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03]

(可以直接点tag看之前的章节)


老规矩啊老规矩

私设一大堆,角色ooc

逻辑这个东西从来不出现在我的笔下……


———————————————


第一章 (3)

 

莫凡发现叶修最近不太对劲。

 

按理说这事儿不该他先察觉,但正值年关,陈果带着另外俩妹子游山玩水,其他的人纷纷回了老家过年,除了老魏包子和叶修留守,就只剩他了。

 

老魏还总带着包子去跟自己的哥们儿们吃喝玩乐,话说回来,也指望不了他们那两条粗到堪比麻绳的神经探测出同伴的异样。

 

包子跟小动物没差,关心叶修也止步于身体状态,晕了病了饿了可不行,但别的……就凭他那只剩星座运势的脑子,也着实没得指望。

 

可莫凡不一样啊,他被叶修拖下水打职业赛之前多年的拾荒经历塑造出了一个反应神经满分的洞察力,他虽然不爱说话,但不代表他看不出事儿来。

 

这不,最近叶修的状态他仔细看了了两天就明白是出事儿了。

 

叶修作息不能说差,也称不上好,但每天该吃吃该睡睡的大致时间没什么差异。可这小半个月,叶修就跟得了嗜睡症一样,晚上不到十点就能窝在椅子上睡着,第二天早上十点也起不了。

 

加上妹子们前去远游,他的作息越发诡异,恨不得晚饭不吃就倒床上,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仿佛每天清醒个三四个小时已经是他叶神给予汝等凡人的恩赐了。

 

莫凡还发现叶修最近越来越爱坐在窗边看外面,那深邃的眼神望不到边,但眼神中的渴望却给莫凡一种恐惧。

 

——他像是在看一段早已被岁月尘封的记忆,又像期待着还未来到的厄运的降临。

 

简而言之,这家伙眼神里的光芒,渐渐熄灭了。

 

这不该的。

 

莫凡记得他第一次提着包来到兴欣见到叶修的样子,衣服很皱,眼睛下方是被黑夜敲打后浓重的黑眼圈,吊儿郎当的叼着一支烟,面色苍白,眼神却非同寻常得亮。

 

看似身处深渊,却更像是在穷途末路上追寻到了希望的光。

 

于是莫凡在和兴欣众人相处后,渐渐地融入了他们,可以说如果没有叶修当初眼神中的光,莫凡也不能那么快下定决心走上这条道路。

 

可是叶修变了,他不再是那个无论人生遇到什么挫折都会一往无前的人了。

 

“哟,莫凡小同学居然会给我倒水了,真是令人欣慰呀。”叶修收回看向窗外的眼神,手里的相片被他扣在怀里,莫凡看不到正面,但他大概猜得到那是一张三个人的合照。

 

他把杯子递给叶修,又掏出一袋板蓝根颗粒。这是苏沐橙走之前嘱咐他的,说叶修之前在楼下睡着着了凉,喊他要好好照顾叶修,每天叮嘱他按时吃药,直到脸色好一点才能停。

 

这不是为难人嘛,这么多年就没见叶修苍白的脸色好上一星半点,哪怕后来陈果专门学了段时间的厨艺,用色香味俱全的健康食物喂了他很长一段时间,也没见他脸色变好。

 

“按时吃药,她走的时候说的。”莫凡认真地看着叶修。

 

“小同志你这样叫虐待,”叶修从窗台上跳下来,把一直抱着的相片随手放在桌子上,“板蓝根是用热水兑了才能喝的,不是你这样让我干吃。”

 

莫凡想了想:“有水。”说着还指了指叶修手里的杯子。

 

叶修扶额:“下次换被热水成吗?”

 

“这是温水,不烫。”

 

“不是烫不烫的问题,温水没法泡开药呀……算了算了。”叶修认命地拿过莫凡手里的板蓝根,用牙咬着拆开袋子,仰头带着和霸王乌江自尽没差的表情将袋子里的板蓝根悉数抖进嘴里。

 

末了还砸吧砸吧嘴,皱着眉又把那杯子水当离别酒似的,目光决绝一饮而尽。

 

这知道的是他吃药,不知道的还以为药吃他呢。

 

“得了您嘞。”叶修撑出个花见花开的笑,“任务完成,该跟苏大小姐报告了吧。要没别的事儿,我就继续看我那明媚的风景了。”

 

莫凡没动,也没吭声,接过杯子就一直沉默着。

 

他沉默得有些异常,虽然这小子平时也不怎么说话,但那小眼神里打得算盘早就滴流滴流转了,还能逃得出叶修的眼睛不成?今天却很奇怪,就是一种……他要找叶修算当年被爆的装备的仇的感觉。

 

“怎么了?”叶修不禁有些担心。

 

莫凡唇缝裂开一翕,却迟迟没有下文,隔了不知多久才捏紧手里的杯子,毅然看向叶修的眼睛:“你最近究竟怎么了,你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会担心。”

 

 叶修愣住了,他自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除了嗜睡以外也没有露出什么和平时不同的情绪,跟他一屋子的魏琛都没察觉,怎么这小子就发现了?

 

他还真是小看莫凡了。

 

其实这几天他一直过得不舒坦,那个有关丧尸的梦就跟基因变异了一样,不再是正常的出现一次就会消失被渐渐淡忘的梦境,而是变得和连续剧一样每天按时放送。

 

从最初的只是夜里出没,骚扰他的睡眠,到后来搭上他莫名爆发的嗜睡症的快车,没日没夜纠缠他,这一切仅仅是一周的时间。

 

而对于叶修来说,他已经分不清过了多少岁月了。

 

梦中的时间流速和现实不同,莫凡观察到叶修的异常状态维持了小半个月,但在梦里,叶修早就度过了冬天,时间仿佛上了加速器,转瞬来到了夏季。

 

在王杰希和高英杰来到杭州一同被困在这座丧尸城后,叶修就考虑到了城市未来的厄运,他知道自己改变不了这些事,但他还是私下试图和叶秋联系,妄想通过家里的力量挽救那些还活着的人,哪怕只有一小部分生命。

 

事实证明这并不容易。

 

甚至他打通叶秋办公室电话却迟迟无人接听,吓得他心烦意乱。直到苏沐橙从他收藏的苏沐秋还在世时照的三人照片背后,找到了叶秋的手机号,叶修才又急急忙忙打过去,得知了丧尸爆发的现象不仅出现在杭州,多个省会城市相继沦陷。

 

这些丧尸的出现来的莫名其妙,本来梦境就是没有逻辑的,甚至这种没有逻辑会成为梦里独有的逻辑,而梦的主人却毫无知觉。

 

叶修也不例外。

 

按理说得知这是梦境之后,他就不该把里面的人当真,可他一旦进入了梦境就会忘记这是梦,甚至会忘记正常的现实记忆。现实记忆被搅乱,像被一道雷霆霹雳打得乱七八糟,他捡着那些片段艰难地活在梦境中,却被那些比现实更真实的场景拖入更残酷的深渊。

 

他醒来后,那些混着在丧尸世界里靠着彼此出卖和厮杀,残酷地存活下来的记忆开始渐渐吞噬他的理智。

 

他渐渐不清楚究竟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但他谁也没说过。

 

“叶修前辈,欢迎来到上海。”

 

天色晴朗,忽略掉他们这些人浑身上下的血/迹,他们就跟往常来上海旅游一样没什么区别。

 

但这已经是进入末世的第一百天。人生百日,父母会大肆操办百日宴以示庆祝,但末日到来的第一百天,它自带的庆祝,就是蚕食地球根基的人类被杀戮和变成怪物,世界一片血/海的残酷景色。

 

他们发现杭州已经没有办法呆下去,稍作整顿,丢掉了大型而不实用的家用产品,带上充足的食物和水源后步入逃亡之路。

 

末世之初整座杭州被严严实实地封锁起来,而到了后期,仿佛是大自然对人类这种生物的怜悯,赐予了一部分人非凡的力量,这些和美国超级英雄一样的非凡能力被统称为“异能”,虽然叶修总觉得这像极了游戏技能。

 

靠着这种异能,一部分最初被拦截在墙下的人努力逃出杭州,就在他们以为这样就得到了救赎时,更大的噩耗还在等待着他们。

 

——这个世界早完了。

 

新闻开始毫无掩饰,肆无忌惮地暴露着这已经快灭亡的世界,遍布全球的丧尸,混乱的国家/内部/系统,甚至连末世前的核能核武器也由于受到了一种裹挟着无法检测的宇宙辐射的刺激,自成一种人类无法破解的磁场。其作用和百慕大无二,就是阻止了你人类的接触,彻底杜绝对于核武器的使用。

 

随着磁场加强,很多现代化的武/器都无法再被操纵,军zheng乱作一团,上面的人还在就权利归属进行无谓的斗争,而百姓们早就被迫离开家园寻求生机。

 

兴欣当时还在杭州的人就只有叶修、魏琛、包子和三个姑娘,王杰希和高英杰也和他们被困在一起。

 

魏琛第二天早上才挂着满身伤痕,和明明衣服都被划破了,还生龙活虎身上没有半点伤口的包子一起相互搀扶着回来。叶修照例没敢把人放进来,尤其是魏琛那身腱子肉都快被丧尸划成碎肉渣了。

 

但包子强行打开了门,为了证明自己没事儿还当众把衣服扒光,吓得唐柔连忙捂住陈果眼睛,陈果伸手把苏沐橙转了个面儿。

 

“老大你怕什么呀,你看我昨天被怪物咬了一身,睡一觉今天就好了,你看我恢复地多快,魏老大肯定也没事儿!”

 

包子还在秀他那八块腹肌,叶修没忍住,扔了件外套把他给罩上了。

 

魏琛躺在门边,跟着呛人:“哎哟,老叶你居然不顾我们那么多年交情,就想丢掉兄弟了不是?你居然是这样的老叶,我才看出来……啊,老夫真是遇人不淑啊。”

 

“去你妹的不淑,你又不是妹子我也没渣过你!赶紧抬起您的尊臀挪到沙发上去,我担心我们门槛被您老坐坏。”叶修半开着玩笑心里半是担忧,大家都知道被丧尸抓伤咬伤之后会变成丧尸,可包子的状态也不是造假,明明衣服上到处都是划痕,居然还平安无事,连伤口都不见一个。

 

魏琛就不同了,伤口实打实的,没人能保证魏琛不会变成丧尸,但他最终还是没法下狠心把人关在门外。

 

包子跳到一边吃陈果给他热的包子,叶修和王杰希一人扶着魏琛一边,把他往房间里带。

 

“王队,你怎么在这里?莫非是太久没见我们叶修,想他这张嘲讽脸了?”魏琛伤得不浅,说话牙齿都在打颤,还不忘调侃。

 

“你说你这大小眼的,也就你把叶修当个宝了,真是什么那啥配那啥啊……”

 

叶修肩膀一抖,喜闻乐见地看见魏琛全身都在发颤:“哟,这人老了就不能不服老啊,骨质疏松早点注意还是能减缓的。有些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是吧,魏老大?”

 

“呵呵,魏琛前辈老当益壮。”王杰希微笑,眼中余光却飞向叶修。

 

他早就看出叶修不自在,把魏琛扶到房间他就借口去看高英杰离开了,但有句话他没开玩笑,昨天说的陪英杰来杭州,也是为了去看西湖。

 

这是某个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激励他这个新人,顺带提到的。

 

“表现不错嘛新人队长,等下次嘉世主场的时候,欢迎西湖玩。”

 

“如果我来了的话,叶秋前辈会和我一起去西湖吗?”那时候的他字斟酌句地小心问道。

 

而对方显然只是客套:“那得看你打得怎么样啊,要是能夺冠我就陪你去。”

 

“如果我夺冠了,前辈却不在了呢?”

 

“哎哟,小伙子给自己一点信心嘛,真的要等到我退役才拿冠军吗?”当时叶修只是觉得这新人挺好玩的,他看着对方认真的眼神,改了说辞,“好,如果你夺冠了,那就算我退役了我也陪你去西湖玩。”

 

可是这次来杭州,还是没能和你一起去西湖啊。

 

王杰希离开之后,就剩叶修和魏琛两个老油子呆在屋里。他们从对手杀了好些年成了队友,期间的默契不用说,按魏琛的说法就是:“叶秋……啊呸,叶修那小子就是翘个尾巴老夫都知道他要放什么味道的屁。”

 

魏琛突如其来地开口了,他的声音压得很低,生怕旁人听见:“老叶,你刚才是真的想放弃我对吧。”

 

叶修也没否认,他从善如流地点点头。

 

魏琛笑了笑:“不瞒你说,我本来也没打算回来。老夫这么多年丧尸电影没少看,游戏也玩了不少,知道这玩意儿咬了人就没救了,我又不打算回来害我们的妹子们。”

 

“可是包子那小子被丧尸咬成破布娃娃了都能起死回生,老夫就想啊,这人活一辈子好死不如赖活着,就算只有一线生机,我又怎么能不拼一把呢?”

 

“老叶,我知道你的个性,没有保障的事你不会以命相搏。”

 

“要放弃我,我不怪你。……但是啊,亲眼看到你的意思,老夫这颗心,还是抽着疼。”魏琛向后一躺,整个人有气无力地倒在床上,“真的,很疼啊。”

 

叶修取出一支烟叼在嘴里,从裤包里摸出打火机,熟练地吸着气点燃,接着把烟塞进魏琛嘴里。

 

“把你的鸡汤收一收,一会儿午饭吃不下了,我去给你把热水器打开你自个儿洗个澡。”叶修头也不回地离开房间,临出门前还补充了一句,“身上都是汗臭味,还有尸/臭味儿,当心一会儿老板娘揍人。”

 

魏琛深深吸了一口叶修给的烟,笑着看他离开,眼神却渐渐暗了下去。就像一个走在悬崖边的人,好不容易找机会回到了岸上,却又被自己的救赎者狠狠推回了无尽深渊。

 

真是个狠心的家伙啊。

 

魏琛甩了甩脑袋,看着眼前轮回的人,叹了口气。回忆那些糟心事儿干嘛呢,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苟且嘛。想着,他把眼神重新挪到叶修身上。

 

“你好啊,小周。”叶修笑着和前方高挑帅气的青年握了握手,“以后就要靠轮回的各位照顾了。”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