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16]

(可以直接点tag看之前的章节)



第一章(16)


16.

 

叶修是被黄少天抗回蓝雨的,他苏醒后卢瀚文立刻睁着八卦的眼睛告诉了他这一引起蓝雨全体轰动的事,并且还话里有话地问他和黄少天到底是什么“程度”的朋友。

 

“小孩子一天到晚想什么呢,虽然我知道你们蓝雨被老魏带领着奠定了猥琐心脏的战斗基调,但思想还是不要那么早就变得乌七八糟的。”叶修躺在床上,因为没有休息好,太阳穴不时一抽一抽的。

 

他揉着额角,嘴里还嘀咕着:“估计也是黄少天把祖国的花朵摧残成这样的。”

 

卢瀚文没听清他后半句话,就听到了魏琛的名字,少年脑子好使反应快,回呛人的速度也和他操纵角色冲进对面公会包围中厮杀的速度一致:“可是魏老大现在是你们兴欣的人。”

 

“哟,”叶修咳嗽了一声,“那也不能抹杀他作为蓝雨第一任队长存在的这个事实不是?”

 

这话说的够绝,卢瀚文在脑子里寻觅了半晌,还是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于是乖乖认命坐窗边,掏出一袋薯片啃了起来。嚼得嘎嘣脆响,还不忘诱惑叶修。

 

这时候门开了,推门进来的毫无疑问是黄少天,他手里端着水杯还拿着一瓶药,进来看到叶修苏醒过来明显高兴地头顶的呆毛都要竖起来了。

 

“老叶你好点了?”黄少天想问很多事,但铺一想起来却把所有的话都掐在嘴边,说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要怎么问才好呢?有些事情再次提起来和二次伤害没区别,末世尚未来临的时候,中央台老播《社会与法》,其中不乏有因为事后对于犯罪分子的调查,而导致受害者被迫想起某些悲惨而屈辱的经历,对其造成二次伤害。黄少天想,要是自己也和那群人一样没心没肺,对叶修如何从杭州成功逃离的事像耍猴一样询问细节,那自己真的就是混蛋。

 

于是他想方设法对这个话题避而不谈,可这太难了,就算他不问,也会有许多好奇的人旁敲侧击,而话卡子一旦开启,黄少天也没那个信心不循着道挖掘下去。

 

叶修觉得最近自己老躺床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想法也是跟雅典娜一样突然从脑子里蹦出来的。他是有种自己动不动就会躺在床上很久的感觉,但回过神一想,末世了,每天都忙着如何生存,哪里来的美国时间给他躺着休息?

 

这感觉来的奇特,叶修也不愿花费精力自我烦恼,倒不如调戏调戏黄少天,还能解解闷。

 

“哟,剑圣大大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我都不知道自个儿走哪去了,莫非你还有叶修专用雷达探测器?”

 

黄少天又卡了,世事难料,躲过了好奇者的询问,憋过了自己心底蠢蠢欲动的八卦因子,却没想到这当事人自己不要命的提起来了。

 

“我……”

 

黄少天斟酌再三开了口,刚冒出一个字,就给一旁消灭完一袋薯片,自带八卦心的卢瀚文给打断:“少天前辈是和我去海边……”他想了想还是决定隐瞒海边仓库的事,“去海边捡贝壳的时候发现你的,你那时候脏得和丧尸没什么区别,还是少天前辈把你带回来之后亲自帮你洗了个澡你才稍微干净一点,好歹算是个正常人的样子。”

 

捡贝壳?叶修不禁上下打量着黄少天,没想到啊,才多久没见黄少天同学这是返璞归真重拾童年信仰爱好?

 

这话叶修要是信了,他就不是叶修了。但卢瀚文这孩子如果没必要的话,也不会编出一些一听就是假话的谎言来迷惑他,小卢如果说了,那必定是需要隐瞒什么不能让其他人——就是叶修——知道的事,而这个事情恐怕不单是他自己的秘密。

 

多半是蓝雨的机密。

 

三两下在脑子里过了遍,叶修也算猜到了七七八八,他没什么打听别人机密的下作爱好,再一结合现在黄少天跟吃了翔一般欲言又止的表情,基本是可以确定自己的猜想了,于是干净利落转移话题,就像之前问事儿的不是他一样。

 

“是你帮哥洗的澡啊,哥都一个多月没洗过了,身上的泥估计都能搓成丸子,真是难为你了啊。”叶修盯着黄少天看,眼神里呼之欲出的戏谑简直快把黄少天的脸都给烧红。

 

他们是多年的朋友没错,但谁家哥们儿脱离了学校这种集体澡堂之后还会赤身裸体相约共浴啊?那就不是哥们儿了,那是一对儿。

 

黄少天顶着一张大红脸,语速及时爆发,欲盖弥彰之意挡都挡不住:“你还知道你够脏啊老叶,你也不是个邋里邋遢和老魏有一拼的人,怎么就能做到一个月都不洗澡这种挑战人类极限的事情呢?别提你自己还是一公众人物,你想想苏沐橙周泽楷他们,谁在外不注意形象啊,就你无所畏惧是吧?”

 

黄少天一口气拖出一长段话,正等着叶修那边的回击呢,可叶修突然安静下去,说是安静也不太全面,更多的像一种受到极度折磨之后不敢随意表现给他人看见的,自己默默忍受着的痛苦。

 

叶修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他不再说话,对外界毫无回应,就那样痛苦而安静地蜷缩在床上。

 

其实黄少天话里提到苏沐橙和周泽楷的时候,叶修的脑海里就跟广岛长崎被美/军扔原子弹一样,瞬间炸成一团蘑菇云。

 

这两个名字仿佛一把钥匙,轻松地打开了一道被他埋藏在记忆海深处的门,大脑在人受到巨大的刺激之后会自动锁定并隐藏那部分人本身无法接受的记忆,说是自欺欺人也好,但这种举措也是为了让人能够坚强地生存下去。

 

毫无疑问,叶修的反应就是这样的事曾经发生在他身上过的真实写照。

 

为什么他会一个人突然现身广州?为什么兴欣的人一个不剩?为什么明明身在安全的轮回基地,还会遭遇到丧尸来袭?

 

等等,丧尸来袭?

 

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片段式的画面,他努力地将它们凝结,辨认,终于回忆起几个或许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片段。

 

他似乎是靠在一个椅子上浅眠,不一会儿远处传来了军靴踏地的脚步声,睁开眼,一个挺拔俊秀的身影出现,那是周泽楷,因为刚执行完外出的任务,所以还没来得及换下一身繁琐的装备。

 

周泽楷腼腆的笑着,径直冲他走来,步履轻快,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好事。离得近了,叶修能看见青年手里还拿着一个psp,他像献宝一样递给了叶修,轻声说:“送你。”

 

“这是你在哪里捡到的,这一款还是最新的!”叶修惊喜万分,作为一个能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的电竞选手,他对游戏的喜爱不用多说,末世之后人人疲于奔命,更别提游戏这种只能存在于和平时代的东西,就算他游戏隐上来了,也只能靠抽烟压下去。

 

他怎么想得到居然有人会送他一个psp做礼物?

 

周泽楷出了名的话少,能一句话总结的东西绝对不会多冒半个字,于是他一句“对手给的。”给叶修回了过来。

 

直到晚饭的时候包子添油加醋地说,当时他们一起暴力镇压了另一个基地试图反叛的高层,周泽楷冷眼吓傻了一群人,在对方瑟瑟发抖生死有命的时候让对方交出“贡品”,吓得对面老婆都要卖了,最后在江波涛的解释下才知道他之所以答应这个任务,就是冲着对面老大的psp来的。

 

说来也是人品,周泽楷某次路过郊外,正好看到对方老大抱着psp玩,还不忘指挥着下属清理丧尸,那时候他就记下来了,直到某次江波涛突然一句“七夕似乎快到了”,周泽楷便梳理了一下行程,决定带队围剿那个向轮回发来救援请求的基地的反叛高层。

 

那边反叛高层可能死都想不到,轮回老大亲自上阵的原因,仅仅是为了一个psp。

 

为此苏沐橙笑了叶修小半个月,直说他是红颜祸水,令周泽楷“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罪魁祸首,简直可以和以褒姒妲己为代表的古代著名的亡国妖女们比肩。

 

而叶修的反应是,翻了个白眼继续玩他心爱的psp。对不起了荣耀女神,我出轨了,叶修抱着psp想。

 

 

 


评论(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