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当老叶一觉醒来变成美人鱼(1)

突如其来的脑洞,小学生文笔

半夜发文我果然耿直

角色ooc,跳坑请谨慎

人类联盟攻们X人鱼叶


(☆_☆)


1.
叶修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浴缸里,他有些发懵,习惯性地摆了摆尾巴。

等等,尾巴?

哗啦一声,门被推开了,方锐端着一个盘子走进来,靠在浴缸边上。

“哟老叶醒了啊,昨晚玩得够嗨变回原形了自己还不知道吧?要不是我手快把你抱回来,你估计现在就在解剖室或者博物馆了。”

叶修没看他端了什么,也没呛他,一脸呆滞地摇了摇尾巴,最后悲伤而愤恨地确定。

卧槽,这玩意儿是真的!

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手抬起来的时候还看到了连着指缝的蹼,跟某种特爱半夜吵闹扰民的两栖动物极像,手臂外侧还生了鳍。

叶修惊讶之后,迅速伸手探到某个关键部位,仔细按了按发现男性特征被裹在厚厚的鳞片里面了,不仅舒了一口气。

虽然变成了隐藏状态,但万幸还在。

这间酒店的浴室极为奇葩,居然在墙上按了一个巨大的镜子,叶修回过头就能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他沉默了两秒之后,深深被自己的外表所迷惑。

“无论是不是人,哥都一样的帅气呢。”

方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老叶你不是吧,这么顺利地接受了自己变成人鱼的设定吗?这时候应该惊讶一下然后一副'啊,不要不要,人家才不是怪物呢!'的样子才对吧。”

叶修扯了扯嘴角:“点心大大你的观察能力需要回炉重造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接受这个设定了?”

方锐认真地上下打量了叶修一番,目光如果化为实体,那叶修就可以去告他X骚扰了。

接着他一本正经地说:“两只眼睛。”

“……”好像并不能反驳呢,叶修看了一眼镜子里的人鱼修,再次被自己帅得陷入了沉思。

沉默片刻,叶修的脑回路走上正轨,他试图分析自己突然从唯物主义蹦跶到西方魔幻的世界的原因,努力翻找记忆,但酒精麻痹神经后的断片状态就跟记忆被系统删除一样,再怎么掘地三尺也一无所获。

既然自救不成就只有靠外援了,他看着身边唯一的活物,发出了求助:“你还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了吗?”

方锐被叶修时不时掀起一圈波纹的暗红色尾巴惹得心神不宁,思绪早飘到少儿不宜区欣赏某种爱情动作电影去了,被叶修乍地一问打得回不过神,一个顺口暴露真相:“为了争谁和你一个房间睡觉孙翔和包子险些动手,最后苏妹子调节说不如玩狼人杀,胜负定房间。”

啥?胜负定?狼人杀最后活下来的应该不止一个吧喂!

那样不就不止一个人和我同床共……呸!同一个房间了吗?!

算了先不纠结那些有的没的,叶修接顺着这个思路继续问:“昨晚玩完狼人杀之后谁给我灌的酒?”

方锐挠了挠脑袋:“灌酒?我记得……应该是蓝雨的,喻文州还是黄少天呢?”

“那一会儿我们去找他们直接问吧……等等方点心大大,你端的什么东西?”

“哦!我差点忘了,是给你的食物……”

方锐语音未落,叶修一爪子把盘子抢过来,接着房间里陷入一阵死寂。

片刻后。

“这尼玛!这不是鱼食吗?!!”

“对啊,我们家鱼都爱吃这个,我妈用这个把它们喂的白白胖胖的。”方锐一脸无辜。

叶修想揍人,人鱼用鱼尾扇死人不犯人类的法吧?





2.

最后叶修赏了方锐一尾巴水,淋得方锐重新换了一身衣服,才跑去把蓝雨正副队长叫过来。

黄少天一见叶修先止不住地狂笑,接着在叶修委屈的眼神,和喻文州看见叶修眼神后温柔的,就冲着黄少天一个人去的微笑下闭了嘴。

“老叶你怎么变成鱼了,你知道你躺在水里的样子很容易诱惑人犯罪吗!”黄少天义正严辞。

喻文州温柔地摸了摸叶修尾巴上的鳞片:“前辈的尾巴真好看。”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了看黄少天又挪到喻文州黏在自己尾巴上的手上:“剑圣大大你自己思想腐朽龌龊就不要说出来带坏别人了……还有你啊,喻文州,别以为你手残就能当咸猪手学人玩X骚扰了,快给我挪开!”

“不,前辈的尾巴那么好看,摸起来很舒服。”

好小子你是舒服了,我不舒服啊!有本事你再把手往上挪一点,哎呀卧槽还真挪啊,别别……

“呃嗯……啊……”叶修情不自禁哼哼出声。

正巧张新杰遇见苏沐橙,听她说没找见叶修让他帮忙去看看,他想着去问问同是兴欣方锐吧,结果门一推开就听到叶修暧昧的哼唧声。

声音是从浴室传来的。

张副队推了推镜框,坚定地一脚踢开浴室门,出现在他眼里的画面是三个对叶修上下齐动手的男人,而被动的主人公仰起脖颈面色chao红,暧|昧的叫声从某人嗓子眼里飞出来,落到张新杰耳朵里。

张新杰深吸一口气,猛地关门,接着默念三遍“我看到的都是幻觉”,又猛地打开门。

叶修躺在浴室里,有气无力地冲他摆了摆尾巴:“你……你不会也要来吧?”

张新杰想,自己大概要背叛革命了。






——————tbc———————

写个短的试个水,换成逗比画风还不太顺手呢



评论(7)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