另一端,也是一个名为叶修的人的经历。

 

兴欣虽然总担心着叶修的身体状况,但自从夺冠之后,来联系代言的商家都多得陈果忙不过来,还有各种纷杂的事物,苏沐橙继他的任当了队长,也不是白当的,忙起来没日没夜,还不能忘了训练。

 

其他的人也差不多,就算再关心叶修,叶修这家伙也不是小孩子了,他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理应学会照顾自己。但叶修这人关心着他周遭所有的人,朋友,爱人,除了他自己。

 

他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了荣耀,但他以前并不是这样的,没人知道,但苏沐橙发现了他的变化。自从苏沐秋去世以后,叶修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可最初他打赢竞技场的时候,总会习惯性地跟已经不存在的苏沐秋炫耀,时间久了他也意识到不对,就干脆用其他事情来麻痹自己。

 

苏沐秋的死亡是他心里无法逾越的一道沟壑,哪怕表面上已经是看淡着一切的样子,伤痕仍然肉蛆一般盘踞在千疮百孔的心脏上。

 

再坚强的人都有精神城墙上脆弱的一角,他很庆幸能遇到黄少天,他们于场上全力厮杀,下了比赛就迅速勾肩搭背谈天说地。黄少天的话痨功夫虽然是敌人最厌烦和恐惧的一点,但作为朋友,有个特别能坎的家伙总能把饭桌上的话题带到有趣的地方,至少最初每次叶修被苏沐秋躺在担架上被推进急救室的画面惊扰得无法入眠时,上线和黄少天斗斗嘴,心情总会好很多。

 

黄少天知道苏沐秋的事,但他从来没有正面问过叶修,他这家伙情商不高,但他下意识就觉得不能用这些事去伤害叶修。

 

那种伤害,是基于灵魂上的痛楚,血淋淋地剖开叶修的心脏。

 

但他最终还是听叶修亲口和他讲了这段故事,除了因为有所顾虑隐瞒了和苏沐秋的恋人关系之外,他们许多生活的片段都能在叶修的只言片语中被黄少天在脑海里组合成生动淋漓的画面。

 

叶修从来不喜欢找人诉苦,他也没觉得哪里有苦需要说。网上总是不乏各种树洞吐槽,讲自己怎样怎样悲惨,遇见了多少人渣和磨难,但叶修看不惯这些,他老觉得这些无聊的人只是在分享自己的所谓“痛苦”来博得更多的人关注,换言之就是,他们在靠那些网友关怀的评论自我麻醉,他们靠分享自己来获取满足感。

 

那太病态了,或许也是太自卑。

 

他们从来没有思考过,或许网上看起来多么多么关心你的人,全是恰当好处地作秀,他们因为你的痛苦而伤心,伤心过后能立马打开新一期的综艺笑得仰面朝天,回想起你悲惨的故事还会咂咂嘴评价两句,像极了看完马戏团表演后的戏谑。

 

叶修不需要这些被人当做笑料的安慰,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和他一起的家伙既然走了,也绝对见不得他自我放纵,他还需要照顾那家伙的妹妹呀,有什么资格放纵呢?

 

可凡是都有个特例。

 

黄少天就是这件事的特例。

 

清明节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更像是一个久违的用来休息的假期,他们不会像老一辈一样心心念念着给祖宗扫墓,也对这古老的节日没什么应有的敬意。黄少天进入蓝雨开始征战之后获得了不少成绩,加上出色的外表,他很快成了广告商的宠儿,尤其这时候号称联盟的脸的周泽楷还没进联盟,没什么竞争,这就意味着他基本上忙得没有假期可言。

 

久违的清明节三天假已经是莫大的喜讯,他趁机订了票直接飞去杭州,美其名曰看那三潭映月断桥残雪,其实是对这时候如日中天的叶修念念不忘。

 

他们比赛的时候也没机会见到叶修正脸,这可是粉丝万千的荣耀第一大神,不论日后黄少天怎么和叶修成为一对损友,这时候还是有那么一丝小迷弟见到偶像的心理。这次会面事前他也没知会叶修,自己暗搓搓就跑了过来,反正嘉世不难找,他大不了就在嘉世外面找家店坐着,等叶修出来给他一个惊喜。

 

或许是惊吓?

 

他买的早班飞机,挺早就到了,结果溜去嘉世前台一问,前台小姐笑盈盈地告诉他,叶修一大早就和苏沐橙出了门。

 

好家伙,自己千里迢迢跑来看他,他还有心思去约会?!

 

少天大大心里很苦,他一苦就乱七八糟扯东扯西地想,活脱脱电影看多了,一场恩怨情仇爱恨纠葛在他脑子里炸开了花。苏沐橙有个天才哥哥可惜英年早逝的消息早就在联盟圈子里疯传了不知道多少遍,原因一是早年被叶修和苏沐秋在游戏里联手虐过的玩家开贴发问,好奇为什么苏沐秋没当职业选手,之后苏沐秋的死就被扒出来了。

 

但这事儿已经是好几年前的,现在又火了一遍还是在于苏沐橙,电子竞技女选手实在太少,偏巧苏沐橙沐雨橙风这号是苏沐秋的又被人抖了出来,网友们仗着自己脑洞巨大,三两下就构思出了千八百个故事,还真就有那么一位猜了个大概。

 

蓝雨有个队员恰巧也看了这个帖子,转眼就和队里八卦起来,黄少天听了个七七八八,又上网去搜当年苏沐秋和叶修共同征战的故事,这才知道了这些事儿。

 

他性子直,按耐不下去,结果当天一见到叶修,比赛就打得手忙脚乱,要不是喻文州指挥到位,可能那场就输得有些难看了。

 

还好这家伙不是个把事儿存心里的,要不了多久就忘了个一干二净,思绪又重新回到了要亲眼见一次叶修,到他的城市转转。

 

叶修那天是和以往的清明节一样,和苏沐橙一同去了南山公墓看苏沐秋。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但这天却没下雨,天气预报往往都不准,出门前叶修还领了一把伞以防万一,没想到今天还真让天气预告给说准了。

 

晴空万里。

 

黄少天老觉得自己是小太阳,这话真没错,无论他去哪,旅游或是出门,只要他在室外,哪怕天气预报说连续十天暴雨,这一刻也得给他放个晴。喻文州曾经调侃他是萧敬腾的反义词,他不接受,因为萧敬腾话也不少。

 

叶修哪里知道这位小太阳驾临杭州,还就守在嘉世外边。他只是自顾自笑着,调侃苏沐秋说,你看你祸害遗千年,死都死了还不给大家留一个细雨微微的悲伤氛围,结果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就那么一滴,静悄悄落在了他伸出试图触摸墓碑的手上,苏沐橙看了他一眼装作没看到,可是自己却也不争气地哭了出来。那时候年轻,情绪控制不住,和陈果得知这个秘密的时候所看到的他们截然不同。

 

叶修听到了苏沐橙没忍住的细碎的哭声,赶紧抹掉眼角残余的泪水,只觉得自己罪该万死引出了伤心事。说好了要笑着来看他的,居然还把他妹妹给招惹哭了,苏沐秋知道了没气还魂,也得晚上到他梦里大闹一顿。

 

说起来,他有多久没来自己梦里了?

 

送苏沐橙回来之后,叶修有些烦闷,他们打了个车停在嘉世门口,叶修借故瞎说要见朋友,把苏沐橙忽悠回去,自个儿溜达去了这附近的一家大排档。嘉世还只是个网吧的时候,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打完游戏出来,要是生意还不错,就会改善伙食烤点烧烤,还会带一些回去给苏沐橙当夜宵——小姑娘学习累了,总得犒劳一下。

 

他走着走着就到了这家大排档,这家店地理位置好,味道也很到位,有一批回头客,每天老板都忙得热火朝天,位子也是经常不够坐。

 

叶修去的时候天色还早,没什么人乐意在黑夜降临之前跑去吃烧烤,可就有那么一个一头黄毛的家伙和叶修大眼瞪小眼。

 

他看起来惊讶极了,又装作没这回事的样子,内心悄悄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一脸哥俩好的和叶修搭讪。

 

“叶神,”黄少天不清楚这位大神是否还记得自己,斟酌了半天用词,和平时那个话痨得不行的家伙大相径庭,“嗯……好久不见。”

 

“哟,这不是黄少天吗,最近广告没少看到你。怎么,蓝雨肯放你出来玩?”叶修就算记忆力再不好,和魏琛的交情不是假的,怎么能不知道他一手带出来的人。

 

有了话题切入点,黄少天很快发挥了他语速无人能敌的特长,从蓝雨联系厂家让他接广告结果没有休息日了开始,到喻文州之前压力太大半夜说梦话被他起夜听见,最后差点一个嘴巴大,把蓝雨下个赛季的计划都给抖出来,还好叶修有职业操守勒令他闭了嘴。

 

吃烧烤离不开啤酒,黄少天说个不停的时候叶修听着听着就喝点润润嗓子,不然根本坚持不下去这个话痨的音波攻击,结果黄少天刚换气儿,他就已经喝得半醉不醒。

 

叶修有个天赋异禀,就算喝醉了也跟没事儿人一样,这一点除了叶秋,估计没人敢和他较量。黄少天见叶修神色如常,也没多想,只是随口打听他今天是不是同苏沐橙去约会了,想了想又礼貌性地加了一句夸奖苏沐橙好看的话。叶修努力地分辨了一下黄少天话里的重点,完全没注意前半句,就冲着后半句接话。

 

“那当然,她可是我妹妹,当然好看!”叶修脸上连点红晕也不见,只是眼神有些散了,“她哥也好看。”

 

“你妹妹?你是在说自己好看吗?”黄少天想了想,“我其实觉得你也挺好看的,但是为什么你不接一些广告呢,不对不对,苏沐橙姓苏怎么会是你妹妹,我妹……好吧我没有妹妹,但队长的妹妹就姓喻呀。”

 

叶修一本正经地看着黄少天,手上不知何时已经点了一根烟,天色渐渐暗了,店里的灯还没开,伴着烟雾,黄少天有些看不清叶修的表情。

 

“他妹妹,就是我妹妹啊。他姓苏,所以他妹妹也姓苏。”

 

黄少天找到重点了:“哦,不是你亲妹妹呀。那个他又是谁,你前女友?”话刚出口黄少天就反应过来了,之前那些八卦没白看,他是知道苏沐秋这个人的,虽然还是有些模糊,但他也知道这些话不能当着叶修的面问。

 

但是话出口了又收不回来,他只好挠着头不停打哈哈。

 

可惜这哈哈没什么用,叶修吸了一口尼古丁,把它全喷在黄少天耳侧,他们离的很近,叶修的气息打在黄少天皮肤上,激得他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这个距离已经超出了安全范围,有些东西开始变了。

 

“他,苏沐秋呀。他可厉害了,没几个人能打得赢他,可是他总是输给我。他可厉害了,可惜是个骗子!”叶修说着说着情绪突然激动起来,黄少天看懵了,缓了一会儿才听叶修继续说道,“他说时间还长,他总能打赢我的,我说我等着,可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死了。”

 

黄少天想起来网上的传闻,秋木苏和一叶之秋当时配合得天衣无缝,把网游搅得天翻地覆,可后来秋木苏忽然就不见了。

 

原来是,事实吗?

 

那天晚上叶修足足喝了两瓶啤酒,最后倒在黄少天怀里一直说胡话,黄少天算是知道了,这家伙早就醉了,只是一直硬撑着。

 

叶修的两颊微微有些泛红,黄少天把他抱在怀里想送回嘉世,可看着他轻颤的双睫,细碎的呻/吟声从叶修喉咙里飘了出来,轻轻柔柔的,和往日里他印象中的一叶之秋相差甚远,甚至可以说像两个人。

 

眼前的叶修实在是,太诱人了。

 

最终黄少天也没把他送回嘉世,毕竟带一个醉得仪态尽失的叶神回到他的队伍里,总还是会影响队员对他的态度。他找了个宾馆,可是假期来杭州旅游的人太多,只剩一个大床房。无奈之下,黄少天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和男人的同床共枕——老实说,滋味还不赖。

 

毕竟这样柔和的叶修实在是闻所未闻,而现在,他就躺在黄少天怀里,还蹭了蹭他的胳膊。动作娴熟而安心,就像是他曾经很多次这样,躺在另一个人的怀里安睡。

 

于是黄少天有了一个小秘密,一个关于叶神的秘密。

 

 


【燃向叶修个人】如我西沉(微all叶/视频)——宣传

渣渣做了一个祝贺老叶夺冠的视频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570523/

不知道点的开不,大家就当娱乐看看吧  


【今天就不更新啦】 

【all叶】梦魇[一/11]

今天想剪一个和老叶有关的视频,就少写了点


——————————————

第一章(11)

 

“怎么了莫凡?”

 

自从莫凡被他们带回来之后,除了叶修之外的任何人他都不能卸下心锁对待,哪怕叶修多次向他保证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伤害他,也并不能使他安心。

 

为了照顾莫凡的情况,叶修决定让莫凡和他一个房间,方便他照顾,而苏沐橙则挪到了隔壁,以防莫凡突然暴起的黑暗之力伤害到手无寸铁的叶修。苏沐橙甚至在他们睡觉的枕头上施了淡淡的光明之力,一旦发生异动,那些光明之力会保护好叶修,她也能第一时间得知,从隔壁过来控制局面。

 

不过还好,这种情况一直没发生,莫凡在叶修旁边简直就是只安静无害的小羊羔,连包子时不时去犯傻挑衅,他都没有半点过激反应。

 

这天叶修依旧是等莫凡睡着了才入睡,他躺在King size大床的一侧,睡得不是很踏实,半梦半醒之间,他忽然觉得床上有些动静。莫凡没有起夜的习惯,叶修也没有,但最近莫凡虽然白天在众人面前没什么异常,到了半夜总是会被噩梦吓醒,然后自己缩在被子里辗转反侧。

 

叶修发现之后,每次都会等他陷入熟睡了才休息,如果他醒了,叶修也会很快地醒来安慰他。

 

这一天也是一样,叶修感觉到了床在晃动,精神还没清醒,先开口问了一声,他本来以为会像之前那样没有回应,但蹊跷的事发生了。

 

“叶修,叶修你终于醒了!”

 

不是莫凡的声音。

 

叶修猛地睁开眼,瞪到最大,他看见窗外阳光明媚,光束一缕缕从窗隙中渗进来,撒成一片斑斓。他面前围着圈一样站着一堆人,韩文清赫然站在最前面,而苏沐橙坐在床边,一脸愁容。

 

莫凡没有记忆里那么苍白,他神色僵硬,似乎对于叶修呢喃的问话毫无知觉。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沉睡了两天的叶修刚苏醒就叫着自己的名字,虽然也不是不好,但……当着这么多人,还有外人在,韩文清听到那句话后的脸色就跟刚从地狱里转了一圈一样,张新杰也没好到哪里去。

 

莫凡不是一个乐意当众矢之的的人,可这时候他又忽然愿意了。

 

为了叶修。

 

见到叶修苏醒过来,韩文清皱了许久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一点,但他眼下浓浓的黑色却提醒着众人,这个人自从叶修昏迷开始,一觉也没睡,哪怕只是打个盹都没有。他是除了苏沐橙之外,陪伴叶修最久的人,大多数时候他就是这样默默地站在床边,他也不坐着,那个位置是苏沐橙的,他就那么坚毅而孤独地站着,眼神紧紧粘着叶修,一动不动。

 

叶修眼神四处环扫了一下,大致也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若无其事地伸了个懒腰,但刚伸出手就觉得自己浑身乏力,连抬手的力气也没了,于是动作到了一半又尴尬地收回来,转换成挠头发的样子。

 

他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没皮没脸,就像眼前躺在病床上的人并不是他:“怎么着,今天都有空来礼拜哥了呀,这么多人,搞得哥都不好意思了。”

 

韩文清似乎已经在忍耐的极点,火药堆了满身,叶修刚扔了点火星子,韩文清就炸了:“让这么多人担心还若无其事,你都多大的人了,好意思吗叶修?”

 

叶修想要开口辩解,但仔细想想这事儿他不占理,于是学着周泽楷那副沉默寡言的样子闭了嘴。

 

房间内陷入了一片尴尬地安静,陈果想活跃气氛也没辙,就看韩文清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按联盟冯主席的话来说就是能把三岁小孩吓哭,整一海报扔街上都像犯罪分子的通缉令。这人可是能把自家老板和经理都骂出门的队长,陈果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去招惹韩文清啊。

 

偏巧,就在这时,皮鞋跟击打着地板的跑动声伴着一句“叶修你终于醒了啊!!!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你了,你这人实在是太不懂照顾自己了!”冲进了房间。

 

所有人都被这声音吸引了过去,很明显说话的家伙已经习惯了万众瞩目的样子,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继续保持着他那机关枪一样的说话频率,和众人挨个念着名字打了个招呼,就推开包子窜到叶修跟前。

 

他一身西装革履,纯白的外套被他搭在手臂上,脚蹬一双菲格拉慕最新款的皮鞋,头发一丝不苟地被发酵做好了造型——虽然已经被他折腾地有些凌乱——整一个英伦绅士的样子,他不说话装模作样的时候还好,不然这身装扮就会跟他这个人有浓浓的违和感。

 

尤其是他那一头闪亮的黄毛。

 

“哎哟,少天大大你怎么有空来杭州玩呀。”

 

叶修这是在明知故问,就冲黄少天这一身极不符合人设的装扮就能猜出他是来拍广告,或是参加活动来的,只是他怎么知道叶修的情况还是个问题。

 

“少天,你来了。”苏沐橙和黄少天打了个招呼,很明显,黄少天得知叶修的情况是从这位这里知道的。苏沐橙知道黄少天和叶修多年损友,感情肯定深厚,她正好在网上看新闻看到黄少天来杭州参加活动,私下想了半天,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和他说一声。

 

她哪里知道黄少天刚知道这消息就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他又是个沉不住事儿的,导致整场活动除了需要做秀的时候,他那张帅气的俊脸就跟被担忧捏过的橡皮泥一样,拧成一团。

 

黄少天的反常状态很快被喻文州发现,其实喻文州发现不难,就连卢瀚文都觉察到了少天前辈的异样,和他搭档了那么久的队长还能看不出来?

 

喻文州简单地询问了黄少天怎么回事,黄少天挠耳搔头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清楚,喻文州心想大概是和他的隐私有关,也就没再多问,直到黄少天说要迟一天回广州,在杭州还有事儿,喻文州立刻敏感的发现蛛丝马迹。

 

杭州是兴欣的地方,黄少天当年能做出趁着打比赛跑来帮叶修在网游里打boss的事儿,现在就也能因为叶修而状态失常。

 

所以当喻文州跟着黄少天出现在叶修房间里时,没有人觉得哪里不对,甚至就连黄少天溜过来看叶修的小心思被喻文州捅破时,他也只是感叹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队长。

 

叶修缓了好一会儿,总算是可以自己撑着床坐直,苏沐橙被他支开,唐柔陪着陈果在厨房给他熬粥,包子想插话但这时候房间里的气氛实在诡异,他也没好意思把气氛搅得更乱七八糟。反倒是莫凡一直守着叶修,乔一帆还在飞机场被见鬼的暴风雨天气堵着,登机都做不到更别提赶回来看人,罗辑也差不多,最近京津冀那一片天气都不怎么好。

 

结果这屋子里莫名其妙变成了莫凡包子魏琛一边,韩文清张新杰正对着床,黄少天喻文州站在门口,每个人和其他队伍里的人眼神中都跟含着刀子相互噼里啪啦打着一样,呈现出诡异的三足鼎立的样子。

 

“你们这玩儿三国小游戏啊。”叶修忽然笑了,“有这闲功夫不如去帮帮老板娘,我快饿死了。”

 

黄少天第一个跳起来往楼下跑,嘴里还碎碎念着让叶修别乱动弹,让老韩老张还有队长看好他。

 

叶修眼神一直跟着黄少天出了门,嘴角是久违的从心底冒出来的笑意,止都止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