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13]

(可以直接点tag看之前的章节)


好久没更新,今天终于抽了点时间码字,但还是比较短小,请各位见谅!


——————————————


第一章(13)

 

窗子被关死了,一丝缝隙也没留给风,因为陈果说生病的人不能吹风,会受凉加重病情。

 

叶修的房间不大,在挤了六七个人的情况下,氧气含量就有些不够用。夏季的杭州秉承着热死人不偿命的信念,像是在屋子地下点了一把火,慢慢将屋内的温度烧热,闷得跟煨汤一样。

 

叶修不想当被煨的肉,可他刚伸手探到床头上被抽纸挡住的空调遥控器,莫凡就神色坚定地抓住他的手腕,包子趁机夺过遥控器,一边摇头一边给他念老板娘不许他吹风的“圣旨”。叶修自知斗不过这俩被洗脑严重的小年轻,转过身看着魏琛,眸中饱含深情,就差不要脸地让君莫笑输给迎风布阵一把以求空调的滋润。

 

但他忘记了魏琛作为一个不要脸的猥琐发育始祖,哪能被他可怜的小眼神哄骗,只见魏老大从包子手里接过遥控器,跟用逗猫棒逗猫一样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有条不紊地打开后盖把电池取了出来。

 

“叶修啊,你知道在这里谁说了算吗?”

 

魏琛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叶修只想把尾巴给他剪了,随口跟了句:“哟,你想说是你说了算吧。老魏,要点脸,”

 

“那你可真是太不了解我了,好室友。”魏琛将空心的遥控器扔给莫凡,“这里当然是老板娘说了算啊,我们怎么能背着她给你开空调呢?”

 

叶修还没来得及把话呛回去,喻文州先开了口:“魏老大,这么久没见,你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那是,要不然怎么当你和少天的前辈,你俩不都是我一手领起来的吗,怎么着,今天来向老夫讨教功夫?”

 

喻文州摆摆手:“我是陪少天来探望叶修,顺便来看看你们最近怎么样。”

 

韩文清皱了皱眉头,连喻文州也知道了叶修的病,难道如果不是他和张新杰为了照片的事情来找叶修,正好遇上他发病,不就永远被隐瞒下去了吗?叶修就这么不信任他,那为什么黄少天能知道?

 

也是,黄少天和他的关系好的能穿一条裤子。他可没忘记当时还没有兴欣的时候,黄少天趁比赛来杭州,半夜溜到兴欣网吧给叶修打boss。

 

叶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黄少天,别的谁也没说,那么艰难的时候,也只有黄少天知道他的现状。叶修不是一个遇见挫折就哭天喊地的人,他太坚强了,有时候坚强地让人心疼。

 

这一次也是,明明身体已经出现了状况,却连同战队的队友和朋友们都瞒着,生怕自己让别人操心。最初还在家的时候有父母疼着,后来出来了,有苏沐秋保护着,可苏沐秋离开以后,他就必须成为一个保护者。

 

当一个人被环境催促着成熟,就意味着他没有机会和资格继续让别人操心,他封闭了自己心底的脆弱,把所有负面的事情都当做过眼云烟,他从不怨天尤人,也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承担。

 

或许还是累的,但累着累着就习惯了。

 

这样的叶修不需要依靠他人,但总有人希望成为他的依靠。

 

黄少天从楼下跑上来把粥端给叶修的时候,他还在和以魏琛为首,包子莫凡作为左右大将的空调遥控器抢夺军进行激烈的战斗,喻文州坐在了魏琛床上,嘴角勾着放不下来,而韩文清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架,思考了是否参与战争,以及站在那边的问题片刻,就决定和喻文州一起隔岸观火。

 

黄少天有点懵,端着碗不敢进来,实在是屋里氛围诡异,他小动物的直觉给了他预警,在前任队长现任队长同时存在的情况下,他实在是有些心惊胆战。

 

那是一种源自灵魂的恐惧,条件反射的自我保护,和中学生抄作业被老师发现的状态基本一致。

 

一个不说话的黄少天有多么吓人,暂时还没人体验过,叶修也没打算体验,他叫住了门口发呆的黄毛:“怎么了少天大大,今天气场不对哦,难道是被哥的帅气震惊了?”

 

黄少天撇了撇嘴:“叶修你还要不要脸了,是不是上次竞技场被我虐的太狠现在还没缓过劲,所以脸皮下线开启了不要脸模式啊。你知道你还是个病号吗!枉我剑圣帮你跑路拿粥喝,对了,你饿不饿啊?”

 

黄少天把粥放在一边,拿手摸了摸叶修的额头:“这不是没发烧吗,怎么不要脸程度还能加深啊,来来来,把粥趁热喝了,然后我们睡个觉。”

 

“——啊呸,是你睡个觉!”

 

叶修眯了眯眼:“原来剑圣大大对我有这种非分之想啊?”

 

“什么啊!叶修我跟你说你不要胡思乱想,我、我……我才没有想什么呢!”

 

叶修不答话,端着粥也不喝,一个劲冲黄少天笑,笑得黄少天浑身不对劲,红晕从脖子根冒上脸颊,整个脑袋跟朵大红花似的。黄少天想,这笑真是要命,他剑圣的脸都丢进了。

 

“咳咳。”喻文州刻意咳嗽了两声打断这越发冲着诡异路线发展,就快冒出红色爱心的气氛,老实说他有点不爽,毕竟没人愿意自己喜欢的人当着自己的面和自己队友秀恩爱的。

 

叶修也没继续逗黄少天了,把粥乖乖喝了。

 

可他一抬眼,就看见韩文清的脸色已经和碳没差,他这才很没良心地想起对方是为了自己的事情来兴欣的。

 

总觉得有些不妙呢?



 

评论(7)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