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12)

(可以直接点tag看之前的章节)


有很多ooc和私设,慎入



第一章(12)

 

黄少天的突然到来算是活生生打乱了叶修的计划,他本来准备瞒着好友们抽空去趟医院看看,结果还没来得及去,就再次昏倒,还让黄少天知道了。

 

黄少天知道就意味着全联盟都知道。

 

他这个怪病来的蹊跷,很多时候说着说着话都能睡着,眼前的一切就变成了末世的状态,梦里他也没有现实正常的记忆,脑子混成一团,过的久了甚至觉得自己从今年年初开始,生命线就莫名分差成两道,仿佛有两段人生。

 

是了,梦里的他虽然没有现实的记忆,但现实的叶修却有两套独立而真实的记忆储存。他的梦就像是另一端,也是一个名为叶修的人的经历。

 

兴欣虽然总担心着叶修的身体状况,但自从夺冠之后,来联系代言的商家都多得陈果忙不过来,还有各种纷杂的事物,苏沐橙继他的任当了队长,也不是白当的,忙起来没日没夜,还不能忘了训练。

 

其他的人也差不多,就算再关心叶修,叶修这家伙也不是小孩子了,他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理应学会照顾自己。但叶修这人关心着他周遭所有的人,朋友,爱人,除了他自己。

 

他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了荣耀,但他以前并不是这样的,没人知道,但苏沐橙发现了他的变化。自从苏沐秋去世以后,叶修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可最初他打赢竞技场的时候,总会习惯性地跟已经不存在的苏沐秋炫耀,时间久了他也意识到不对,就干脆用其他事情来麻痹自己。

 

苏沐秋的死亡是他心里无法逾越的一道沟壑,哪怕表面上已经是看淡着一切的样子,伤痕仍然肉蛆一般盘踞在千疮百孔的心脏上。

 

再坚强的人都有精神城墙上脆弱的一角,他很庆幸能遇到黄少天,他们于场上全力厮杀,下了比赛就迅速勾肩搭背谈天说地。黄少天的话痨功夫虽然是敌人最厌烦和恐惧的一点,但作为朋友,有个特别能坎的家伙总能把饭桌上的话题带到有趣的地方,至少最初每次叶修被苏沐秋躺在担架上被推进急救室的画面惊扰得无法入眠时,上线和黄少天斗斗嘴,心情总会好很多。

 

黄少天知道苏沐秋的事,但他从来没有正面问过叶修,他这家伙情商不高,但他下意识就觉得不能用这些事去伤害叶修。

 

那种伤害,是基于灵魂上的痛楚,血淋淋地剖开叶修的心脏。

 

但他最终还是听叶修亲口和他讲了这段故事,除了因为有所顾虑隐瞒了和苏沐秋的恋人关系之外,他们许多生活的片段都能在叶修的只言片语中被黄少天在脑海里组合成生动淋漓的画面。

 

叶修从来不喜欢找人诉苦,他也没觉得哪里有苦需要说。网上总是不乏各种树洞吐槽,讲自己怎样怎样悲惨,遇见了多少人渣和磨难,但叶修看不惯这些,他老觉得这些无聊的人只是在分享自己的所谓“痛苦”来博得更多的人关注,换言之就是,他们在靠那些网友关怀的评论自我麻醉,他们靠分享自己来获取满足感。

 

那太病态了,或许也是太自卑。

 

他们从来没有思考过,或许网上看起来多么多么关心你的人,全是恰当好处地作秀,他们因为你的痛苦而伤心,伤心过后能立马打开新一期的综艺笑得仰面朝天,回想起你悲惨的故事还会咂咂嘴评价两句,像极了看完马戏团表演后的戏谑。

 

叶修不需要这些被人当做笑料的安慰,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和他一起的家伙既然走了,也绝对见不得他自我放纵,他还需要照顾那家伙的妹妹呀,有什么资格放纵呢?

 

可凡是都有个特例。

 

黄少天就是这件事的特例。

 

清明节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更像是一个久违的用来休息的假期,他们不会像老一辈一样心心念念着给祖宗扫墓,也对这古老的节日没什么应有的敬意。黄少天进入蓝雨开始征战之后获得了不少成绩,加上出色的外表,他很快成了广告商的宠儿,尤其这时候号称联盟的脸的周泽楷还没进联盟,没什么竞争,这就意味着他基本上忙得没有假期可言。

 

久违的清明节三天假已经是莫大的喜讯,他趁机订了票直接飞去杭州,美其名曰看那三潭映月断桥残雪,其实是对这时候如日中天的叶修念念不忘。

 

他们比赛的时候也没机会见到叶修正脸,这可是粉丝万千的荣耀第一大神,不论日后黄少天怎么和叶修成为一对损友,这时候还是有那么一丝小迷弟见到偶像的心理。这次会面事前他也没知会叶修,自己暗搓搓就跑了过来,反正嘉世不难找,他大不了就在嘉世外面找家店坐着,等叶修出来给他一个惊喜。

 

或许是惊吓?

 

他买的早班飞机,挺早就到了,结果溜去嘉世前台一问,前台小姐笑盈盈地告诉他,叶修一大早就和苏沐橙出了门。

 

好家伙,自己千里迢迢跑来看他,他还有心思去约会?!

 

少天大大心里很苦,他一苦就乱七八糟扯东扯西地想,活脱脱电影看多了,一场恩怨情仇爱恨纠葛在他脑子里炸开了花。苏沐橙有个天才哥哥可惜英年早逝的消息早就在联盟圈子里疯传了不知道多少遍,原因一是早年被叶修和苏沐秋在游戏里联手虐过的玩家开贴发问,好奇为什么苏沐秋没当职业选手,之后苏沐秋的死就被扒出来了。

 

但这事儿已经是好几年前的,现在又火了一遍还是在于苏沐橙,电子竞技女选手实在太少,偏巧苏沐橙沐雨橙风这号是苏沐秋的又被人抖了出来,网友们仗着自己脑洞巨大,三两下就构思出了千八百个故事,还真就有那么一位猜了个大概。

 

蓝雨有个队员恰巧也看了这个帖子,转眼就和队里八卦起来,黄少天听了个七七八八,又上网去搜当年苏沐秋和叶修共同征战的故事,这才知道了这些事儿。

 

他性子直,按耐不下去,结果当天一见到叶修,比赛就打得手忙脚乱,要不是喻文州指挥到位,可能那场就输得有些难看了。

 

还好这家伙不是个把事儿存心里的,要不了多久就忘了个一干二净,思绪又重新回到了要亲眼见一次叶修,到他的城市转转。

 

叶修那天是和以往的清明节一样,和苏沐橙一同去了南山公墓看苏沐秋。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但这天却没下雨,天气预报往往都不准,出门前叶修还领了一把伞以防万一,没想到今天还真让天气预告给说准了。

 

晴空万里。

 

黄少天老觉得自己是小太阳,这话真没错,无论他去哪,旅游或是出门,只要他在室外,哪怕天气预报说连续十天暴雨,这一刻也得给他放个晴。喻文州曾经调侃他是萧敬腾的反义词,他不接受,因为萧敬腾话也不少。

 

叶修哪里知道这位小太阳驾临杭州,还就守在嘉世外边。他只是自顾自笑着,调侃苏沐秋说,你看你祸害遗千年,死都死了还不给大家留一个细雨微微的悲伤氛围,结果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就那么一滴,静悄悄落在了他伸出试图触摸墓碑的手上,苏沐橙看了他一眼装作没看到,可是自己却也不争气地哭了出来。那时候年轻,情绪控制不住,和陈果得知这个秘密的时候所看到的他们截然不同。

 

叶修听到了苏沐橙没忍住的细碎的哭声,赶紧抹掉眼角残余的泪水,只觉得自己罪该万死引出了伤心事。说好了要笑着来看他的,居然还把他妹妹给招惹哭了,苏沐秋知道了没气还魂,也得晚上到他梦里大闹一顿。

 

说起来,他有多久没来自己梦里了?

 

送苏沐橙回来之后,叶修有些烦闷,他们打了个车停在嘉世门口,叶修借故瞎说要见朋友,把苏沐橙忽悠回去,自个儿溜达去了这附近的一家大排档。嘉世还只是个网吧的时候,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打完游戏出来,要是生意还不错,就会改善伙食烤点烧烤,还会带一些回去给苏沐橙当夜宵——小姑娘学习累了,总得犒劳一下。

 

他走着走着就到了这家大排档,这家店地理位置好,味道也很到位,有一批回头客,每天老板都忙得热火朝天,位子也是经常不够坐。

 

叶修去的时候天色还早,没什么人乐意在黑夜降临之前跑去吃烧烤,可就有那么一个一头黄毛的家伙和叶修大眼瞪小眼。

 

他看起来惊讶极了,又装作没这回事的样子,内心悄悄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一脸哥俩好的和叶修搭讪。

 

“叶神,”黄少天不清楚这位大神是否还记得自己,斟酌了半天用词,和平时那个话痨得不行的家伙大相径庭,“嗯……好久不见。”

 

“哟,这不是黄少天吗,最近广告没少看到你。怎么,蓝雨肯放你出来玩?”叶修就算记忆力再不好,和魏琛的交情不是假的,怎么能不知道他一手带出来的人。

 

有了话题切入点,黄少天很快发挥了他语速无人能敌的特长,从蓝雨联系厂家让他接广告结果没有休息日了开始,到喻文州之前压力太大半夜说梦话被他起夜听见,最后差点一个嘴巴大,把蓝雨下个赛季的计划都给抖出来,还好叶修有职业操守勒令他闭了嘴。

 

吃烧烤离不开啤酒,黄少天说个不停的时候叶修听着听着就喝点润润嗓子,不然根本坚持不下去这个话痨的音波攻击,结果黄少天刚换气儿,他就已经喝得半醉不醒。

 

叶修有个天赋异禀,就算喝醉了也跟没事儿人一样,这一点除了叶秋,估计没人敢和他较量。黄少天见叶修神色如常,也没多想,只是随口打听他今天是不是同苏沐橙去约会了,想了想又礼貌性地加了一句夸奖苏沐橙好看的话。叶修努力地分辨了一下黄少天话里的重点,完全没注意前半句,就冲着后半句接话。

 

“那当然,她可是我妹妹,当然好看!”叶修脸上连点红晕也不见,只是眼神有些散了,“她哥也好看。”

 

“你妹妹?你是在说自己好看吗?”黄少天想了想,“我其实觉得你也挺好看的,但是为什么你不接一些广告呢,不对不对,苏沐橙姓苏怎么会是你妹妹,我妹……好吧我没有妹妹,但队长的妹妹就姓喻呀。”

 

叶修一本正经地看着黄少天,手上不知何时已经点了一根烟,天色渐渐暗了,店里的灯还没开,伴着烟雾,黄少天有些看不清叶修的表情。

 

“他妹妹,就是我妹妹啊。他姓苏,所以他妹妹也姓苏。”

 

黄少天找到重点了:“哦,不是你亲妹妹呀。那个他又是谁,你前女友?”话刚出口黄少天就反应过来了,之前那些八卦没白看,他是知道苏沐秋这个人的,虽然还是有些模糊,但他也知道这些话不能当着叶修的面问。

 

但是话出口了又收不回来,他只好挠着头不停打哈哈。

 

可惜这哈哈没什么用,叶修吸了一口尼古丁,把它全喷在黄少天耳侧,他们离的很近,叶修的气息打在黄少天皮肤上,激得他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这个距离已经超出了安全范围,有些东西开始变了。

 

“他,苏沐秋呀。他可厉害了,没几个人能打得赢他,可是他总是输给我。他可厉害了,可惜是个骗子!”叶修说着说着情绪突然激动起来,黄少天看懵了,缓了一会儿才听叶修继续说道,“他说时间还长,他总能打赢我的,我说我等着,可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死了。”

 

黄少天想起来网上的传闻,秋木苏和一叶之秋当时配合得天衣无缝,把网游搅得天翻地覆,可后来秋木苏忽然就不见了。

 

原来是,事实吗?

 

那天晚上叶修足足喝了两瓶啤酒,最后倒在黄少天怀里一直说胡话,黄少天算是知道了,这家伙早就醉了,只是一直硬撑着。

 

叶修的两颊微微有些泛红,黄少天把他抱在怀里想送回嘉世,可看着他轻颤的双睫,细碎的呻/吟声从叶修喉咙里飘了出来,轻轻柔柔的,和往日里他印象中的一叶之秋相差甚远,甚至可以说像两个人。

 

眼前的叶修实在是,太诱人了。

 

最终黄少天也没把他送回嘉世,毕竟带一个醉得仪态尽失的叶神回到他的队伍里,总还是会影响队员对他的态度。他找了个宾馆,可是假期来杭州旅游的人太多,只剩一个大床房。无奈之下,黄少天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和男人的同床共枕——老实说,滋味还不赖。

 

毕竟这样柔和的叶修实在是闻所未闻,而现在,他就躺在黄少天怀里,还蹭了蹭他的胳膊。动作娴熟而安心,就像是他曾经很多次这样,躺在另一个人的怀里安睡。

 

于是黄少天有了一个小秘密,一个关于叶神的秘密。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