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07]

(可以直接点tag看之前的章节)


第一章 (7)


烈日当空,自末世出现以来,这样趋于正常的天气反倒成为了大家的奢望。

 

叶修最近老是落枕,不知道是不是睡惯了兴欣略硬的棉枕头,到了轮回被当成大神伺候着,枕头全给换成羽毛的,软得不行,结果反而不习惯了。

 

他揉了揉后脖子,从冰箱里掏出小半个冰镇的西瓜,这西瓜是高英杰用异能催长成的,叶修总觉得就跟原来实验室里那些无土栽培一样神奇,反正都是给我国农业做出了卓越贡献嘛。要离了这种异能,他们指不定活地多惨。

 

周泽楷明面上是轮回的领导者,但事实上这位沉默寡言的队长更多的时候类似吉祥物的作用,他就只需要往那儿一站,让那些冲着周泽楷异能名声而来的人们知道这地方有强者保护,是个值得定居的地方,那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一开始周泽楷甚至被禁止和有了异能的队友们一同出门打猎——所谓打猎就是去猎杀丧尸,并且寻找物资——他们就像当时还在打比赛的时候一样,担心意外导致失去这个最优秀的代表,最突出的成就者。

 

可随着轮回势力的不断壮大,他们越发缺乏人手,周泽楷的能力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强大,于是成了当之无愧的真正领袖。

 

至少在对敌方面是这样。

 

叶修从橱柜里摸出两个勺子,出于礼貌他还是没准备吃独食,象征性地把勺子递给周泽楷,另一只手已经舀起一小块鲜嫩多汁的果肉往嘴里塞了。

 

“小周,”叶修毫不客气地坐在周泽楷房间大吃特吃起来,“我这个人直来直去惯了,绕弯子的事儿做不好,也懒得做。今天已经是我们来轮回的第三十天,这期间你无数次支开我周围的人与我独处,我不相信你只是无聊到来陪我傻坐着。”

 

周泽楷手里还攥着叶修递过来的勺子,西瓜被叶修舀得七零八碎,他就站在一边,用一种温柔的眼神安静地看着叶修。

 

“我们明人不说暗话,直说吧,你想做什么。”

 

叶修这话说的突然,实在没给周泽楷什么反应的时间。叶修私底下其实和周泽楷关系不错,早在周泽楷第五赛季接替张益玮成为轮回队长时他们就有接触,只是当时还用着叶秋身份的叶神太过神秘,粉丝们完全猜不到他俩能有什么联系,甚至是职业圈里也少有人知。

 

周泽楷经常在网上联系叶修,时不时问叶修有没有好好吃饭。

 

——这是因为叶修第一次见到周泽楷,就是吊儿郎当闲逛,结果忘记了战队约定的吃饭地点,自己身无分文还没有手机,只好随便找了个网吧想着上QQ联系队友。

 

但叶修这家伙是个当之无悔的超级网瘾少年,有电脑在手,他干脆把最初的打算忘了个一干二净。一打开电脑就登陆了游戏,暗搓搓溜去竞技场和人切磋,恰逢黄少天也在线,两个人给房间上了密码,在竞技场肆无忌惮用着大号打了个昏天黑地。

 

这边丢了队长的嘉世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以苏沐橙为代表主张四处搜寻,而刘皓一群人却坚决反对。

 

苏沐橙之所以着急,是因为叶修这家伙虽然游戏玩得无人能敌,但他却有个很丢面子的小毛病。没错,他路痴。

 

路痴这种事儿得分等级,叶修不算严重,就是扔家门口和住了几年的地方周遭,那还找的到路,人绝对掉不了。可若是离得远一点,或者时间短一点,例如出了市中心,或者这地方他就来过两三次,那就完蛋了。

 

嘉世急的一团乱,内地里还颇有一些暗潮汹涌,这些全给轮回队员当成八卦,约着去网吧玩的路上还讨论地风生水起。周泽楷不爱说话,但往往内向的人才是真正的秘密收集器,很多常人一笑而过的绯闻,落在这些性格的人耳里,就默默顺着流进心底。

 

“别看叶秋被称作荣耀第一人,这个第一人啊,我看做不了多久了。”

 

“是呀,嘉世这两年失误频频,这锅还不得队长背着?”

 

周泽楷抬头看了一眼说这话的队友,对方没注意,继续闲聊着:“你们是不知道,我有个发小在嘉世的训练营,他和我说过他们老板最近老是因为叶秋不乐意抛头露面接受采访而心烦气躁,他们那个副队长还老夹着私货嘲讽叶秋。”

 

“这事儿原本就不清不楚的,谁知道个真假,就当听笑话。但这次可出问题了吧,他们队长不见了,结果还有一部分人说不打紧,不准备去找人。”这小伙子还若有其事地分析,“我估摸着是找到代替的人,对队长就没那么尊敬了。现在这时代,叶秋能做多久与世隔绝的绝世高手?”

 

周泽楷这人心地善良,对于一个刚从象牙塔里走出来,根正苗红的好学生来说,他还这么没怎么关注过这些所谓的职场斗争。这回听队友一阵八卦,心里不禁一股酸意冒了出来,又难受又不知从何开口。

 

难道叶秋之前那么多年的付出,都是白瞎的吗?

 

可他一个外人也说不上话不是,就算能说,以周泽楷的性子也没法争这些口舌之利,倒不如和以往一样,默默看事态发展吧。

 

这种微微带有上帝视角,俯瞰你们这些愚民你争我斗的为人处世状态,从周泽楷有记忆以来无师自通到了现在。他自以为这一次也是一样,但那个神秘的叶神,却和突然绽放的烟花一般,为他单调的生命点起一片耀眼的夜空。

 

轮回众人绕了一圈也没找到满意的网吧,最后绕的大家都有些乏力,就也不挑了,随意进了个卡在深街小巷里的网吧。

 

周泽楷率先在墙角找了个位置坐下,一回头却发现旁边还缩了个人。

 

不是说周泽楷观察力不到位瞧不见人,那人看样子也不是个偷偷溜进网吧的未成年孩子,只是那个家伙看起来似乎是身体不太舒服,整个人就和周泽楷小时候看到的刚出生还蜷缩在猫妈妈身边的小奶猫一样,蜷缩在椅子上,头深深埋着,耳机似掉非掉地挂在脖子上。

 

周泽楷望了一眼电脑,桌面自动黑了屏,看不出刚才是在干什么。

 

他桌面上是一个烟灰缸和一堆烟头,烟盒软塌塌地躺在一边,看样子是全被抽完了。但这里烟味并不是很重,可能抽完最后一根已经有一会儿,也许那时候开始这家伙就开始不舒服了。

 

周·三好学生·泽楷身为一个从小就被表扬乐于助人的好孩子,秉承着一贯的好教养,温柔地问了一声:“你怎么了?”

 

那个缩成团的家伙没回答,周泽楷又凑近了一点,这下他才发现对方像筛子一样抖个不停,幅度很小,不靠近了还真注意不到。

 

这还带发抖的?那肯定是生病了!

 

周泽楷尝试着把人扶起来,那家伙也很配合,但着实疼得厉害,刚起来一点又不行了,弯着腰趴在桌子上再不动了。

 

“医院?”周泽楷看人难受成这样,自己也开始不舒服起来,不是真难受,就心里揪得慌。

 

这就更奇怪了,萍水相逢素未相识,人家难受他着急个啥。

 

周泽楷看着那人,后颈露出的皮肤白的过分,不是女孩子们渴望的肤色,是一种略带病态的苍白。他的脖颈纤长,冷汗顺着后颈慢慢滑下来,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诱/惑,渐渐进了衣领,看不见踪迹。

 

那人微微露出的侧颜鼻梁高挺,皮肤和后颈一般苍白,他的眉头紧皱,似乎难过到了极点,但一丝呻吟也没发出,安静地忍受着痛苦。

 

这样子,却出奇的诱人。

 

不过一瞬,周泽楷的耳尖情不自禁就红了,他甩甩脑袋,觉得自己大概中了邪。

 

“嘿,”趴在桌子上的人沙着嗓子,有气无力地请求,“哥们……能帮个忙吗。”

 

周泽楷赶忙凑过去,试着想把人扶起来。

 

“不用,不用扶我。我这是胃炎犯了,老毛病,能不能麻烦帮我找网管要杯水,”那家伙勉强抬头看着周泽楷,眼神还没到位,三魂散了七魄,“要温的。”

 

网吧的光线偏黄,昏暗得就像黎明前那一瞬间的黑夜。

 

周泽楷看不清那人的脸,也没想是不是坏人有意把他当送上门的羔羊坑骗,转身就去找网管要水,末了还不放心,回来看了那人一眼,又问:

 

“需要吃药吗?”

 

“不了,这地方……我人生地不熟,也找不到药店。”

 

“我帮你。”周泽楷补了一句,“我是本地人。”

 

那人明明还痛着,听到周泽楷的话却抑制不住地笑出声:“哟,年轻人,你就不怕我害你吗?像你这么乐于助人的时代好少年,不多了啊。”

 

周泽楷不知道怎么回话,祭出他一贯的大招,沉默寡言。

 

“小少年你还是小心点被班主任或者爸妈抓吧,偷偷溜网吧上网会被你爸揍的。”那人笑得被自己的口水呛着,咳嗽了好一阵才停下来。

 

“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小孩子?小孩子都不承认自己是小孩子。”

 

网管把水送了过来,周泽楷接过来递到那人面前,对方端起杯子狠狠灌了一口下去,片刻后长长舒了一口气,感叹着:“活过来了!”

 

“成年了,”周泽楷觉得眼前的人莫名有些眼熟,那双眼睛闪着光,就像极夜里永恒的星辰,“工作了。”

 

对方似乎也对周泽楷有些印象,但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既然想不起那干脆直接问吧:“你工作了……做什么的?”

 

周泽楷看了一眼电脑,又望了一眼对面的家伙,他还在措辞,电子竞技这东西毕竟在大多数人眼里都是不务正业,要怎么说呢?对了,这里是网吧呀,肯来网吧玩的人哪里会在乎那些世俗的观念?

 

“哟,小伙子还想玩神秘呀,行,那我猜猜。”对方似乎会错意,以为周泽楷不愿意说,于是自顾自猜起来:“刚成年,看起来很小,工作,电脑……看不出来呀,难道你……”

 

“队长,要来竞技场pk吗!”

 

他话还未完,从另一个过道传来了轮回队员的声音,机敏如他,瞬间反应过来周泽楷的身份。

 

“你是,轮回的小队长?”

 

周泽楷愣了愣,没有回复队友,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人。

 

他忽然有了个猜想,鼓起勇气试探地问:“叶秋前辈?”

 

对方笑了:“有前途啊少年。”

 

这就是两人熟悉起来的契机,也是之后那么多年周泽楷每天必然会问候叶修记没记得吃饭的原因。最初只是对朋友的关照,但时间长了,有些东西就像酒庄地下室里的葡萄,渐渐发了酵,成为甘甜的红酒。

 

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评论(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