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当老叶一觉醒来变成美人鱼(2)




3.


一本正经如张新杰之流,果然还是做不出对叶修上下齐动手的猥琐举动。

但自己不上手就意味着也不准别人上手,由此,叶修终于在他的帮助下,成功把自己的尾巴从一堆心思不纯的家伙手里拯救下来。

“所以你们确定我刚被灌醉的时候还是人类的样子,是吗?”

叶修手上动作不停,似乎比起别人来说,对自己身上这一夜之间长出来的尾巴更饱含着探索发现一样的好奇。

打掉那几双咸猪手之后,叶修自己接着刚才人家没做完的套路玩起自己尾巴上的鳞片和尾鳍来。

喻文州眼波流转,黏在叶修摸自己尾巴的手上,不一会儿眼神顺着叶修的手收回来,敛住嘴角的笑意,又装回什么都没看见的模样。

他很肯定地点点头,一副“你如果发问我一定知无不言”的表情。

他身边的黄少天就显得有些欲言又止,端着杯子往嗓子里灌了几口,果汁滑过喉咙,或许是思绪不定,他竟然被呛地咳嗽个不停。

“说吧少天,我知道你有话藏着。”叶修尾巴摸习惯了,却突然发现少了点什么东西,指间总夹着的烟没了踪影,“点心大大你把我烟扔哪去了?还不快给哥拿过来。”

黄少天见叶修指使方锐去了,暗自庆幸以为逃过一劫,还没吐出一口气呢,叶修又点到他了。

“我说黄少天你还真是学小周学习惯了啊,这沉默寡言装聋作哑的可不是你的风格,这么明显心里头有事,你还能瞒着不成?”

叶修接过方锐递来的烟点上,十分愉悦地感受尼古丁在肺里翻腾,摆了摆尾巴将水拍到黄少天身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亲,你要真知道我怎么变成这样的就赶紧给观众老爷们揭个秘呀……憋久了小心憋出痔疮啊。”

“噗嗤”喻文州很给面子地笑出了声,想了想黄少天才是自己人,又把那笑给塞回去了。

黄少天已经连着快一分钟没吭声了,叶修估摸着他也快忍到极限,最后连刺激都不用,剑圣就乖乖交代了。

“看你喝醉了,队长又被楚云秀那个喝醉了不认人的老烟枪拉着拼酒,我就琢磨着给你直接带回去休息。可是我……老叶你该减肥了。”

“哈哈哈哈哈哈……”方锐指着叶修笑得仿佛中了风。

叶修回他一抹娇羞的微笑,美人计迷惑敌军之后,带着冷冰冰的水花,一尾巴扇在方锐笑僵了的脸上。

“继续笑啊,点心大大。”叶修说。

他的微笑在这一刹那,及时换成了皮笑肉不笑。




4.

好在黄少天的有效情报还没有套出来,方锐暂时当不成叶修针对的重心。

他心有戚戚地缩在角落,怀抱鱼食瑟瑟发抖。

“再装被欺负的小媳妇儿,你就抱着鱼食一起给我圆润地滚开!”

方锐放下鱼食的盘子,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乖乖站回了叶修身边。

黄少天也没再卖关子,老实交代后来是周泽楷帮着把叶修扶到了休息区,之后两个还没喝断片的人又被其他醉鬼们拉走,叶修就一个人躺在了休息区的沙发上。

“好你个黄少天,居然直接把堂堂荣耀大神扔在沙发上不管!”

“搞什么啦,老叶你这不要脸的,有谁管自己叫大神的?!不要以为你变成人鱼了就可以把人的脸皮扔掉了!”黄少天呛声。

叶修努努嘴,吐出一个烟圈:“你什么时候见我要过脸啊?”

这话说的,似乎没有任何毛病呢。

张新杰尴尬地推了推滑下来的镜架,不知如何接话。

喻文州瞄了一眼黄少天,默不作声地挤开张新杰,抵达距离叶修最近的位置。

看着叶修的侧脸,他忽然睁大了双眼,似乎在蓄力和王杰希争夺外号:“叶修你脸边上的是什么?!”

“什么什么……”叶修若无其事撩开头发,指着自己脸侧的鳃,“你家鱼没鳃的啊?”

黄少天蹦跶出来附和,手还不带歇地伸长了去戳叶修侧脸:“真可爱!老叶你看你看——好吧你看不着,这就长在你脸上——你的鳃一碰就会抖,和含羞草一样。你看镜子,镜子里看得见!”

喻文州微笑着抓住黄少天的爪子,温柔而坚定地从叶修脸上挪开:“少天,我说的可不是他的鳃哦,你仔细看看,他脖子上是什么?”

黄少天觉得自家队长笑里藏刀的意味太强,小动物的本能发作,学着方锐一样乖巧地准备躲一边去,可又被张新杰低沉的嗓音里那压不住的愤怒给吓了回来。

“叶神,你脖子上的东西是谁干的?”

“啥玩意儿?”叶修本来蹭着自己的鳃玩呢,一脸疑惑地摸到脖子上,但摸也摸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娴熟地推开方锐,看向镜子。

只见一个微微偏红的吻痕印在脖颈侧面,仿佛张牙舞爪的海怪正冲着在场众人耀武扬威地宣誓对叶修的主权。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能忍!

黄少天抄家伙就想搞事,被张新杰和喻文州拖住了。

在叶修一脸不知情的无辜表情下,在场众人决定成立一个临时调查组,势必要捉住不按理出牌,在全联盟都排着长队的时候,插队将叶修拿下手的家伙。

“为了老叶的贞操……啊!老叶你别打,我换个词儿!”黄少天咳嗽了一声,“为了联盟的和平,我们肩负起找到那个不要脸亲老叶的混蛋的重要职责,势必要在下一场比赛之前把罪犯绳之以法!”

说着,众人举起虚假的杯子——酒店送的一次性纸杯,装着虚假的酒——刚烧好的白开水,用叶修起誓,敬他们虚假的(划掉)真挚的盟约友谊。

叶修翻了个身,尾巴又掀起一串水花,挨个淋在四个大男人身上。

谁亲的呢?摸着脖子上微微有些突起的痕迹,叶修想。

似乎最后模糊看见的人……

对了,谁来着?


————tbc—————


(☆_☆)

没毛病!又是深夜发文啦!

总觉得这个脑洞也会越写越长了😔

逗比风还是不太容易把握呀

过两天吧各位小天使们点的文写了,开学之后真心忙成狗Orz

评论(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