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主周叶/伞修(微all叶) 代我守护他

周叶/伞修/微all叶
第一次发文ooc算我的!叶神是大家的!

1.
苏沐橙心里一直有一个小秘密,她谁也没说过。
虽然平时看着云淡风轻,但每到深夜时,脑海中就会隐隐浮现出若有若无的画面,都是一个个简短片段的组接,但又像是亲身经历过的记忆。
当时正值嘉世下滑期,她不敢让这些琐事令叶修过多操心,除了看看剧忙碌起来,将那些事排除在脑外,她也找不到什么有效的解决办法。
最初画面出现的诡异,消失地急促,更像是一点点预言和暗示。
到后来,画面越发完整,她似乎能看见自己第一视角玩着荣耀,熟悉的沐雨橙风配合地策应着一叶之秋。
但她不明白,毕竟有人曾说过,很少有人能把自己的工作当作爱好,苏沐橙不是一个特别喜欢游戏的人,她一直以来的坚持,可以说是叶修是最大的原因。
因此,她想不到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幻觉,或者梦境。
这种经历一直持续了近两年,直到某次休赛期的夏季,联盟前辈们忽然心血来潮说要办一个小型的短途旅行。
由于楚云秀的全力支持,她也强行拖着成天抽烟不肯运动的叶修参加了,而那次旅行结束,困扰了她两年的幻觉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悄无声息地消失。
难道真的是压力太大,旅行放松一下就好了吗?
这件事苏沐橙一直默默埋在心底,她想自己大概永远不会忘记。就当她认为这会做为一件年老后给子孙们讲述的神秘故事时,故事的谜底骤然揭开。



2.

周泽楷不爱说话和黄少天的话痨几乎成了全荣耀都知道的反义词,甚至有人开玩笑,要是他俩能单独在一个房间呆一个小时,不是周死就是黄亡。
一个被烦死,一个被闲死。
这件事本来就是个笑话,可该死的短途旅行偏偏出了点状况。
数个战队都有选手参加活动,按理说平均分成两人一个房间刚刚好住下,但不巧旅馆把房间给他们算漏了两间,姑娘们都寻思着凑活一起住了,这多出来的正好就是黄少天和周泽楷。
顶着联盟一大半大神们犀利且略带戏谑的眼神走进房间,黄少天反复告诉自己忍到进房间再开始说话,免得被笑话,可进去后却压根没看见周泽楷人影。
叶修作为超级称职的损友,绝对不会放过任何嘲讽黄少天的机会,他早就藏匿在隔壁屋,蓄谋已久地等待着笑话发生。
两个房间一墙之隔,张佳乐不幸同他分到了一个屋。正直善良的百花老大实在是看不下去叶修这幅猥琐的嘴脸,借口打电话就出了房间,也没有很快回来的意思。
于是这屋里等着看笑话的就只有叶修了。
叶修不胜酒力这件事几乎是全联盟都知道的公开的秘密,可饭局上或多或少都会有相互敬酒的情况。
其实和一杯倒水平相差无几的叶修已经晕晕乎乎,但面上还是一脸淡定的嘲讽表情。
他脑子里混得不行,但直觉告诉他有好戏发生,让他不肯放弃听隔壁屋的笑话,以至于整个人正襟危坐地立在窗台上,还笑眯眯地望着隔壁窗户。
周泽楷一进屋就看到一个笑眯眯的叶修看着自己,他顿时有些慌乱。
叶修作为日后被王杰希称作boss的前三届冠军队队长,他给人带来的无形压力可不是一般的,周泽楷这时也没进职业赛多久,纵使自身功夫过硬,也不敢和前辈有什么过节呀。
虽然不知道为啥叶修会出现在自己房间,但好歹不能得罪人不是?
这就不得不心疼周泽楷了,他哪知道以往被叶修和黄少天坑的人太多,这次光把黄少天拖下水绝非诸位幕后黑手们的终极目标,肯定是连带着叶修一起坑才对。
可怜的小周就成了坑人大计中的一介炮灰,拿他吓完黄少天,继续去坑叶修……


3.

叶修不爱喝酒,不是不喜欢,而是酒醉人。
醉了之后的人总会不受控制,大脑里深埋着的记忆也都接二连三争先恐后地往外跳,甚至还带着些许幻觉,活像精怪作祟。
是的,叶修讨厌喝醉,因为每次醉酒后他都会看见那些他不想回忆的人和事。
没有人是完美伟大,心里还没有一丝缝隙跟堵铁墙似的,就算他是叶修也不行。
叶修那堵看似严丝合缝的心灵之墙上,一直有一划藏在最不明显的根基处的裂痕,虽然不大,但却致命。
裂痕的名字叫苏沐秋,最佳搭档苏沐橙她哥,也就是沐雨橙风的最初使用者。
年少的时候总是情感丰富,少年人又颇爱争强好胜,争这争着两人感情越发亲密,可偏偏又都心照不宣地各自收敛悄悄隐藏。
直到沐橙忽然生病,两人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手忙脚乱折腾了一遭才把沐橙治好。
要不是这一出对少年而言几乎是即将失去挚爱的刺激,他们彼此的心意可能世界末日来临都不会告诉对方。
叶修从来不否认自己爱过苏沐秋,甚至可以说是爱到了骨子里,这也是为什么多年后他被嘉世排挤退役,却也不肯离开荣耀。
荣耀大概是苏沐秋曾经存在过的唯一证明了。
悲伤不能伴随人一生,可苏沐秋的不告而别是连寻找都没有机会的。他被上帝带走的太早,生命永远定格在青春岁月里,而这一切的背负者则是爱他至深的叶修。
沐橙可以把哥哥放在心底最亲的位置,那是相连的血脉,没有任何疑问,因此她能凭借坚强渐渐忘记这段悲伤。
那叶修呢?
叶修承担了照顾沐橙的角色,他把他的妹妹当作自己的亲妹妹抚养,可即使这样他仍然无法释怀。
苏沐秋这个混蛋,说好了人生还长,却那么早就离开了。离开就算了,还把他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心摔得四分五裂。从此以后除了给自己的心灵造一堵墙,叶修也别无他法。
可今天是怎么了,离开了多年的人,为什么感觉又回来了?
啊,是小周啊,果然人老了,喝醉了就容易起幻觉。你别介意……


4.

夜深人静。
周泽楷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叶修有些不知所措,刚才还只是惊讶前辈为啥在自己房间,现在则是整个人都傻眼了。
但多亏了性格优势,就算傻眼周泽楷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淡定的把叶修打横抱上床,盖好被子,还认真地摸了摸他的额头看是否发了烧,发现没什么事就又面无表情地洗漱好,把自己也丢上了床。
可是叶秋前辈嘴里的苏沐秋是谁?这名字诡异的耳熟……
对了,他想起来了,之前有天晚上他突然醒了,闲来无事就打开电脑偷偷上线,想着干脆看看风景算了。
可他刚上去就看到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在打一个他不熟悉的角色,而且是直接碾压。他靠近一看,却发现沐雨橙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叫秋木苏的id,怪不得听着耳熟……
诡异的也就在这里,明明游戏角色不可能有表情动作,但他却明明白白看着那个秋木苏冲着他笑,还做了一个“以后他就靠你照顾了”的嘴形,但又没有说话,真是想想就一身寒颤。
按理说离奇的经历都会被当事人记得清楚,不过也不排除因为刺激过大,大脑自动调节编造出怪奇故事这种现象。
周泽楷觉得自己是后者,大概是想到要和最佳搭档当对手了,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才有这种乱七八糟的幻觉吧。
这一定是幻觉,要么就是做梦,反正大半夜的谁知道怎么回事儿呢?
周泽楷不是一个喜欢自我折磨的人,但这和那诡异经历相似的名字从叶秋嘴里冒出来,还是说梦话这种潜意识里的突如其来,倒真是打得周泽楷有些发懵。
这是什么情况,那晚不是梦吗?前辈怎么认识那个人?
乱七八糟的思绪前所未有地涌向周泽楷,他越发觉得这事儿来的蹊跷。
可性格使然他又不可能学黄少天一样,哔哩吧啦半小时从头到尾把事儿和人抱怨一遍,也不能拉着和他原本就不熟的叶修一探究竟。
于是可怜的小周又只好安安静静地,当一个帅气的美男子。
想要一切平静这种想法十分美好,不过有个道理世人皆知,那就是“事与愿违”。
前辈叶秋躺着躺着就往他怀里钻,手脚也不老实起来,嘴里哼几个不停,模模糊糊能听出“苏沐秋”这三个字。
周泽楷忽然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任谁被躺在自己怀里的人叫着别人的名字都会不开心的,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偶像。
习惯了沉默寡言的周泽楷,没有什么人会去问他的想法,甚至一个队伍里的伙伴也只是尽自己所能的配合他。
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个帅到可以靠脸吃饭的家伙会跑来职业圈,除了周泽楷自己。
他是为了一个人,一个在自己刚接触游戏时用一句话机缘巧合令自己坚持下去的人,不消说,这家伙自然是叶修。
最初是默默藏在心底,可时间流逝后,沉淀下来的就是密密麻麻、噬心刻骨的惦念,感情也在自己的沉默和反复思索中变了质。
那双指尖因弹钢琴而生出的茧,带着些许粗糙的感觉,轻轻摩挲着他的后腰。
而对方毫无知觉的躺在他怀里,不知不觉把脸埋在他胸前,几缕刘海扫过他胸前的皮肤,令他不禁发了个颤。
周泽楷自诩不是什么柳下惠,这人毫无防备的样子简直就是一顿鲜美的大餐,可小周自律的性格也容不得他做出过分的事情。
天使和恶魔在心里交战,还没等他们辩出个是非黑白,周泽楷已经情难自禁地吻上了叶修的额头。
这个吻柔软的就像棉花糖,叶修模模糊糊感觉有人触碰自己,第一反应就是苏沐秋大半夜发情要折腾自己,条件反射地说了一句:“明天再做,困死了快睡吧。”
可话一出口他就醒了,哪有什么苏沐秋?那个家伙早就不在人世了,眼前的明明是联盟后辈,那个号称枪王的周泽楷。
叶修当机立断装作醉晕了说梦话,而周泽楷呢,他还没来得及继续什么动作就被彻底打断。
见叶修似乎也就是梦到一半迷迷糊糊回了个话,他便顺其自然地继续将对方搂在怀里。
哪怕这也仍然是一场求而不得的梦。


5.

最终这事儿没演下去,装睡的叶修技巧太差,没一会儿就被周泽楷探出了究竟。
“前辈,你还醒着。”
这话一出叶修还想厚着脸皮躺对方怀里也不可能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周泽楷的怀抱熟悉地令人发指,孤单了那么多年后重新感受到了另一个人的关心,仿佛回到了当初一样。
“啊,才醒。小周呀,看不出来你还有半夜偷袭的习惯。”叶修先发制人,身子还被人周泽楷搂着呢,嘴上已经开始瞎编乱造了。
周泽楷微微一顿,不动声色地指了指对方环住自己腰间的手:“是前辈抱着我不放。”
“啊,这……”
“苏沐秋是谁?”
“你怎么……”周泽楷讲话跳跃太大,周语十级的江波涛又不在,叶修被他没头没尾的一句吓得脱口而出就是反问。
“梦话。”周泽楷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刚才,前辈说的。”
叶修准备秉承自己装聋作哑装疯作傻的原则,他眼珠一转就有了计策:“小周,你听过一个故事吗?”
哪知道周泽楷根本不接呛:“苏沐秋,和苏沐橙很像。”
哎哟我去,这面瘫怎么这么难沟通。
见叶修脸色一变,周泽楷就知道自己猜的七七八八,他乘胜追击:“亲戚,兄妹?”
“小周同学,你不去做侦探还真是可惜了,不过你说这大半夜的,没事儿干打听这个干嘛?”
“有。”
“有什么?”
“有事,”周泽楷发觉对方环着自己的手还没松开,心底有了大概的定论,可能是自己的问题让对方震惊到已经忘记了这些事,那么就说明这个人很重要。
这个人对叶秋前辈很重要,甚至有可能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所以,有事。
但这种话他不会和叶修说:“前辈,重要的人。”
说着他又指了指自己:“你抱我,叫他。”
合着自己搂着人还喊别人的名字,怪不得人家好奇呢。
可是这要怎么说呢?苏沐橙她哥,相依为命,还是,他的恋人?说出来会把小周吓死吧,一个男人居然是自己的恋人。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打得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叶修说不下去了,周泽楷体贴地把被叶修蹬掉的被子搭回他身上。
看着周泽楷沉静的仿佛最深的夜晚般的眸子一闪不闪盯着自己,他忽然有了种这个人是苏沐秋找来代替他照顾自己的错觉。
真的是忙昏头了,还是太久没自己解决过,seyu熏心,看见美貌的后辈就忍不住满脑子胡思乱想。
“苏沐橙哥哥?”
“嗯,后来,他死了……”
他走了太久,久到叶修午夜梦回时都看不清他的脸了。
周泽楷忽然不想问了,他又想到自己看到的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竟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
难道那是苏沐秋在拜托自己照顾叶秋前辈吗?



6.

黄少天没等到周泽楷,一晚上睁着大眼睛也没敢先睡,等第二天东方晨曦初露,他才绝望地倒下,认清了自己被整的事实。
他忍不住想跟喻文州吐槽,可刚推开门就撞见对面房间走出的张佳乐和原本没来的孙哲平。
等会儿,张佳乐不是和叶秋在隔壁吗?
“怎么回事儿啊,叶秋去哪了,叶秋不是应该在隔壁和你在一起吗,哎呀大孙你不是没来吗昨天都没见到今天怎么就出现了,有没有人回答我呀,我还等着叶秋说的真人pk呢,他一说要来我就准备好看谁先登山爬上山腰了,他不会是怕了临阵脱逃了吧……”
“闭嘴吧少天,我一开始就没答应你比赛爬山好吗。”
黄少天惊讶地转身,叶修是从隔壁房间走出来的,但身后还跟了一个人,周泽楷。
还没等黄少天大发雷霆,楚云秀和苏沐橙就宣布早饭时间到了,于是众人一窝蜂转移阵地,只留下慢悠悠的叶修和周泽楷。
周泽楷看着前面蹦蹦跳跳的苏沐橙有一堆话想问,叶修早就看出来他不对劲,也没说破。
秋木苏就是苏沐秋吧,可是已经死去的人的角色为什么会出现在游戏里?还有那诡异的口型……
莫非当时是苏沐橙操作着?
活动结束后周泽楷偷偷去找了苏沐橙,在对方一脸震惊中道出了自己曾经的经历,当然两人的对话几乎是连蒙带猜才进行到最后的。
苏沐橙想到了那缠着自己将近两年的怪梦,梦里的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配合得当,但她却在一些细节上感觉到了怪异。
她总觉得沐雨橙风不是她自己在操作。
每个职业选手的操作都会有些许差异,哪怕是一脉相承被前辈亲手教导出来的接班人也只是在套路战略和意识上相似,有些细节总是不同的。
当时沐雨橙风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被另一个灵魂操纵着。
她疑惑地抬头看了看周泽楷,莫非,是哥哥……?
自己的秘密连楚云秀都没告诉过,没理由周泽楷知道,就算是骗局,眼前这个人也不是骗子的样子。



7.

叶修第一次在清明节和苏沐秋忌日以外的日子来这里,嘴上再不说,每当看到墓碑上冰冷的苏沐秋三个字,他心里都仿佛被刀割。
不过感谢时间足以冲淡一切,这把刀子的力度越来越轻,现在已经不会一下就把他杀到遍体鳞伤。
叶修啃着面包,把花放在墓前,像自言自语般冲墓碑说着:“你啊,一直没能打赢我,可你知道吗,我这辈子到现在,就被你一个人打败过。”
“之前我老做一梦,梦见沐雨橙风是你操作着。你活得上好的,老趁半夜没人和我一起在网游里叱咤风云,虽然突然不说话了,但那碾压菜鸟的样子绝对不是沐橙会做的事儿。”
“可你一直不肯上秋木苏的号,后来吧你好不容易上了,但一上就和我说再见,还跟我讲会有人代替你守护我。”
“可真是笑死哥了,哥还需要人护着?等你打过我再说吧。”
“……但是,你又消失了。”
“我以为你的再见是开玩笑,我以为你会一直在我的梦里陪着我,我以为我能在有你的荣耀里重新走到巅峰,我以为……不说了,哥什么时候这么矫情过?”
“最近有个姓周的后辈,势头很强,可老来找我,那家伙说话跟什么似的,憋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每次我都急的不行,可还不敢先溜了。”
“为什么不敢?废话啊,下次听他憋更久来烦我?你是不知道,上次我一醒来他就坐我床边,直接坐高铁来的,还是沐橙给开的门,你说你妹啥时候这么胳膊肘往外拐了?”
“哈,你看出来了吧,这家伙不对劲。”
“是啊,真不对劲,我觉得吧,他是被我的王霸之气征服,拜倒在哥的牛仔裤下了。”
“不过你别说,他是真帅,比你还帅,比我……就差一点吧。”
叶修啃完面包,天上突然没来由降了些雨,他毫无诚意地冲苏沐秋的墓碑挥了挥手,撑伞走远了。



8.

叶修生日聚会就请了几个关系好点的朋友,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一个不少,张佳乐因为心里的疙瘩傲娇地拒绝了邀请,张新杰和韩文清飞机误点最终取消行程,楚云秀因为苏沐橙的关系也来了。
生日聚会结束的时候,全程沉默的周泽楷扶着叶修回到房间,给一杯倒的前辈喂了醒酒汤。
苏沐橙借口同楚云秀逛街,丝毫不管叶修死活地跑了,留下周泽楷守在叶修床边。
叶修醒来时看见的就是累的靠在自己床头睡着的周泽楷,他想扶人躺会儿,还没上手呢周泽楷一下就惊醒了。
“前辈,下个赛季我一定会成为冠军。”
“哟,小伙子梦想很高远嘛,可你当着对手这么说影响不太好吧。”
周泽楷没回话,突然从包里摸出一个盒子,递到叶修眼前。
“这是什么?”叶修酒醒的不彻底,脑子里还很懵,他一脸朦胧地接过打开,却瞬间愣住了。
一盒巧克力,被做成了却邪形状的巧克力,虽然不太精致,但手工制作一看就是用了心的。
“沐橙她们说,告白要巧克力。”周泽楷认真地看着叶修,“答应就不算对手。”
叶修脑子一下炸了,虽然之前周泽楷的行动或多或少都体现出了他的心意,但这么直白明了还是第一次。
“愿意吗,前辈?”
叶修怔怔地看着巧克力,又望了望周泽楷:“小周,这种事不能开玩笑的。”
“不开玩笑,不会。”
“真是怕了你了……”叶修叹了口气,突然把剩下的醒酒汤都喝下,一把拽住周泽楷的领子扯到自己眼前,对着他的唇咬了上去,把自己嘴里的醒酒汤都灌进对方嘴里,罢了狠狠喘了一口气说道,“这下你不能用喝醉反悔了。”
周泽楷沉默了几秒,似乎在反应刚才发生的事情,紧接着他忽然拽住叶修回吻了过去。
“前辈这下,也不能跑了。”以后就让我来代替他,守护你。
巧克力却邪掉在地上,夜色深深春意浓,也便没有人还留着心思来管它了……

评论(1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