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05]

(可以直接点tag看之前的章节)


我旅游回来啦!


还是老话,私设一大堆,角色ooc


希望还有小伙伴在看~


—————————————————————


第一章(5)

 

一到了夏季太阳就成天挂在半空,抱着一种恨不得热死你们地球生物的心态,沿着赤道往两边挨个点火。

 

杭州也不愧蒸炉称号,逐日来天气预报愈发吓人,温度不能用攀升来形容,简直是坐直升梯。

 

叶修最近本来就有些神情恍惚,配上高温加持,他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升天。

 

下楼之后看见兴欣众人其乐融融,张新杰和韩文清被奉为座上宾,果盘摆着茶水供着,张副队看着包子毫无礼节可言地一个劲儿往自己嘴里塞水果,那粗鲁的动作令他不禁皱紧眉头。

 

“哟,老韩老张你们俩怎么有空来杭州玩了?”

 

韩文清喝了一口红茶,茶水入口清香还回味甘甜,隐隐带着一分清爽。茶是唐柔过年家里寄来的,虽然她爸平时对她没什么要求,但并不代表不在意,这茶是她爸秘书看着唐书森眼神斟酌行事的结果。

 

“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趁有空来看看你这个病号。”韩队一如既往一针见血,“你是记忆力下降了吗?”

 

真是不符合这家伙死都不说垃圾话的个性,他是被谁带的?

 

叶修想着往张新杰那里偷偷瞄,但很显然,虽说玩战术的心都脏,可张副队心思再复杂,那一本正经的作风也绝对不是个爱说垃圾话的主。

 

唉。

 

认识老韩十多年了居然都能变成这样,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叶修靠着楼梯懒洋洋地和他们扯皮,满嘴跑火车的功夫他称第二估计没人敢争第一,不一会儿就把话题扯开,三百六十度大转变,不等这几位关心他最近的身体状况,直接扯到荣耀去了。

 

“听说最近网游里你们霸图过得不太好呀。”

 

“谁说的?”

 

张新杰看着叶修:“不就是你们兴欣抢走了我们上周的野图boss吗。”

 

“额……”

 

陈果有些尴尬地看了看把自己推下坑的叶修,想着要找点话圆场,还没等开口就被唐柔抓住。

 

唐柔借口和众人说自己要让陈果陪着出去买根冰淇淋,苏沐橙还缩在房间里看网剧呢,头也没抬地跟了句:“帮我带一根,什么味儿都行不要薄荷的。”

 

两人答应了,转身顶着烈日出了门。

 

这不太符合宅女设定的唐柔干的事儿,陈果好奇:“你不是不怎么喜欢吃甜食吗?”

 

“不是吃甜食的问题,”唐柔摇摇头,拉着陈果往街边的屋檐阴影下走,“你没觉得叶修最近不对劲吗——虽然他已经不对劲很长一段时间了,但今天更奇怪。”

 

陈果一头雾水:“怎么了?”

 

“你想想原来的叶修,他什么时候把自己往坑里带过?”唐柔站在一家开着门的服装店门口蹭空调,认真地看着陈果的眼睛,“没有,他无论干什么事表面上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现在这样僵硬地用网游做借口转移话题,还把自己拖下水的事,他绝对不会做。”

 

“所以你的意思是……”

 

两人话没说完就被人服装店的服务员热情迎了进来,两个结伴而行光鲜亮丽的大美女,一看就是大生意呀。

 

她们完全忘了买冰淇淋这回事,干脆就边挑衣服边聊。

 

唐柔面色沉重:“他可能身体有些问题,而且比我们想象中严重。”

 

与此同时被唐柔断言身体出了状况,事实上也真的有些问题的叶修同志还在抽烟。

 

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烟袋子,发现周围没有女同志了,立刻抽出珍藏的烟卷,从口袋里摸了半天没找到打火机,就转到在魏琛桌子上摸了一个点上。

 

“我说老韩呀,我们认识那么久了,你们霸图研究我也研究了十年,简直快比我妈更了解叶修这个人。”叶修深深吸了一口,烟雾瞬间弥漫,“同理,我可能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了。”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你不是个听人说我身体不好,就会沉不住气跑来看人的小年轻。”叶修又转过话茬,“当然,新杰更不是。”

 

韩文清想要开口,却被叶修拦了下来:“整些有的没有就没意思了,你们俩都不是这种人,所以,到底是什么原因会导致你们做出这么……堪称冲动的事儿?就是简简单单看老朋友吗?”

 

叶修笑了笑:“这话骗骗张佳乐还成,骗我可没用。”

 

韩文清没再说话,沉默的样子看起来特别想警匪片里的黑帮老大,不怒自威,说不定真能吓哭小孩子。

 

“叶修真不愧是叶修,”张新杰推了一把鼻梁上并没有滑动的眼镜,仿佛是在给自己定心,“我们这次来是因为一张照片。”

 

“照片?”

 

张新杰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摸出了一个文件袋,是最朴素的颜色和造型,与年轻小姑娘们用的花里胡哨的文件袋截然不同,极其符合张新杰这个人严谨刻板的个性。

 

“你可以自己看看。”

 

叶修想不通这两个人买什么关子,于是半开玩笑地说:“这要是什么攻略秘籍让我看了就强买强卖可不行哦,还是说是老韩给的情书?”

 

当他看到相片的一刹那,整个人都傻眼了。

 

“为什么,你们会有这种照片?”

 

照片拍的很美,无论从构图还是光线上来看都绝对是专业摄影师的手笔。

 

这是一条幽深的小巷,和每个城市旧城区里那种上个世纪旧砖老墙的巷子别无两样,地上有因为凹凸不平而沉积的污水,头上悬着不高的电缆,还有些人家突出的阳台凉的短袖汗衫,和几簇屋主养的盛开的蔷薇花。

 

而在这张照片的右侧,这条小巷子里唯一能被几缕夕阳照得到的地方,两个清秀的少年穿着几乎同款的运动衫和牛仔裤,一个把另一个温柔地搂在怀里,他们在那片余晖下深情地拥吻。

 

两个少年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这不被世俗所容忍的感情在发泄的一刻有了偷窥者,而这个人也没有打扰他们的意思,只是偷偷用快门记录下了这瞬间的美好,就悄然离开。

 

但这个摄影师可能也想不到,照片上的主人公已经是阴阳相隔了。

 

毫无疑问,照片上被搂住的个子稍微矮一些的少年就是叶修,而与他拥吻的人,样子和苏沐橙有几分相像,清秀而带着一丝羞怯,还有那浓得化不开的深情。

 

“这个照片是从哪里来的?”叶修不是个易于激动的人,但这一刻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苏沐秋已经去世多年,但他始终是叶修心底无可替代的白月光。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被社会厌恶而不接受的,他们必须沉默而隐秘地相爱,哪怕是苏沐秋最亲的妹妹也不得而知。

 

那一段时间,他们明晰了彼此的心意之后,感情突飞猛进,或许是过早经历了太多,他们这类在普罗大众眼中典型的“叛逆者”并不是很难接受这份感情。

 

既然确定了关系,他们就开始学着用另一种,有别于至交密友的方式相处。

 

苏沐秋是一个很喜欢偷偷搞点小情趣的人,他和除了游戏别无爱好的叶修不同,由于和妹妹相依为命了多年,再粗糙的个性都会被磨得细致一些。

 

现在挚友又是自己的爱人,他时常会趁着回家走在逼仄狭窄的小巷子,周围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偷偷亲叶修一口。

 

也会在他们游戏里叱咤风云的时候,带叶修去他新发现的地图看风景,边看边研究一些能通过技能衔接做出来的姿势逗叶修欢心。

 

他曾经做了一个单膝下跪后又把一叶知秋搂着亲吻的动作,被苏沐橙撞了个正着,最后蹩脚地圆谎说是帮游戏里的朋友给妹子告白,先练练。

 

但聪明如苏沐橙,早就看出了端倪,但她是个温柔的好姑娘,既然哥哥们不准备把秘密透露给她,那她就继续装不懂吧。

 

他们联袂斗得网游里无人能敌的时候,在竞技场打的人无法还手的时候,苏沐秋都会开心地亲吻叶修。最初叶修还有些不适应和抗拒,久而久之也习惯了某人突如其来的偷袭。

 

他们会计划着剩下来不多的钱,给苏沐橙买新的书包,而苏沐秋也能趁机偷藏两块钱买头天不新鲜的玫瑰送给叶修——虽然不新鲜,但是叶修却觉得那花美的惊人。

 

这些事伴随着苏沐秋的离世被叶修深深埋在心底,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没有人知道在他年少最美好的岁月里,有一份最美丽的感情。

 

他心里的那扇门就此合上,这十来年过去,大概早已经积满了灰尘。

 

现在这份美好的情感被两个毫不相干的人狠狠撕开,就像是撕烂了愈合得乱七八糟的伤口,表面上的愈合只是假象,内里的千疮百孔被隐藏的完美。但当你把伤口撕开,才会发现它早就化脓生蛆,成了腐肉。

 

这是一份残酷的美好,是不容侵犯的。

 

也是叶修最后的底线。

 

“这是我一个表妹从她同学手上的摄影杂志看到的,发表在国外,国内本来没有什么人知道。”

 

叶修看着张新杰,眼神里弥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和悲戚。

 

张新杰不禁停顿了一会儿,待叶修稍微平静了,才继续道:“可是现在有人认出了这上面的人是你,开始在网上传播,我表妹看到之后和我说了——她是你的粉丝,请求我一定要过来亲自和你说。”

 

“兴欣的公关应该还没那么完善吧。”韩文清突然插了一句,“如果必要的话,我们可以帮忙。”

 

叶修还在看着那张照片,的确,色彩看起来并不是现在最新的技术,更像是一个热衷于胶片摄影的老摄影师的作品。

 

他没有正面回答韩文清,只是问:“这张照片,可以给我吗?”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