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双叶年下/all叶向】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ooc是我的,叶神是大家的!

没节操的人勇于吃下各种cp~

————————————————

双叶年下/all叶向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是什么感觉?

想他的时候焦灼难耐,见到人之后想揍得他满脸桃花开。

1.

叶秋一直觉得自己的哥哥是个混蛋,这个想法从他有记忆以来一直伴随到了现在,尤其是他哥抢走他的行李离家出走那段时间,这个想法伴着恨意达到了顶峰。

这不是故意和他做对吗?

凡事在时光的打磨下都会渐渐被磨得光滑平整,就连年少时叛逆而尖锐的刺,也一样会变成平滑的鹅卵石。

叶秋就是这样,身在一个除了父母双亲与人无异之外,家世背景统统和社会格格不入的所谓上流家庭,他的人生在刚开始时就已经注定。

昂贵的私立幼儿园,优秀的小学,全省第一的中学,再然后是名牌大学。

如果父母心情好,身体好,家里的东西还用不着小辈操心,那指不定能在自由两年读个研,之后才回来继承家业。

若是碰上父母爱玩的,急需他早点回来帮忙,那可能本科第四年他就被扔回来实习了。

这看起来令众人羡艳的人生仔细一想却单调的可怕,完全像是被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没有半点真正的自我。

原本这事儿吧,是不止他一个人来承担的。一想到同样的压抑之旅将有第二个人来共同背负,他心里还有些宽慰。

直到那个原本该和他共患难的家伙逃跑之前,他都一直抱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依赖和欣喜。

而理所当然,被背叛之后的少年,陷入了沉思和癫狂。愤恨已经无法诠释他压抑在心底的哀痛,那是常人无法理解的绝望——背叛他的人,是他的半身啊。

曾经盛传一种说法,叶修每次听到后都嗤之以鼻,但叶秋却不是。

“双生子彼此是半身的存在,这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两个灵魂,他们被一分为二后转世为人。”

这话说的多直白,一看就是妥妥的告诉大家,双生子是一体的,他们从出生前就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

叶秋把自己那混蛋哥哥也当成心灵中唯一的寄托,就算面上再争再吵,也破坏不了叶秋幻想中两人一起承担责任,一起走向未来的画面。

可后来呢?

叶修离家出走后从未主动和他联系,自己活生生玩出了个人间蒸发。

就算父母查到了他的情况和地址,也不会轻易和小儿子说,对叶秋而言,他的混蛋哥哥就这样消失了。



2.

叶修这天心情不好,不说别的,他一起床就接到了一封信,一封地址写着自己老家的信,还是快递小哥送到嘉世来的。

作为一个资深宅男,叶修几乎不会踏出大门一步,这信还是吴雪峰递给他的。

刚看到信封叶修就愣了,这年头谁没事儿不发邮箱还送信的?除了他叶修没手机之外,还没见过谁活这么原始的。

接着领着信想了几秒,还没开封呢就悟了。

能有这种复古爱好的,除了他家老爸和他那个傲娇得不行的弟弟,似乎就没别人了——至少他没接触过。

拆开信封,里面显眼的还不是信,而是一叠红彤彤的毛老人家,信只是小小的一张纸片,被衬得毫无存在感。

哟,这绝对不是自家老头子能做的事,不用猜了,绝对是叶秋那小子。

那一叠百元大钞足足有五千,怪不得把信封撑的满满当当。这钱多半是叶秋从自己压岁钱奖学金之类的东西里抠出来的,也不知是不是爸妈和他说的,他哥现在生活得挺拮据,估计这小子心软,就想着接济一下。

也是佩服他了,其实嘉世签了他之后,就算还要带着沐橙过日子也不那么艰难了,更何况……

他现在可是职业选手啊,总有一天会登上这个圈子的顶峰。

叶秋是不理解的,虽然一母同胞,但他从小对电子游戏就没有半分兴趣,与叶修截然不同。

叶秋之所以偷偷给叶修寄钱,也不像卡片里嘲讽的这样——“混蛋哥哥活不下去了吧,不用谢我,我才不想帮你。是老妈想你得不行,上次都把我喊成你了。过年滚回来看老妈。”

母亲只是个借口,他单纯是思念着叶修,却又无法开口,毕竟当初叶修是偷了他的行李逃走的呀。

叶修点着钱,苏沐橙忽然就进来了,调侃他怎么突然中彩票了。

“是啊,中了一个小笨蛋的彩票,这不,下次还得给人家还债呢。”

话说得迷糊,苏沐橙听着更迷糊,干脆就不听了,拉着叶修出去吃饭。

出门前叶修回头望了一眼,小卡片的背后写着一行小字,小到和蚂蚁没什么分别。

“miss you”



3.

嘉世第一次夺得桂冠后搞了场盛大的庆祝活动,叶修没去,因为请了很多媒体,就和新闻发布会没两样。

每次叶修逃票就得靠吴雪峰顶上,这次也不例外。

吴雪峰和嘉世众人出发前来找了叶修,他不解为什么叶修这么排斥媒体,这么排斥成为公众人物。

“嘿,我这不已经是公众人物了吗,主要是怕我长得太帅,那些粉丝看了觉得我这脸得抢走他们妹子,就不支持咱们了。我这叫牺牲小我,成全大家啊。”

叶修一如既往没皮没脸地调侃,吴雪峰也不当真,笑着揉乱他的头发,就像他经常对苏沐橙做的一样。

“你就贫吧小队长,我先走了。”

挥手,转身,从房间里翻出珍藏的方便面,一气呵成。叶修蹲在泡面旁边,一旁是开着荣耀界面的电脑,还没等泡好,他忽然觉得烟瘾上来了。

看了眼面,他咂巴咂巴嘴,内心天人交战了一番,最终还是掏出烟盒边走边摸打火机,朝吸烟区走去。

嘉世吸烟区里门口很近,叶修刚叼着烟还没来得及点上,就被人拍了肩。

“我说,叶秋你不是不去吗,这都三进三出了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心里还是想着的,就不好意思说啊?”吴雪峰哥俩好地搂着叶修脖子,说出一番让叶修懵逼的话。

“别说,我才知道你还有换装的爱好,刚才还不是这身呢,又换回来了。”

“换回来?”叶修一愣,突然有种诡异的预感冒了出来。

他三两下打发走吴雪峰,再三表示自己没准备出尔反尔加入庆功宴,在吴雪峰怀疑的眼神中绕去了门口。

果然。

叶秋第一眼看见把自己折腾得跟小流氓一样的叶修就傻眼了,这么多年下来,他还没见过自己的脸放在这么糟心的打扮上。

“哟,你怎么有空来了。为了查到我的信息也是花了不少功夫吧?”

叶秋刚想说其实没有,他一直都在关注着叶修,就给叶修那猥琐的笑活生生压了回去。

南方天气到底和北方不同,北边再热就直接热着,南边不同,热起来就跟蒸笼一样。

叶秋没忍住,理了下叶修揉成一团麻花的衣领。他的指尖刚触及对方脖颈时,常年没有锻炼捂出来的白皙皮肤蓦然一颤,似乎是不习惯和人有更多的亲密接触。

已经这么久了吗,久到一母双生的他们之间,都有了无言的隔阂。

叶秋眼底复杂的情绪丝毫没有传递给叶修,或许就算那个混蛋哥哥看出来了,他也不会有任何反应吧。

装傻充愣一向是他最厉害的本事,就像小时候打碎了母亲的粉底盒,在叶修一脸无辜之下就变成了叶秋的锅。

不过事后为了补偿叶秋,叶修贡献出了自己的糖果,看着弟弟吃的满心欢喜,叶修心底里感叹着这小孩的好忽悠,以及终于消灭光了自己不爱吃的糖。

叶修四下张望了一会儿,确认四处都空空荡荡之后,领着叶秋绕小路到了自己房间。

嘉世刚夺了冠,给队长的待遇自然不会差,除了训练室有他专属的电脑之外,在房间里也给他配了一台。

此时泡面躺在电脑旁,算算时间早泡好了,叶修被弟弟到来的事实搞得有些惊讶,就算表面上平静如斯,内里早就炸了。

莫非是父母见不得自己丢人现眼了,派人抓他回去接受“正统教育”的洗礼?

叶修满脑子都是怎么从叶秋嘴里套话,完全忽略了还有一碗泡面等待着他临幸,直到叶秋忍无可忍泡面的浓郁气味出言提醒,叶修这才一脸悲壮地扑向泡面。

果不其然,早泡烂了。

面对着美味的晚餐化作稀泥般难以下咽的诡异物质,叶修再没要求也说服不了自己将就。更何况现在叶秋来了,算算时间应该也没吃晚饭,他不如就拿起哥哥的架子,尽一个地主之谊。

叶秋手里还捏着大半年前叶修收到自己写的信后,简短回复的明信片,明信片上印着西湖的景色,背面简简单单两个字“不回”。

既然有了一个不爱回家的哥哥,他只好自己找上门来了。

“走吧笨蛋弟弟,老天眷顾你,收走了哥的晚饭逼着哥陪你。”叶修将方便面倒掉,可惜地砸嘴,“前面有家早餐店特好吃,可惜晚上不做,听沐……听说隔壁的烧烤还行,可是现在太早了也没开门,所以我们去吃小吃吧,”

叶秋就这么被叶修拉出了门,一路上看他故作神秘地给自己介绍这个城市的种种,言语中却或多或少带着另外两个人的名字,似乎他对于这个城市的了解也是来自于另外的人。

这两个名字他都听过,沐橙,沐秋。

似乎是这些年里和叶修最亲近的人,甚至远远超过了他自己这个和叶修同时诞生于世的人。

嫉妒,羡慕,心酸,悲哀。复杂的情绪交织在叶秋心底,他说不出口,他们兄弟之间的相处已经固定成了相互排挤嘲讽,就算他有心改变也晚了。

多希望这几年陪伴着他的,是他呀……



4.

“你喜欢吗,他,那个……沐秋?”

喝酒误事,尤其是对一杯倒喝半杯倒两兄弟而言。都是今晚烧烤店促销,老板给这俩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送了两瓶啤酒,看他俩欲拒还迎的样子直接打开满上杯子,还举杯邀请两人一同畅饮。

喝了小半杯就满脸通红的叶秋憋着不再说话,叶修激灵,各种推脱搪塞走了老板,回过神就看到自家弟弟晕乎乎地看着他。

叶修将酒杯从对方面前挪走,却被人一把抓住了手。就像偶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深情的眼神对上了他的眼睛,就算醉了手上力气也没有削减,接着就是一句彻底把他打懵的话。

他说:“你喜欢沐秋吗?”

叶修不是一个拥有很高文学素养的家伙,但张爱玲小说里的白月光红玫瑰还是有所耳闻的。每个人心底都会藏着一个白月光,那是不容侵犯且代表着最美好幻想和回忆的人。

叶修不能免俗,他也有一个白月光。

白月光或许在得到后会变成嘴角的饭粒,可如果他只能出现在过去,只是求而不得的东西,那必然还是耀眼的月光。

苏沐秋,就是那个求而不得的白月光。

在叶修准备好一切,只差告白的那天,苏沐秋很不守信用地被天使带走了灵魂,在那之后,叶修的心就尘封了。

这是一个秘密,一个除了沐橙之外甚至可能连苏沐秋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加上哥俩好的表面伪装,他从未想象过会被人戳破。

这难道该说,真不愧是自己的半身吗?拥有……相同的灵魂吗?

叶修的沉默出乎叶秋意料,他喝了酒,有一些微醺,但却还有极高的理智控制行为。这个问题和这些举动,只不过激发了他平日里潜藏的渴望,令他迫不及待想知道来自于叶修的答案。

但叶修没有用嘲讽的话语反驳,而是陷入反常的沉默,这就大大出乎了叶秋意料。

原来已经是这么重要的人了吗?我这几年到底错过了些什么?

“……继续吃,你点了这么多不吃就浪费了,扯什么犊子呢,聊那些,关你什么事儿呀。”

不关我事?

叶秋忽然发现喝醉之后自己是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迸发的,他反手捏住叶修:“不关我事?这么多年我和你一起长大,之后你突然消失不告而别,我有多担心你,你知道吗?!怎么就不关我事了?”

叶修觉得这家伙简直不可理喻,他们是双生子没错,但自己喜欢什么人也该和他汇报不成?这简直是专制!是暴政!凭什么要他说啊,有本事叶秋自己先说啊。

这么想着,叶修问出了一个足以让他自己后悔十年的话:“就算关你事儿,那你有本事先说呀,你只会我一声你喜欢的人是谁,我才回答,不然就哥吃亏啊。你不是要知道答案吗,那就说吧英雄。”

“哈,你居然不知道吗。我喜欢的人,就是你啊,hun账哥哥。”叶秋抓着叶修的手越发用力,比起自己这个常年保持健身习惯的弟弟,他就是个死阿宅,要是能打得过才是有毛病了。

“……叶秋,你喝傻了吧。”

“闭嘴,笨蛋哥哥。”

最终这场会面不欢而散,叶修事后对着镜子看了很久,还是想不通叶秋怎么做到面对同一张脸发qing的。



5.

吴雪峰离开嘉世之前和叶修告了白,虽然是一副我就说了不留遗憾不指望你回应的态度,但还是把叶修吓了个够呛。

更别提第二年夏休时用借口说来杭州旅游,结果大半夜爬上叶修床的王杰希。按叶修自己的话说就是,大半夜被一双大小眼吓的快变成神经病了。

又隔了一段时间,他陪黄少天pk的时候收到了对方模棱两可的暗示,被喻文州一语道破对方喜欢自己的事实,紧接着又补了一句他喻文州也喜欢叶修,着实吓得叶修瞬间掉线,徒留一叶知秋在那儿傻站着。

百思不得其解的叶修暗戳戳跑去找他觉得最笔直的人,探讨有关联盟目前年轻人风气不正的问题,结果被老魏一句,老夫身已不在江湖,不问尔等俗事给打发了。

叶修恼羞成怒地回骂:“指不定是你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俩徒弟才眼瞎了跑来学人家搞基。”

“学谁?你啊。”魏琛一阵寻思,瞬间想通了叶修没事儿跑来说这话的怪异点,“哟,总不是你到处撩人,结果反被坑了吧?你跟我说清楚,你没对少天下手吧,你这个老猥琐。”

叶修觉得这个对话不能继续下去了,于是点掉了对话框的叉。

这年头到底是怎么了,头两年是自己弟弟发疯,这后来怎么接二连三地来?

“沐橙,我总觉得现在不对劲。”叶修一脸神秘莫测,啃着鸡腿靠近苏沐橙,“是不是联盟风水不好,这年轻人都跑来搞基了。”

苏沐橙暂停了楚云秀推荐的韩剧,一脸兴奋地凑上来:“又有谁喜欢你了?快说快说,我要看是我猜的对还是云秀对!”

叶修忽然接不上这个节奏了,傻兮兮地回了句:“啊?又?就少天、大眼,喻文州还有……”话出了口才不及时打住,“你打听些什么呢!”

“还有谁?有谁呀!”

“外面人都传我和你是一对,你就这么舍得把我让给别人?”

“有什么舍不得的,我还敢跟我哥抢吗?现在我也不好意思抢呀,你可是全联盟的。”苏沐橙笑嘻嘻的,将叶修平时坑人时的样子学了个十成十。

“可是……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你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苏沐橙挠了挠头,这原来和她哥当着她秀恩爱的时候也没见叶修这么纠结啊,莫非是……

第二春?

苏沐橙有了思路,就开始循序渐进的开导叶修,直到最后套路出令他纠结的人后,她也凌乱了。

“你是说,你弟弟?!”

叶修不知道这丫头激动个什么劲儿,他这秘密可谁都没说过的,就指望沐橙给点建设性意见,但……

其实在叶秋那年离开后,几乎每周叶修都能收到一个快递,里面时常含着各类零食——虽然最后大都进了苏沐橙的肚子——更多的是没有两个字的信,以及父母和叶秋一同的照片,还有叶秋的经历。

叶修就这样单方面地了解对方的一切,时间久了就习惯了,要是有哪周收不到对方的信,他都浑身不舒服,一直想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对此苏沐橙表示:你完了。

虽然没有恋爱经验,但这么多年和楚云秀探讨小黄文出来的结论,像叶秋这样的手段又称温水煮青蛙,渐渐的当叶修习惯了这样的相处,他会越来越把对方放在心上。

这和前十六年的朝夕相处不同,那是在家这个大环境下的,叶秋只是弟弟,而不是一个可能成为恋人的人。

就像当时的苏沐秋,苏沐橙觉得,叶秋大概会成为继自己哥哥之外下一个真正走进叶修心里的人。


6.

女人的预感都是可怕的。

叶修躺在兴欣网吧二楼的杂物间里如此想着,他的旁边是宿醉的叶秋。

酒这种东西也是可怕的。

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腰,忍痛爬了起来穿上衣服,望了眼睡着了还爱搂着自己不放的叶秋,心有戚戚。

还有某种负距离接触,也是真的,挺难受的。

“醒了?”

叶秋迷迷糊糊睁开眼,直接看见还在往身上套衣服的叶修,他被酒精侵蚀了的大脑缓了好几秒。彻底清醒时,昨晚缠绵的画面一并涌进了他的脑子,直接烧红了他的耳尖和脖颈。

对此,叶修表示了鄙视。被上的人还没有说话呢,他害羞个什么劲。

不过呢,既然栽了,那就只有认命。不然叶秋这么十多年的努力,还真就白费了。

“走吧,之前和你提过的那家早点店现在还开着门呢,九年前没带你去吃成,现在有机会了。”

“嗯。”


———————end———————

评论(3)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