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17]

(可以直接点tag看之前的章节)


17.

 

莫凡最近的状况好多了,他似乎意识已经回归,对周围众人的排斥感和疏离感减少了许多,至于对叶修,依旧是粘的不行。

 

叶修抱着psp玩的时候,莫凡就靠在他旁边,除了苏沐橙给他俩递水之外,莫凡一天也不见得能和除了叶修之外的人多说哪怕一句话。

 

这天天气不好,早上刚起来的时候还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没过一会儿天色就跟古时天狗食日的传说一样,瞬间从白到黑,仿佛刹那昼夜更替。从海边刮来的风含着说不出的腥味,风声大作,不一会儿开始裹挟着暴雨倾盆而下。

 

雨点伴着狂风打在窗上,仿若雷霆霹雳,又像敲着重鼓,和恐怖电影里即将收割灵魂的死神的步伐几乎一致。

 

莫凡受了刺激,本来是安安静静靠在一旁的,一个激灵滑到叶修怀里。叶修停下了手上玩psp的动作,轻轻揽过莫凡,但两个大老爷们儿个头都不小,叶修伸着手也被膈得揽不全,最后只能轻轻搭在他肩头。

 

过了一会儿,窗外的风雨更加肆虐,叶修还听到了楼下被收留的小姑娘在尖叫,似乎是她的猫不听话跑到阳台,结果险些被风卷走。

 

说时迟那时快,正巧魏琛在隔壁的楼道里抽烟解闷,听见小姑娘的叫声三步并作两步跳了过去,用异能帮她把猫救了下来。

 

叶修的床挨着窗子,他怕影响到莫凡,轻手轻脚向窗边挪了挪,双眼一探过去,恰逢魏琛抬头望天,两人四目相对。魏琛的眼神里含了些不明了的东西,叶修视若无睹,挑起一个痞子样的笑扔过去,魏琛也很快把那抹似有若无的眼神收了回来,同样回给他一张欠扁的笑脸。

 

台风来的太过突然,周泽楷淋着雨赶回来,浑身已经湿透了。

 

任务没执行完,但周泽楷心情不差,他放跑了对手,盯着那个慌不择路的家伙一头扎进丧尸成群的街区,最后被尸潮淹没,也算是绝了后患。最关键的,他在回来的路上发现了一家称得上著名的老牌子烟店,虽然并不是很赞成叶修吸烟,但圈子里谁不知道,叶修和楚云秀两大烟枪队长,无人能敌,又有谁能真正阻止得了他们抽烟呢?

 

倒不如投其所好,说不定就给自己加分了。

 

周泽楷抱着一试的念头,在天色剧变之前进了店。拜末世所赐,那些往日里颇为名贵的香烟都成了无人问询的物件,装修奢华的展示柜里还剩了不少。周泽楷不认烟,单凭包装狡猾地挑了条印满洋文的进口烟,心下暗自猜测着叶修拿到礼物时兴奋的样子,不禁窃喜。

 

可老天爷不太给面子,这不,一转眼台风就蹲在海边只等着入境,狂风大作这个词都抵不上这小公主暴脾气的一星半点,也是周泽楷艺高人胆大,不然连广告牌都能卷上天的台风里,谁敢出门找死?

 

周泽楷本来是抱着一心喜悦和期待回来的,结果顶着一身湿衣推开叶修的门,火热的心瞬间被泼了一盆凉水。

 

莫凡和叶修的姿势着实有些暧昧,从叶修搭在莫凡肩上的手,到莫凡睡着的躺在叶修膝上的脑袋,无处不体现出两人的关系非同寻常。

 

哪怕叶修真心没什么别的想法,那也架不住周泽楷看到了胡思乱想啊。

 

那条烟被周泽楷用长披风的外衣挡着,自己是湿透了但烟没什么事,他看了看叶修和莫凡的姿势,没做声,把烟拿出来递过去,叶修小心翼翼前倾着身子接过来,生怕把睡熟的莫凡吵醒。

 

周泽楷心里愈发不是滋味,可他沉默惯了,这时候非要说些气话临时也想不出来。心里难受的慌,就像万千虫蚁在他的五脏六腑里爬来爬去,还逮着他的心尖磨牙,毫不留情地啃食着。嫉妒和愤怒化作数条锁链,牢牢缠着他的心脏,它们叫嚣着,咒骂着,恨不能逼迫周泽楷出手把躺在叶修身上的家伙磨成粉,碾成灰,扔到海里去。

 

理智快要崩盘的时候,叶修终于扯开香烟的外包装,砸吧砸吧嘴熟练地叼了一支,开始四处找打火机。周泽楷察言观色的本事都用在叶修身上了,他从叶修侧后方的床头柜上拿起一个瓶身的印字都快被磨没的打火机,送到叶修手上,还不忘压抑着内心的古怪,奉上一张足以虏获万千少女芳心的笑脸。

 

叶修乃常人,常人都是拒绝不了美人的,更何况是美人讨好的笑容呢?他点了烟,享受地吸了一口,等那烟气从肺里绕了一圈再徐徐呼出来,尽数撒到周泽楷的俊脸上。

 

“不错嘛小周,这万宝路冰蓝滋味我已经很久没体验过了,这玩意儿贵,我平时都买不起的。”叶修持续吞云吐雾,莫凡似乎闻到了烟味,有些难受地皱眉,叶修连忙挥手想要把烟气散一散,“唯一一次有机会抽这烟,还是沐橙他哥跟人打赌赢了赛,对方脾气好也懂理,说做个哥们儿就塞了他一包——最后还不是被我抽完了。”

 

周泽楷扯着嘴角笑了笑:“喜欢就好。”

 

喜欢的话,他至少没那么难受了。他想着,眼神又挡不住地朝莫凡看过去。

 

个子不高,长得太嫩,没我好看。周泽楷刻薄地想,可他还是乖巧地不吭声,只是用那双摄人心神的眸子黏住叶修,饱含深情。

 

深情再深也不过是发乎情止乎礼,周泽楷盼着对方给他哪怕一丝微弱的回应,但他注定得不到,就和其他人一样。

 

情深不寿。

 

这个道理叶修懂得太早,也懂得太过突然和残忍,他宁可把所有的深情都留在年少轻狂的岁月,留给那个寿元已尽的人,也不肯把它扯出一丝,送给新的人。

 

时间线拉的太长,窗外的风雨渐渐减弱,甚至有一簇阳光撕开墨色云层,温柔而坚强地落入凡尘。

 

周泽楷没再说话,因为叶修也不再说了,烟雾缭绕的房间里莫凡仍枕在叶修膝上熟睡,周泽楷不顾浑身湿淋淋的,固执地陪着叶修,仿佛和他呆在同一个屋子里,周泽楷对于他而言就是特殊的存在一般。

 

就算是幻想,也好歹是念想。

 

台风彻底过去的时候,叶修扶着莫凡的脑袋,把他挪到自己床上躺着。莫凡没醒,叶修已经抽完了第四根烟,他站起来推了推立在一边装作蜡像的周泽楷,声音被烟浸得略显沙哑:“去洗澡吧,别着凉了。”

 

周泽楷没动,大有一种赌气的状态——凭什么听你的?

 

叶修叹了口气:“一会儿我去找江副队有事,你先洗个澡再陪我去,行吗?”这次叶修学聪明了,他在句末加的那句询问简直就是一把丘比特的金箭,还是受到诸神赐予潘多拉的美与魅所浸染过的,一箭下去,周泽楷立马丢盔弃甲。

 

出门的那一刻,叶修习惯性回头,却忽然一阵头晕目眩,最后只剩下窗外夺目的阳光深深镌刻在记忆里。

 

“叶修!”黄少天的声音,“你怎么了?!”

 

叶修躺在蓝雨给他准备的房间的床上,被黄少天抱在怀里狠狠摇着,黄少天的表情简直和死了老婆没差,吓得卢瀚文缩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

 

总算等到叶修从混乱的记忆中爬了出来,黄少天只觉得叶修终于没昏迷着还哼哼得令人心疼了,好歹是放下了大半个心,可叶修没说话他就还是扔不下最后那一点悬空的。

 

“少天,你,干嘛呢?”叶修狠狠甩了下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现在这个场景意味着什么,半晌之后理智回龙,他才想起来自己是被黄少天从海边救回来了。

 

救?

 

对了,他是怎么从上海到广州来的?

 

记忆的乱流还在脑海里横冲直撞,他实在理不清在轮回还发生了什么,不过就目前的状态来看,最后他面临的情况肯定不理想,毕竟只剩他一个人……要如何才能尽快恢复记忆呢,或者说,要怎样才知道他为什么会丢失一段记忆呢?

 

思索再三,叶修开口问黄少天:“你们这,有医生吗?心理医生也行。”

 

叶修有要求,黄少天自然有求必应。他觉得自己和《哈利波特》里,霍格沃兹学校里的有求必应室可以拜个把子,虽然这样多半会被人嘲笑成恋物癖。

 

医生是队里一位后勤人员的丈夫,末世后为了保护妻子很快找到了蓝雨,在收到工作地点沦陷之后,决定就在这里住下来继续做老本行。

 

由于器材缺乏,医生只是把检查了一个大概,听叶修自己描述自己的状态,给出了轻微脑震荡的定论,他还加了一句“也不排除是患者遭受重度社会心理压力后,身体机能判断行为协调等原因会造成身心崩溃,最终自我调节后意识改变,发生心因性失忆症。”

 

“……”

 

“通俗一点就是压力太大自我逃避后的失忆。”

 

压力太大这一点在末世之后几乎人人都一样,叶修不是一个受到压力就会自我崩溃的人,如果他真的因为心理状态而失忆,那么当时发生的事情一定是非同小可的。

 

黄少天心理下了这个定论之后,对叶修之前的遭遇更是只字不提,生怕他想起来之后接受不了做一些自我伤害的事情。当然叶修对此嗤之以鼻,可在人家的地盘上又不能太肆意妄为了,只好由着黄少天去。

 

眼见着一个月都过去了,叶修还是打听不到同伴们的消息,只是每天呆在蓝雨被黄少天好吃好喝地养着,喻文州有空了来看他,两人会讨论一些关于未来发展的事,可由于思想差异太大,总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不欢而散。

 

可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叶修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反驳喻文州试图把基地做大的想法。想久了就又开始脑仁疼,他不是个乐于自讨苦吃的人,于是洒脱表示不想了,拆了袋卢瀚文“进贡”来的薯片。



------------------------------------


居然双更了,我真勤劳

总觉得写到这里了就想拉快进,不然总有小伙伴说看得懵逼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