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11]

(可以直接点tag看之前的章节)


今天想剪一个和老叶有关的视频,就少写了点


——————————————

第一章(11)

 

“怎么了莫凡?”

 

自从莫凡被他们带回来之后,除了叶修之外的任何人他都不能卸下心锁对待,哪怕叶修多次向他保证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伤害他,也并不能使他安心。

 

为了照顾莫凡的情况,叶修决定让莫凡和他一个房间,方便他照顾,而苏沐橙则挪到了隔壁,以防莫凡突然暴起的黑暗之力伤害到手无寸铁的叶修。苏沐橙甚至在他们睡觉的枕头上施了淡淡的光明之力,一旦发生异动,那些光明之力会保护好叶修,她也能第一时间得知,从隔壁过来控制局面。

 

不过还好,这种情况一直没发生,莫凡在叶修旁边简直就是只安静无害的小羊羔,连包子时不时去犯傻挑衅,他都没有半点过激反应。

 

这天叶修依旧是等莫凡睡着了才入睡,他躺在King size大床的一侧,睡得不是很踏实,半梦半醒之间,他忽然觉得床上有些动静。莫凡没有起夜的习惯,叶修也没有,但最近莫凡虽然白天在众人面前没什么异常,到了半夜总是会被噩梦吓醒,然后自己缩在被子里辗转反侧。

 

叶修发现之后,每次都会等他陷入熟睡了才休息,如果他醒了,叶修也会很快地醒来安慰他。

 

这一天也是一样,叶修感觉到了床在晃动,精神还没清醒,先开口问了一声,他本来以为会像之前那样没有回应,但蹊跷的事发生了。

 

“叶修,叶修你终于醒了!”

 

不是莫凡的声音。

 

叶修猛地睁开眼,瞪到最大,他看见窗外阳光明媚,光束一缕缕从窗隙中渗进来,撒成一片斑斓。他面前围着圈一样站着一堆人,韩文清赫然站在最前面,而苏沐橙坐在床边,一脸愁容。

 

莫凡没有记忆里那么苍白,他神色僵硬,似乎对于叶修呢喃的问话毫无知觉。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沉睡了两天的叶修刚苏醒就叫着自己的名字,虽然也不是不好,但……当着这么多人,还有外人在,韩文清听到那句话后的脸色就跟刚从地狱里转了一圈一样,张新杰也没好到哪里去。

 

莫凡不是一个乐意当众矢之的的人,可这时候他又忽然愿意了。

 

为了叶修。

 

见到叶修苏醒过来,韩文清皱了许久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一点,但他眼下浓浓的黑色却提醒着众人,这个人自从叶修昏迷开始,一觉也没睡,哪怕只是打个盹都没有。他是除了苏沐橙之外,陪伴叶修最久的人,大多数时候他就是这样默默地站在床边,他也不坐着,那个位置是苏沐橙的,他就那么坚毅而孤独地站着,眼神紧紧粘着叶修,一动不动。

 

叶修眼神四处环扫了一下,大致也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若无其事地伸了个懒腰,但刚伸出手就觉得自己浑身乏力,连抬手的力气也没了,于是动作到了一半又尴尬地收回来,转换成挠头发的样子。

 

他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没皮没脸,就像眼前躺在病床上的人并不是他:“怎么着,今天都有空来礼拜哥了呀,这么多人,搞得哥都不好意思了。”

 

韩文清似乎已经在忍耐的极点,火药堆了满身,叶修刚扔了点火星子,韩文清就炸了:“让这么多人担心还若无其事,你都多大的人了,好意思吗叶修?”

 

叶修想要开口辩解,但仔细想想这事儿他不占理,于是学着周泽楷那副沉默寡言的样子闭了嘴。

 

房间内陷入了一片尴尬地安静,陈果想活跃气氛也没辙,就看韩文清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按联盟冯主席的话来说就是能把三岁小孩吓哭,整一海报扔街上都像犯罪分子的通缉令。这人可是能把自家老板和经理都骂出门的队长,陈果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去招惹韩文清啊。

 

偏巧,就在这时,皮鞋跟击打着地板的跑动声伴着一句“叶修你终于醒了啊!!!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你了,你这人实在是太不懂照顾自己了!”冲进了房间。

 

所有人都被这声音吸引了过去,很明显说话的家伙已经习惯了万众瞩目的样子,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继续保持着他那机关枪一样的说话频率,和众人挨个念着名字打了个招呼,就推开包子窜到叶修跟前。

 

他一身西装革履,纯白的外套被他搭在手臂上,脚蹬一双菲格拉慕最新款的皮鞋,头发一丝不苟地被发酵做好了造型——虽然已经被他折腾地有些凌乱——整一个英伦绅士的样子,他不说话装模作样的时候还好,不然这身装扮就会跟他这个人有浓浓的违和感。

 

尤其是他那一头闪亮的黄毛。

 

“哎哟,少天大大你怎么有空来杭州玩呀。”

 

叶修这是在明知故问,就冲黄少天这一身极不符合人设的装扮就能猜出他是来拍广告,或是参加活动来的,只是他怎么知道叶修的情况还是个问题。

 

“少天,你来了。”苏沐橙和黄少天打了个招呼,很明显,黄少天得知叶修的情况是从这位这里知道的。苏沐橙知道黄少天和叶修多年损友,感情肯定深厚,她正好在网上看新闻看到黄少天来杭州参加活动,私下想了半天,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和他说一声。

 

她哪里知道黄少天刚知道这消息就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他又是个沉不住事儿的,导致整场活动除了需要做秀的时候,他那张帅气的俊脸就跟被担忧捏过的橡皮泥一样,拧成一团。

 

黄少天的反常状态很快被喻文州发现,其实喻文州发现不难,就连卢瀚文都觉察到了少天前辈的异样,和他搭档了那么久的队长还能看不出来?

 

喻文州简单地询问了黄少天怎么回事,黄少天挠耳搔头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清楚,喻文州心想大概是和他的隐私有关,也就没再多问,直到黄少天说要迟一天回广州,在杭州还有事儿,喻文州立刻敏感的发现蛛丝马迹。

 

杭州是兴欣的地方,黄少天当年能做出趁着打比赛跑来帮叶修在网游里打boss的事儿,现在就也能因为叶修而状态失常。

 

所以当喻文州跟着黄少天出现在叶修房间里时,没有人觉得哪里不对,甚至就连黄少天溜过来看叶修的小心思被喻文州捅破时,他也只是感叹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队长。

 

叶修缓了好一会儿,总算是可以自己撑着床坐直,苏沐橙被他支开,唐柔陪着陈果在厨房给他熬粥,包子想插话但这时候房间里的气氛实在诡异,他也没好意思把气氛搅得更乱七八糟。反倒是莫凡一直守着叶修,乔一帆还在飞机场被见鬼的暴风雨天气堵着,登机都做不到更别提赶回来看人,罗辑也差不多,最近京津冀那一片天气都不怎么好。

 

结果这屋子里莫名其妙变成了莫凡包子魏琛一边,韩文清张新杰正对着床,黄少天喻文州站在门口,每个人和其他队伍里的人眼神中都跟含着刀子相互噼里啪啦打着一样,呈现出诡异的三足鼎立的样子。

 

“你们这玩儿三国小游戏啊。”叶修忽然笑了,“有这闲功夫不如去帮帮老板娘,我快饿死了。”

 

黄少天第一个跳起来往楼下跑,嘴里还碎碎念着让叶修别乱动弹,让老韩老张还有队长看好他。

 

叶修眼神一直跟着黄少天出了门,嘴角是久违的从心底冒出来的笑意,止都止不住。


评论(7)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