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08]

(可以直接点tag看之前的章节)


嗯,有点ooc哦

———————————————————


第一章(8) 

 

“小周,我相信很多事情会掣肘你,我也相信你不是一个恶毒的人。”叶修点燃一根烟,西瓜不知何时已经被他吃完,空荡荡的瓜皮孤零零地呆在一边,“很多时候没必要虚与委蛇,有话就直说了吧。”

 

周泽楷想起他第一天看到的叶修,和现在基本没有变化,就连时光都没能在他身上刻下痕迹,他的时间仿佛被冻结,永远停留在他们初见的时候。

 

他不知道为什么叶修会突如其来地质问他,老实说他根本没什么别的想法,或许是末世这个残酷的环境改变了曾经的人们那些表面上虚伪的善良,太多的残酷加持,渐渐消磨了人性,也破坏了人们之间仅存的信任。

 

叶修能带着兴欣逃出杭州,不仅仅是有王杰希的帮忙,更多的还在于他这个人自己。

 

这句话说得拗口,但叶修年少时便离家出走,不说遇见苏沐秋以后两人带着妹妹相依为命历经了多少苦楚,就说叶修万里迢迢从中国的一角跑到另一角,还得躲着父母托关系帮忙的追踪。他没有证件就没法乘坐飞机火车,搭着大巴一路上受尽了磨难,如果他还是天真的少年,那么可能叶修这个人早就不存于世了。

 

可是叶修为什么要来质问他呢?

 

他不信他。

 

周泽楷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这时候平时蜷缩的神经末梢全跟吃了兴奋/剂一样跳出来,不知死活地探测对面那人的心思。

 

他不信任我,他怀疑我是想对他们图谋不轨,他……他竟然不信我?

 

纵使心底千般波澜,周泽楷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驾着往日里拍广告时的职业笑容。他不知道怎么回话,只好一直笑,可是笑久了面部肌肉开始发僵,最后倒像个跳梁小丑。

 

“前辈……”他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人家开始质问他的真心,换做是一个伶牙俐齿的还能返还回去,可他沉默惯了,能怎么说呢?

 

总不能直愣愣地挑明那点窝在心底里的东西,居然喜欢上了自己的前辈,喜欢上了同性,可不可笑?

 

叶修从没在周泽楷脸上见到这种表情,僵硬的微笑中夹杂着几丝无可奈何的绝望,眼神里的光还在,却跟白日里的烛火一样似有若无。他想不通周泽楷为什么一副备受打击的样子,按理说被利用的是他,他都没怨天尤人,轮得到加害者感叹人生?

 

这话说来到长,都末世了谁还顾你那些仁义礼智信,他叶修没资格讽刺别人,他自诩不是什么好人,可人家都欺负到家门口了,总不能不还击。

 

上一周唐柔和包子被当做先锋队派遣去刺探一伙无恶不作的异能者的军情,这事儿原本不该刚来的兴欣搭理,可是同去的王杰希被支开,其他队友都还在营地休息。这次任务轮回的人一个没去,去的都是前来投奔他们的外来者,兴欣不是人数最多的,但力量却最强,没理由不出人。

 

唐柔这姑娘有股狠劲,而且聪明果断,叶修原本想让老魏和包子去,但老魏被轮回支去做些紧要的杂事,脱不开身。让包子一个人去的话,就真的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了,叶修着实没法放下心,可他自己又不是异能者,跟去了也只能拖后腿。

 

——毕竟不是荣耀了,他也不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权衡之计,只好让唐柔跟着去,唐柔倒是没有半分不满,能出任务杀怪长经验什么的,她很乐意。而且她也希望自己能够强大一点,由于她父亲常年在外工作,成天都在天上飞着到处转,末日来临她匆忙地联系了父亲一次,却被他的秘书告知唐书森刚乘机去了加拿大,隔着一个大洋,完全断了消息。

 

只有她强大了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不是吗?

 

叶修理解她,不声不响地拖叶秋帮忙找人,后来好歹得到了一点消息,人平安无事,似乎加拿大还算平静,也有可能是大天/朝人口众多丧尸也多,这时候地广人稀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这厢兴欣出了唐柔和包子前去一个组合的队伍共同执行任务,一场任务队员大致在十人上下,多了要出状况,队长也没法每个人都兼顾到,人少了万一遇上丧尸大军那就是自寻死路。

 

一般情况下这种刺探军情的任务之后,如果对方实力不济,就会连着袭击的任务一并做了。末世物资都成了消耗品,没法重复生产,势力之间的争夺也就在此。而刺探军情不需要特别多的人,往往是队伍里实力中上的三人一起,相互配合。

 

而这次队长却说包子唐柔实力很强,他们两人一并去就行了,如果遇见危机就打一发照明弹,队里剩下的人会前去支援。

 

包子是个直性子,凡事人说他就去做,只要有人指挥他,他绝对没意见接受。唐柔倒是多了几份心眼,暗自瞥了一眼临时队长,发现那人手里有一个通讯仪,很小,只是这款专用于军中的通讯仪科技刚发布的时候,唐柔作为唐家小姐就被邀请去参观,因此有些印象。

 

这人背地里偷偷拿着一个众人都不知道的通讯仪,就像是有人在给他发号施令,他作为执行人在做一些没人知晓的勾当。

 

唐柔仔细想了想,三人一同出行其实是轮回基地有规定的,为了保障出任务的异能者的安全,以及防范……

 

防范小人!

 

这个队长是上海本地人,原来家里面做一些水产生意,末世之后家里养的热带观赏鱼变异,把他家人都给咬死了,就他刺激出了异能留下一命,之后为了生存就来投奔了轮回。

 

他的异能似乎是,声音。

 

之后唐柔没吭声,本来准备提醒一下包子,但想到队长的异能也不敢说话,只是在前去查探的过程中格外小心,生怕中了圈套。

 

可世事难料,就算她亦步亦趋先躲避埋伏,可还是进了套子。还好包子总是不按套路出牌,对方也不知道他们的深浅不敢贸然攻击,反倒给了他们一线生机。包子控制附近的土地引发类似地震的颤动,唐柔打响了照明弹,用烈火做墙隔绝了敌人靠近,接着赶忙拉起包子快速逃离,躲在一个下水道内等待队友救援。

 

他们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敌人已经缩小了搜索范围,眼见着就快找到他们了,可是仍然没有援救,说好的援兵一个没来。

 

唐柔最终抱着必死的心态决定鱼死网破,就在这时,却没想到包子竟学熟练操纵土质结构,在地下破一个大洞,二人找到了另一条地下管道,这才逃生。

 

队长后来给的解释是唐柔照明弹打偏,他们地形不熟被敌人引到另一个地方,这才没来援救两人。

 

可这种话唐柔怎么可能相信。

 

就连包子这种粗神经都发现了其中玄妙,叶修知道这事儿也是包子所说之后叶修去问了唐柔,这下算是梁子结大了,那个队长不算轮回的正式职员,但好歹也是挂着名的。加上唐柔溜去查看了那个通讯仪的联系人,就是轮回的高层,哪怕明面上兴欣还是配合如斯,并且毫无反应,但叶修却不能不放在心上。

 

加上这段时间有些普通人也可以做的任务叶修明明决定了要去参加,却每次都被周泽楷借故拉开不让他去,反而是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单独相处,叶修就腿侧周泽楷是知情的,因为他们俩的交情所以周泽楷不希望叶修也深陷险境。

 

这是在救他,却也是在害他的队友。

 

兴欣越发强大,并且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如果不能并进轮回,那么就是功高盖主的臣子,必然会被除掉。

 

只是叶修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莫非是轮回找到了新的强大力量,还是听话的合作者?

 

“前辈,相信我。”周泽楷从嗓子眼里挤出这句话,眼神真挚,若不是叶修亲耳所听唐柔包子的经历,他简直就快相信了。

 

叶修的烟瘾犯了,把烟屁股按熄之后又点了一根,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周泽楷:“小周呀,我们认识还是有些日子了,现在特殊时期,说什么信不信的没意思。大家都敞开天窗说亮话,没必要绕着弯子互相闹不愉快。”

 

“……”周泽楷皱了皱眉,叶修现在的话很蹊跷,他自认没做股什么对不起叶修他们的事,但对方却用面对敌人的方式对待他。

 

“你非要装傻我也没辙,”叶修顿了顿,“只是我不能用朋友的命来冒险,这样吧,你如果有空的话给我们开个’出门证’,我们这两天就走,不会对你们不利。”

 

外面的阳光不知何时突然暗了,灰色的天空浓郁得就像周泽楷此时极度难受的内心,疾风骤雨转瞬而下。

 

窗外雨声如鼓点,屋内陷入一片死寂。

 

叶修抽完了第三根烟,伸手去摸烟盒,指尖刚触到就被周泽楷的手握住。俊美的青年已经褪去了当年初见时的青涩,他的手很有力,坚定地握住了叶修的。

 

这算什么意思?叶修有些不明所以,他还是用带着讽刺的眼神笑着看周泽楷,希望对方给自己一个解释。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会害你们,不要走。”

 

“呵,我真是对牛弹琴了。”叶修嘴角一勾,猛地甩掉周泽楷握住他的手:“真当我是没脾气吗,你们不就是怕兴欣拦着你们轮回扩大的路吗,至于这样赶尽杀绝还死不承认?为了在这个地儿留着,唐柔和包子的命都快搭进去了,这又何必?”

 

“周泽楷,我以为你是一个好人,却没想到也是个虚情假意的。”

 

叶修把烟盒揣回上衣口袋里,不顾已经呆愣在原地的周泽楷,径直离开,嘴里还念着:“有缘再见吧,周队。”

 

房间没开灯,但窗外的阳光已经消失了,于是屋内也被黑暗侵袭。

 

叶修离开已经有一会儿,周泽楷还是在原地一动没动,叶修的话说起来没头没尾,但他已经能猜到一些东西。似乎有人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暗地里对叶修他们下了黑手。

 

是时候去解决一些害虫了。

 

只是叶修,你知道吗,一个爱你的人是永远不会打着爱的名义来伤害你,或者你周围的人的。

 

哪怕这份爱意为世俗所不耻,哪怕这份爱意只能永永远远成为秘密,如沉默的石砾被风沙卷入他的心底,它也会是周泽楷这一辈子最珍贵的宝藏。

 

周泽楷不是自怨自艾的人,出了事就该解决,那些背后伤人者必定会付出代价。只要叶修还在轮回……不,只要他还在上海一天,周泽楷都不会允许他离开。

 

就算不能得到,也要作为他的朋友,永远陪伴着他。


评论(2)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