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 [一/1]

私设一大堆,角色ooc

能忍的小伙伴们可以看下去啦

这是一个在我亲爱的妹妹的鼓励下诞生的,或许会成为唯一一个我能写完的长篇……

 

 

楔子

 

“我说过我不会欺骗你,但你从来不信我……”男人冲着他微笑,就算已经站在血泊里,却还是像一个孤傲的王者。

 

接下来,是刺耳的枪响。

 

“砰!”

 

他笑着扣动了扳机。对方的话对他来说只是无谓的拖延,骗局和谎言无法拖延他开枪的动作。

 

“再见了,魔鬼。”他说,“我这个人啊,除了自己,谁也不信。”

 

晨曦从被墨色渲染的天幕中撕开一缕细痕,温柔而坚定地破开这一片浓郁的黑暗,仿佛深渊里的光芒,裹挟着微弱的光明和希望重新降临于世。

 

他叼着烟,习惯性摸遍全身也没找到打火机。他忽然想起来了,之前为了杀死这个恶魔,他故意把打火机当做信物,引这家伙来到了一早布置好的陷阱里。

 

那么现在,打火机大概在这家伙身上吧?

 

他看了看浑身染血的尸体,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叼着烟独自朝晨曦的方向离去。

 

晨光如火,烧尽罪恶。

 

火焰又象征着新生,可是就算他知道也晚了。

 

 

 第一章  (1)

 

叶修最近睡眠不太好,老是没来由梦见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一开始还只是诡异的片段画面,后来开始和早年间的回忆交错,到最后竟然添油加醋地融合成一团。再加上这些年被苏沐橙熏陶的韩剧剧情,他觉得自己的梦简直就是一部混着韩剧气息的美国大片。


任谁也不会想失眠多梦到一晚上都没法休息,他刚带着兴欣白手起家时,这毛病就初现端倪,可那时候失眠也没什么不好的,如果真的大半夜副本打到关键处睡着了,才是闹笑话了。

 

可这悲惨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叶修最初想着自己忍一忍就过了,偷偷跑去开了两瓶安眠药,但睡着了梦里面的世界却越发诡异惊悚,到最后他也知道这法子成不了事。而那瓶早就就被弃之如敝履的安眠药偶然间被老板娘陈果发现了,这下一发不可收拾,老板娘大发雷霆,伙同战队全体成员对叶修的行径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斥责。

 

最后的决定是每天晚上由包子看着叶修睡,让安文逸给叶修念睡前故事。

 

“这怎么能成呢?他们不训练了?”

 

“没事儿我们替班。”唐柔在一旁补充,眼神指着苏沐橙,看样子是下了决心男女混合双打了。

 

叶修可谓是宁要自由魂,愿弃富贵身的典型代表。他思索再三之后,决定坦白从宽。

 

“是因为做噩梦?”罗辑若有所思,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该辅修心理学。

 

而魏琛听到之后的评价是,失眠多梦多半是欠cao。魏老大认为,有了完美而和谐的X生活之后,应该没什么时间和精力给叶修胡思乱想了。

 

叶修深吸了一口烟,喷了魏琛一脸:“别没事儿瞎说垃圾话,小心带坏小孩子。”说着眼神还往乔一帆那里瞥了一瞬。

 

他往日里对这话毫不在意,权当是放屁。但很多时候吧,神灵总爱和人开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没过多久叶修就觉得自己的病症加重了,他原先醒来后时断时续的对梦境的记忆,现在越发清晰。甚至连梦中从来看不清脸的人们,都纷纷变成了他周围的亲朋好友。

 

这一切都在无声中潜移默化,直到他在梦中惊诧于和他勾肩搭背的苏沐秋其实于现实里早已死去时,他才发现自己被梦境控制了。

 

说控制不太准确,影响了很多倒是事实。

 

他规律的生活作息被打乱,很多时候梦境结束他在晨光中苏醒后,他还是沉浸在梦中。梦里的人还是周围的人,但他们又不那么一样了。

 

冬日的杭州难得下雪,靠近年关,除了庆祝被中国变的不伦不类的洋节圣诞之外,大多数家庭都开始了过年的准备。

 

苏沐橙自从苏沐秋去世之后就和叶修相依为命,一数十来年就过去了。他们其实不太庆祝春节,只是苏沐橙年少时羡慕其他家庭温馨的节日氛围,似模似样地学着做了顿年夜饭,结果当然不那么美好。但她还是爱上了放烟花,这大概是她最爱的新年活动了。

 

偏巧和陈果熟悉了之后,她们发现彼此都有这个小爱好,后来越发喜欢上了这个具有仪式感的新年活动。虽然唐柔对此不置可否,但拗不过其他两位的热情,还是跟着义无反顾地跳了坑。

 

趁天色还早,兴欣的姑娘们相约去买年货,当然烟花肯定是主要需求的。

 

叶修躺在房间里吞云吐雾,魏琛和自己那几个小弟们约了一场饭局,包子凑热闹就跟去了,现在只剩下了叶修一个人在。

 

手机忽然响了,他接起来才发现是许久没联系的亲弟弟叶秋。自从上次叶修站着也昏倒之后,陈果就不放心地给他配了个手机,他不带,苏沐橙就睁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直到他鸡皮疙瘩起了满身,被迫收下了这个“礼物”,俩姑娘才开开心心跑去逛街。

 

某次乔一帆口误,暴露出这手机里还有罗辑拜托同门辅修计算机科学的师兄安上的追踪软件,叶修才一脸无语地懂了姑娘们逼着他无论去哪都得带上手机的要求——他曾失踪过。

 

一个意外,但是是一个和梦境相关的意外。

 

“笨蛋弟弟,怎么有空打你哥电话了?”叶修指间夹着快燃烧殆尽的香烟,烟灰被准确地抖进烟灰缸里,却仍有一些洒了出来。他不仅倒吸一口气,估计一会儿姑奶奶陈老板要来打人咯,最邋遢的魏琛不在,连背锅的人都没有。

 

叶秋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像是熬了几天夜还没按时喝水的样子。他有些关切地询问叶修最近的状态,却含含糊糊不点透:“混账哥哥,我看你的战队夺冠后老爷子心情也不错了,我们公司也有注资到网游的想法,但老爷子还是不同意,他觉得你不靠谱。”

 

“哟,这怎么能赖我呢。要我说呀,叶大总裁你这是因为都继承皇位了,还没能摆脱太上皇控制,所以哭着鼻子跑来找皇兄撒娇?”叶修也不是傻的,怎么会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可他就爱逗这个弟弟玩。

 

“呵,”叶秋突然剧烈咳嗽起来,话筒那边传来秘书关切的声音,高跟鞋撞地的脚步声清脆极了,过了不知多久一切才又归于平静,“皇兄可是个追求快意江湖的性情人士,我就算再难堪也犯不着来叨扰皇兄啊。”

 

“得了得了,别跟我耍嘴皮子。叶秋你是不是这几天都没怎么睡,赶紧补个觉吧。”叶修把烟灭了,握着手机走到窗边。

 

窗外漫天白雪纷纷洒洒,行人都举着五颜六色的伞毫不停歇地穿行而过,为这一片纯白的世界点上绚烂的色彩。

 

他想着,苏沐橙她们大概快回来了吧。

“不睡,”叶秋忽然开始莫名其妙地撒娇,“没有你陪着,我不想睡。”

 

叶修乐了,这小子是越活越倒回去了,自从五岁自己打破老妈化妆盒把锅扔到叶秋身上害的叶秋被狠狠揍了一顿之后,叶秋就再没对自己撒过娇。其实他这个哥哥也没什么哥哥的自觉,这么多年也都是叶秋照顾着长辈,经营自己产业。他心里有愧,面上不显,而叶秋则被这一切历练成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上位者,更别提和他撒娇了。

 

“那你这么些年怎么睡下去的?”

 

“……”叶秋没有回话,话筒里只剩下电流的滋滋声,就在叶修以为这场对话又要无疾而终的时候,叶秋的声音又从话筒里传来。

 

“我换成了你的杯子和枕头,还有你用过的床单床垫,你的杯子和碗,你的书包和笔,对于我来说,你一直没有离开。”叶秋的话吓得叶修差点把手机掉下去和大地母亲激烈相拥。

 

还不等叶修回话,叶秋突然跟疯魔了一样自顾自念下去:“你知道我这么多年有多想你吗,你知道母亲每年会多少次把我当成你吗?你知不知道你回来把我身份证偷走的那一次,我其实是醒着的,我一直在看着你。我眼睁睁看着你拿走它,看着你从我的世界里再次逃走,而我什么都没法做……”

 

叶修有些想不通,好端端的弟弟怎么就突然变态了,这话多的搞不好会成为黄少天第二啊。

 

叶秋似乎也说不下去了,一阵安静之后,电话那头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电话被挂的突然,敲门声也戛然而止。

 

又有人要找叶秋签文件了吧。叶修想,果然总裁就是和我们这种小老百姓不同呀。

 

他还靠着窗,大雪纷飞中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却出现了一丝违和。叶修眼神多好啊,十年荣耀培养出的职业敏感不是白瞎的,他很快觉察到了异常。

 

最初是呈线状排列的川流不息的人群突然从中部以点状断裂,继而形成一个漩涡,看起来就是人们围着中间看热闹,但不一会儿人群开始呈放射状向外奔走。

 

不少人被撞倒在地,可又马不停蹄地爬起来继续乱窜。这很不符合常理。

 

紧接着,混乱声中夹杂着一句尖锐的呼救声,“救命!”听起来撕心裂肺,而呼救者是一个女性。

 

发生了什么?踩踏事故吗……

 

不对!不是这么回事。

 

这些人的状态明明更像在逃命,就类似于游戏里普通玩家遭遇野图boss那样,没有足够的背景支撑根本只会顾着逃走。

 

逃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引起这么大片的恐慌?

 

“砰”

 

大门突然被推开,然后又迅速地被重重地关上,进来的是苏沐橙和陈果,唐柔没在。

 

“怎么了?”叶修皱眉走上前去,眼前的两个姑娘已经一脸慌乱,尤其是陈果,她就快哭出来了。而她们本来提回来的年货不见踪影,苏沐橙的裙子被墙灰蹭脏,陈果的鞋子失踪了一只。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苏沐橙自从苏沐秋死后就一直是个独立而坚强的存在,陈果也是一个人能支撑起一个网吧发展到现在的职业战队的人。她们都不是柔弱的人,但现在怎么……

 

“小唐呢?”

 

“她……”苏沐橙喘着粗气开口,却被陈果哭着打断。

 

“小唐她为了救我们,一个人跑去引开怪物,现在不见了!”

 

叶修刚想问什么怪物,手机铃又响了起来。他没来得及看是谁打过来的,接下电话就听到对方的喘息声,声音里还有慌乱:“老叶,快、快逃!带着妹子们快逃,这个城市,这个城市就要完了!”

 

“再不走就晚了,我们都是牺牲品,没有人会活下去。”

 

手机被挂断,最后从话筒里传来的是打斗时桌椅板凳撞击肉体的声音,一下下还伴随着男人沙着嗓子的咒骂,仿佛成了地狱的歌声,预示着残酷的未来。




评论(6)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