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02]

(可以直接点tag看之前的章节)


私设一大堆,角色ooc


不怕的小伙伴们跳坑吧~

【一个巨大的脑洞】

——————————————

第一章 (2)

 

唐柔推开陈果那一刻的动作根本没过脑子,她就是下意识冲了过去把陈果推到苏沐橙怀里,然后只身犯险把自己当做诱饵引走了那个怪物。

 

直到她绕路把怪物绕进了一个死胡同,而自己从旁边的小道逃走后,她都仍然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们三个姑娘当时已经买好了年货,有说有笑地走在返回兴欣的路上。苏沐橙被陈果拉着讲叶修年少时犯的蠢,苏沐橙说得眉飞色舞,和以往文静甜美的她大相径庭。

 

“那一次呀,他第二十六次把哥哥打败了,哥哥输了比赛心情不好,就出去转悠。我也不知道哥哥怎么了,反正等哥哥回来之后突然就把他拉到房间里去,喊我出去找同学玩。”

 

陈果沉吟片刻:“沐沐你那时候多大?”

 

唐柔也好奇地看过来,苏沐橙思索一番发现记不太清具体时间了,大概也就是他们兄妹和叶修认识不到半年的时候。

 

“他们喊你出去,自己孤男寡男共处一室……这绝对是会发生些什么的样子吧?”陈果突然眼睛亮了。

 

“莫非……”唐柔看着陈果的样子,一些少年儿童禁止观看的画面不禁从脑海中飘过,她一下子面红耳赤,苏沐橙一看她这样子也猜到了七七八八。

 

“说不准哦,”苏沐橙笑着跳到她们俩前面,一本正经地说,“我回来之后哥哥说叶修身体不舒服睡了,还让我别打扰他。第二天我在叶修脖子上看到了一个,嗯……红痕,我当时以为是蚊子包,但现在你们这么一说嘛,也有可能不是哦。”

 

“所以叶神大概是,在下面那个?”唐柔一语道破天机。

 

苏沐橙笑着打哈哈:“大概是吧,他俩关系反正比一般哥们儿好太多了,我那时候太小又不懂,或许是真的也不一定。”

 

三个女孩子都低着头吃吃笑了出来,可还不等她们继续享受愉快的八卦时光,离她们不到一百米处忽然发生了骚乱。唐柔猛地回身,前方的人就跟疯了一样朝着四面八方奔跑,无论男女老少脸上都带着惊恐,仿佛看见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有一个中年男人推到了他身旁的少女,女孩脚下不稳一下子撞到了旁边的苏沐橙,两个女生一起摔倒。苏沐橙脾气好,也没计较,把女孩扶起来之后还关切地问对方有没有摔伤。

 

但这姑娘就跟失去了灵魂一样,僵硬地扭过头跟木偶似的看了苏沐橙一眼,转瞬间又变了脸色,绝望和惊讶代替了漠然,霎时弥漫在她稚嫩的面庞上。

 

她忽然撕心裂肺尖叫了一声,把扶着她的苏沐橙和唐柔推开,然后奋不顾身地跑走了。

 

本来以为就遇见了个犯病的,可还没等陈果开口抱怨,一个人形的东西在地上慢慢蠕动,竟然在他们都没有注意的时候爬到了她们身后。

 

——那个女孩之所以惊恐成这样,都是因为这个东西!

 

唐柔是唯一一个面对那具只剩半个身子却还在挪动的尸体的人,眼见这和游戏里描述的丧尸极为相似的怪物就快扑上陈果,她来不及说话,本能地推开陈果,一脚将丧尸踢开。

可这只是个开始。

 

另一个中年女人的丧尸一摇一晃地靠近她们,这个丧尸的脸颊已经被撕烂,而肉体还没变成和那半截丧尸一样的腊肉状,估摸着刚变成丧尸不久。

 

陈果还处在遭受极度惊吓后的空窗期,脑子里的细胞掉线了一半。唐柔来不及解释,和苏沐橙使了一个眼神,接着她把自己当作诱饵将丧尸引走,余光能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苏沐橙拖着陈果跑远。

 

这就够了。

 

“你们是说,外面出现了一种和丧尸一样的怪物?”叶修嘴里叼着烟,手下一刻不停地在网上搜索信息。

 

“嗯,人群是突然发生的骚乱,然后所有人都在逃命。”苏沐橙一边拍着陈果的背安慰,一边和叶修一起浏览网上的消息。

 

但网上搜出来的几乎都是有名的丧尸游戏和电影电视剧,还有几个是苏沐橙小时候和苏沐秋一起看的。除此之外,没有一点点和刚才她们遇见的东西相关的新闻。

 

“大概不是发生的太突然还没有来得及报道,就是又被禁了。”叶修吐了一口烟,转过来认真道,“我更倾向后者。”

 

刚才叶修接到了魏琛的电话,电话中魏琛喘着粗气,还催促着叶修离开,这完全可以猜出魏琛他们也遇见了丧尸,并且很可能远不止一只。他打电话来是为了提醒叶修,让叶修他们能够逃过一劫,或许是因为魏琛还得知杭州目前不止一个点开始暴/乱,这就意味着……

 

这个消息被压制的时间,已经不是短短几天了。

 

“这座城会被毁灭。”

 

因为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救援时间。

 

叶修忽然想起了有名的游戏“生化危机”,游戏他没有玩完,但电影却被叶秋拖着看过,那时候才小学,叶秋美其名曰是练胆子,最后吓得面色发白还死鸭子嘴硬不承认。

 

其中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主角一行人被困在了一座爆发了t病毒的城里,城外的人想靠毁灭这座城市来达到拯救世界的目的,而城里被困的老百姓全都成为了牺牲品。

 

叶修不禁从脚底发麻到头皮,全身被冷汗湿透。如果这个猜想会成为现实的话,就意味着他们这些人,最终都会变成牺牲品——和电影里一样。

 

苏沐橙见叶修的脸色变得阴沉,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她给陈果倒了一杯水,又递给叶修一杯。

 

“刚才魏老大打的电话,是什么意思?”苏沐橙习惯性翘起的嘴角放了下去,她问完话后也有了一种危险的猜想,可她不愿意承认那会成为真相,她还渴望着能得到叶修否定的答案。

 

叶修的手指很修长,指节分明,他小时候用来弹琴的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动。熟悉的聊天对话框那一头是许久未曾联系的喻文州,他的头像还是qq自带的企鹅样子,在叶修刚发出询问的时候就秒回了。

 

看到喻文州的回答后,叶修舒了一口气。他看着指尖微微颤抖而却不自知的苏沐橙,就像当时苏沐秋那样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轻声说:“没事,一会儿我们去找魏老大他们,然后转道去广州转转。”

 

苏沐橙缓缓点头表示赞同,而陈果却抬起头死死盯着叶修。

 

她出门前画好的精致妆容已经被泪水染花,她的长马尾也在奔跑中就变得散乱了,可她现在带着一种决绝,那么坚定地看着叶修:“是我的错,你们先走,我会在这里等着小唐回来。”

 

叶修深吸一口烟,又有气无力地吐了出来。外面的骚乱已经越来越大,他甚至可以猜到这座城市可能早就被丧尸包围了,每个角落都会有那种东西开始徘徊,可以说唐柔的生还可能微乎其微。但他无法拒绝陈果,这个坚强地一个人撑过了小半辈子的女人,这个在他最落魄时给予了莫大帮助的女人,这个……就快失去挚爱的女人。

 

他沉默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决定才是对的。

 

他看着窗外越发混乱的街道,听到小区走廊内的尖叫和厮打,他终于无力地撑住头。多少年没犯头疼的老毛病了,现在也来一起凑热闹。

 

苏沐橙看了看陈果,又看了看叶修,两人都还在沉默着,而她却知道有些时候当断则断才是生存之道。和苏沐秋从小相依为命,她早就在无形中懂得了在这个社会生存之难,也变得机敏而圆滑。

 

“我们先准备一些水和食物吧,厨房应该还剩了不少,是前几天我们一起买来年夜饭用的。有香肠腊肉,还有速冻的饺子汤圆,唔……我房间还有瓜子和饼干,都可以带上。”

 

苏沐橙说着就向厨房走去,打开冰箱就是一阵乱翻。

 

叶修不知道自己要怎样才能说服陈果,陈果自己也明白这个决定太草率、太幼稚,可她也知道,如果连她都不等着唐柔,那唐柔就真的没有哪怕一丝的生还机会了。

 

“真的确定了吗?”

 

“嗯。”

 

“其实你也不用那么担心,魏琛他们聚餐的地方离你们逛街的地方不远,万一他们就遇见了呢?包子可是个厉害的,打架以一敌五不是问题,这些还只是尸体呢,对他来说根本不够看,所以你……”

 

“叶修。”陈果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她的眼神看的很远,远到叶修也不知道她在看什么,“我大学还没毕业,我父亲就去世了。临死前,他说他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好好陪我,他让我以后有了爱的人之后,一定要好好守护对方,有空就多陪陪对方,一定不要像他一样事后才后悔。”

 

“我不能后悔了。”

 

叶修懂了,这是陈果的决定,他没有资格替她改变。

 

“砰砰砰!”

 

忽然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却有些断断续续的,仿佛是在敲门期间还在做别的重要的事。

 

陈果兔子一样瞬间跳到门口,她顺着猫眼朝外看去,黑漆漆的过道里什么也看不见,但重物相撞的响声接连不断。

 

她竖起胆子喊了声:“小唐,是你吗小唐?”

 

门外有了回应,却是一个有点陌生又带点熟悉感的男人声音,还有轻微的京味儿:“不是,我找叶修。”那人说话时喘着粗气,明显是经历了一场激烈的运动,陈果毫不怀疑是由于和丧尸缠斗。

 

但她没应,毕竟乱世谁也说不准,万一是仇家找上门呢?比如什么自己被咬了被感染了就跑来报复仇人把对方也咬一口,这些情节电影里可多着呢,陈果又不是傻的,不熟悉的人概不开门。

 

没过一会儿门口又传来另一个少年的声音,有些着急,还诡异的有种渴望和情人见面的感觉,直让人想起罗密欧与朱丽叶。

 

“一帆……乔一帆在吗,我是高英杰,他朋友。”

 

等会儿,这高英杰不是薇草下一代的精英吗,高英杰都来杭州了,那刚才的人是……

 

叶修在陈果呆滞时把门猛地打开,贴着门敲的高英杰脚下一个不稳倒了进门,他身后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哟,大眼儿,你怎么有空来这儿?”

 

“陪英杰,顺便来看西湖。”

 

王杰希的外套被刮破了好几道,值得庆幸的是身上倒没受伤,他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和去年分开时也没什么不同。高英杰倒是身上铺满了灰,明显是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的效果,小伙子一进门就东张西望,没看到乔一帆明显就有些失望。

 

“可惜你没什么机会去看西湖了,人那么多,那些会吃人的丧尸就会更多。”叶修说着把门关上,刚关到一半,忽然有股力道将门死死抵住。

 

这一顿把众人都吓了个够呛,叶修赶紧使劲儿,试图把外面的东西堵在外边。

 

“是我、咳……我回来了!”结果就从外边传来了唐柔的声音,但听起来有些不对劲,就像是重病的人。

 

陈果本来站在一旁怅然若失,一听到唐柔的声音就跟包子听见吃饭一样冲到门前,推开叶修就想开门。

 

但叶修眼疾手快,一把将陈果抓住。他冲着屋里众人摇了摇头,站在厨房门口的苏沐橙不赞同地皱眉,其他人不懂叶修什么意思,但和他相处了多年的苏沐橙却瞬间明白,王杰希作为心脏的战术大师自然也是懂得——

 

唐柔离开了那么久,现在究竟是生还还是……

 

已经被感染了?

 

这个门,究竟该不该开?

 

没人能保证开门之后大家的安全,为了保险起见,叶修喊所有人都躲到楼上去,剩下死活不肯走的唐柔和自称能帮忙的王杰希。

 

门开了,唐柔瞬间倒了下来,就像一个在沙漠里行走的旅人找到了绿洲时,心底的那根紧绷的弦骤然断裂。

 

陈果把唐柔抱在怀里,她身上到处都是灰尘,却没有伤口。

 

众人长吁一口气。唐柔被陈果抱去沙发躺着,苏沐橙端来了水,两人细心地照顾着唐柔。

 

王杰希看着叶修看似平静的眼神中闪过的担忧,他就知道这家伙只是太能装样子了。叶修没有管王杰希肆无忌惮打量自己的眼神,他又点了一支烟,若有若无地抚摸着手机。

 

之前忽然断掉的电话,叶秋究竟遇到了什么?

 

难道他也……

 

他垂下眸子,那双墨色的眼睛深不见底。他忽然觉得有些头晕,靠在窗台上闭目养神,躺着躺着忽然闻到了食物的香味,还听到了苏沐橙的声音。

 

“起床啦!再不起床太阳就晒屁股咯?”

 

他缓缓睁开眼,过于明亮的灯光刺入双眸,惹得他又连忙闭上眼,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劲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床上,是谁把他挪到床上来的?

 

多半是王杰希。

 

“王杰希呢?”叶修敲了敲有些涨的太阳穴,习惯性想摸烟,却想起来烟已经在唐柔昏迷不行的时候就抽完了,“小唐醒了没有?”

 

“你在说什么呀?”苏沐橙一脸莫名,“王大眼当然还在北京咯,小唐生活作息比你好多了,早就起床陪我们一起做早餐啦。”

 

叶修愣住了,他猛地站起来冲到窗边。

 

窗外阳光明媚,繁花盛开,端的是一个姹紫嫣红争相竟艳。整洁的街道一如往常那般车水马龙,来往行人都迈着矫健的步伐匆匆而过,没有任何违和的东西。

 

“老大你真的好能睡啊,昨天晚上我和魏老大喝完酒回来发现你躺在楼下沙发睡得可香了,沐橙姐她们抬不动你,还是我把你抱上来的。”包子跟着打开门,嘴里还叼着一个包子,含混不清地说着。

 

叶修握紧拳头:“你们没看到丧尸……?”

 

“什么丧尸啊,是不是昨晚做噩梦了?快来吃饭吧,就差你了。”苏沐橙笑着和包子一起离开了。

 

噩梦?

 

那么真实而令人恐惧的,竟然只是梦境?

 

他居然已经开始,分不清梦和现实了吗?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