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15]

开学了,可能会恢复正常的更新速度啦!


ps.加了一个tag[all叶梦魇] 小伙伴们可以直接看了

————————————————————


第一章(15)


15.

 

阳光明媚得有些凄厉,仿佛后羿多给太阳留了两个兄弟,正齐齐挂在天上追逐打闹,毫不掩饰地散发着光热,哪怕把地上的万物烤干也绝不收敛。

 

黄少天出门的时候还没有吃完椰子鸡,心情不是很美丽。黄少天心情不好会很明显地体现在他说话的速度和数量上,可是和他一起出门的是卢瀚文,这小伙子可是新一代小霸王,少天前辈的魔音攻击再厉害也得打个折扣。

 

他们此行是去海滩侦查。

 

半个月前蓝雨收到了轮回基地全面沦陷的消息,听说是内部有奸细和上海另一个正在发展的势力勾结,那家伙估摸着还是个中高层,说不定就是轮回的队员或者是他们的亲属,不然战力部署和后勤安排的事普通人根本没机会知道。

 

由于消息情报都是来到蓝雨逃难的人,或是一些末世发战/争财的商贩带来的,他们也并不能确定轮回到底经历了什么。

 

但轮回之前和蓝雨最后一次联系的时候,提到了一项计划,似乎是杭州过来的一位专攻人体基因与生物工程的专家提出了一个观点,具体的蓝雨的联系人也不太清楚,只是用A计划指代,大概是要研究出丧尸的出现原因以及尝试制作疫苗,以挽救万千人的生命。

 

这项计划是轮回绝对的机密,他们之所以要让蓝雨知道,也是因为需要资源上的支持和志愿者,具体的东西也没有细说,喻文州大概能猜出这种事不会轻易成功,并且会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消耗战,因此回复那边说蓝雨需要开会商量,便没有后续。

 

直到听说轮回出了事,他们忽然又想起了A计划,无论A计划是否管用,那都会是人类的一线生机。轮回出事之后,周泽楷安排重要的人员先行走海路撤离,普通民众里的老人妇孺也是第一批撤走的,可防护措施被人破坏,丧尸不费吹灰之力就攻破防线,接下来就是一场血腥的屠杀。

 

就算轮回高层反应再快,也比不过数以万计的丧尸潮。

 

蓝雨在海边修了一座堡垒,虽然占地面积不大,却在一次次的填充中保护着蓝雨绝大多数的物资。不知道为什么,丧尸从不会靠近海洋,所以这座由海景别墅改造而来的小“仓库”莫名多了一座天然屏障。

 

即使如此也不能掉以轻心,喻文州每隔几天都会派人去查看,并且顺便增加或取走一些物资,这一次去的就是黄少天和卢瀚文。

 

黄少天走路上的时候嘴里还叼着他在末世前囤的最后一只冰淇淋,冰淇淋外面滚了一圈巧克力外壳,咬起来嘎嘣脆。

 

卢瀚文眼神盯着冰淇淋不放,因为不认真走路,时不时就会被路上论七八糟的木板砖块给绊得趔趄,但眼睛还是不肯离开冰淇淋。

 

黄少天也觉得这小子有趣,明明看着人一口口把冰淇淋吞进肚子里,还一口都捞不着更心酸吧,可他还非要看着,最后黄少天吃完了咂咂嘴,思来想去还是没忍住,他问卢瀚文:“小卢你想想反正你也吃不着,还不如眼不见心为净,难道你觉得你用可怜的小眼神盯着我,我就会给你吃吗?”

 

卢瀚文摆摆手:“少天前辈你误会了,我是在思考,这应该是你最后一根冰淇淋了,吃完以后你就和我们一样也没有冰淇淋吃,可我们没冰淇淋能忍,你能忍么?想想就觉得,还挺开心的。”

 

“……”

 

黄少天:“荒郊野外你说我把你喂丧尸的话,队长应该不知道吧。”

 

说着他一把扔掉了冰淇淋的棍子,反手勒住卢瀚文的脖子,另一只手空出来暗搓搓挠着卢瀚文的痒痒肉,惹得少年笑个不行,就差跪地求饶了。

 

“我说你小子还反了不成,小心剑圣教你做人哦。”

 

“唉……啊啊啊,我真的错了少天前辈,哈哈哈哈,你别挠了我……哈哈哈哈,我错了!”

 

黄少天不应,他本来就和孩子一样,难得有嬉笑打闹的机会,一上手就停不下来了。自从末世出现之后,他接连收到了许多噩耗,对他打击最大的莫过于杭州沦陷,兴欣众人消息全无。

 

这个消息是喻文州隔了将近一个星期才告诉他的,理由是怕他受不了,其二喻文州也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那个顽强的和小强一样的叶修,十年风雨站在过顶峰也跌落过谷底,那么多的苦难他都受过来了,怎么偏偏会……

 

一个星期的时间不短,足以让执迷不悟的人接受现实,时间毕竟像冲刷记忆的清溪,渐渐地除了那些最深刻的沉在水底凝固成千古不变的顽石,剩下的,都会被带走,会淡忘。

 

当喻文州勉强能在表面上隐藏不该有的情绪时,他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黄少天,不出所料,黄少天不仅不肯相信,还多次提出要去营救的申请。蓝雨毕竟比不上轮回,甚至不能称得上是一个基地,他们的势力范围仅仅是周围面基一平方公里的地点,人口数量也没法和那些已经混出了名气的大基地比较,老实说,他们目前也只是广州十数个据点之中倒数第三小的。

 

喻文州不敢在这种情况下胡来,自然也不会让黄少天任性,哪怕需要付出的,是那个在自己心底最重要的人的生命。

 

黄少天噩耗听得太多,表面上虽然仍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这也只是为了让周围关心他的人放心,距离真心能笑出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太久,难得被卢瀚文逗得开怀,就趁此机会疯狂一把,也算抒发沉积在心底的闷气了。

 

“少天前辈,看!”卢瀚文忽的叫了起来,他的下巴被黄少天胳膊抵着,说话含含糊糊的。

 

“别转移话题,小孩子还是要知道姜还是老的辣,我可不会上当。”黄少天没搭理他,可卢瀚文突然着急起来。

 

“我没开玩笑!少天前辈,你,你快看那边,有个人!”

 

“不,不知道是不是人,有可能是丧尸,他朝着仓库走了!”

 

黄少天猛地松开卢瀚文,下一刻顺手就从腰侧摸出手枪,他单手把卢瀚文护在背后,压低声音:“小卢,一会儿我先过去看,你理我别太远,注意背后。”

 

卢瀚文认真地点点头。

 

风起了,掀开黄少天额前的碎发,只见他左侧额角处赫然留着一道骇人的伤疤,不难想象受伤时深可见骨的伤痕。

 

卢瀚文记得,黄少天是为了救一个躲在商场衣帽间的孕妇,被想要强jian孕妇十三岁大女儿的中年男人用刀砍伤的,还好只是擦过,虽然疤痕骇人,但好歹捡回一条命。卢瀚文并不在场,据同队其他队员所说,当时的黄少天就像疯了一样直接那身体去挡,那时候卢瀚文就懂了,这个前辈是一个多么好的人。

 

是一个,愿意为了别人而用生命相抵的人啊。

 

“小卢,也别离太近啊,再激动也不要叫出来,要是那东西真的被你吸引过来了,我还没来得及连分身术,保护不了你的。”

 

“噗。”卢瀚文笑了一声,连忙伸手捂住嘴,眼神示意自己会老实听话服从组织安排。

 

黄少天笑了笑,拿着枪走向仓库。

 

卢瀚文等了一会儿,觉得不太放心,又想起黄少天的话,斟酌再三,还是从地上捡起一个长达一米的树枝,悄悄跟了上去。

 

就在这时,一声尖叫穿透他的耳膜,这个声音是属于黄少天的!

 

卢瀚文三步并作两步,把快要跳出喉咙的心脏压了回去,讯疾如风地赶到仓库门外。还没等他看出个所以然,黄少天又是一声尖叫,震得他一脸懵。

 

“啊啊啊?叶修?!”


评论(4)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