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18]

私设一大堆,角色ooc


好久不见啊,最近实在忙成狗,抽点时间写一点,果然开学了就逗比不起来了……先写这篇吧,其他的债总会还的!


——————————————————


第一章(18)

 

这日的风有些腻了,粘粘的,扑在身上像是带着糖分的碳酸饮料淋了上来。

 

叶修抽完最后一根烟,趴在阳台上,像只软脚虾。

 

这烟还是他套路隔壁不到五岁的小女孩从她爸爸那里顺来的,隔壁住着一个外来的异能者,妻子葬身尸潮,单亲爸爸带着小姑娘受了不少罪,最后靠着还算不错的辅助性异能投靠了自己高中时最要好的哥们,就是那位蓝雨的医生。

 

单亲父亲不好当,加上末世之后生存条件急转而下,为了养好自己年幼的女儿,他得想尽办法拿到更多的物资。

 

和叶修不一样,普通人在这里都是要奉行“等价交换”原则的,你付出了多少,为蓝雨带来了多少利益,你才能获得同等的回报。

 

妻子的死亡带来的打击,加重了这位年轻父亲的心理压力,结婚后就戒掉的烟兜兜转转又重新拎回手上。小姑娘目睹了母亲的死亡,即使被父亲死死搂在怀里遮住双眼,也只是徒劳。当世界都被污浊吞噬,年幼的孩童并不会因为年纪尚小而受到特别的优待,反而会更快失去生存能力。

 

女孩知道,是父亲作为自己的保护者使她有幸继续存活下去,一夜之间蹿升而出的成熟并不完美,但她还是尽可能的想要成为独当一面的人,至少要保护好父亲,不能让他和母亲一样弃自己而去。

 

她知道父亲抽烟不好,可又苦于没有方法劝诫,这下倒好,某人凑上了帮了忙。

 

于是在叶修那张人畜无害的脸暂时收住了嘲讽的微笑,换上一个温润儒雅堪比喻文州的表情后,小姑娘被他三言两语骗去摸走了她爸所有的香烟存货——其实也就一包半红塔山——尽数交给了“能帮助爸爸走处困境安心戒烟”的叶修叔叔。

 

事后叶修还真装模作样以过来人的姿态,嘴皮子上下碰了碰,把握住中心思想里小姑娘和她已逝的母亲,语重心长地将心灵鸡汤泼了人家父亲一脸。

 

他嘴里叼着人家的烟,喉咙里冒出的全是正经八百大仁大义,可能是多年嘲讽人的经验增加了嘴炮值,他三两句把人父亲说得勉强蹭掉眼角快要掉落的泪珠,才好险没当着外人哭出来。

 

这位模范父亲自认都是自己不关心女儿,反倒让黄发垂髫的稚儿操心,心里越发不是滋味,痛定思痛,和女儿保证此后绝不再抽烟。

 

这事儿结得快,快到叶修在小姑娘凑上来吧唧了他一脸口水后,他都还没愣过神。

 

这么好哄的吗,本来只是利用小姑娘给自己摸点烟沾个味儿解解馋,还早已做好了发展小姑娘这条香烟来源线,神不知鬼不觉蹭点人老爸的烟。却没想到自己嘴炮功夫过硬,活生生把自己给坑了。

 

这下倒好,小姑娘家庭和睦,但自己的烟源却没了——还是被自己作没的。

 

他看着小女孩献宝一样递过来的彩虹糖,在心底悄悄叹了声气。

 

算了,这样也挺好不是?总好过他孤家寡人,还得靠这些令人沉迷的东西自我麻痹。

 

风腻得快渗出糖来,叶修把床头柜搬到阳台,强行当做板凳用,背靠着栏杆,眼神时不时往窗外飘着。

 

他总觉得自己这是要等什么人,不由自主就开始寻觅,可半晌之后又开始头疼,回忆断了线,着实想不出自己是想要做什么。他的直觉往往很准,有时准过头了还会被苏沐橙调侃怕不是兄妹是姐妹吧,比她个女人的第六感都靠谱。

 

对此叶修总是一笑而过,可没想到末世来了,这堪比玄学的直觉竟虚虚实实救了他好几次。或许称之为运气更合适。

 

他靠着靠着眼睛就有些睁不开了,活像被用蜂蜜黏住了眼皮,纤长的睫毛上下打架,挣扎了一会儿之后理智彻底掉线,迷迷糊糊地就睡过去了。

 

裹着一件尺寸偏大的风衣,无助地蜷缩在阳台上,把床头柜当成了凳子坐着,整个人缩成一团睡着了。海风摇动着他鬓角微长的发丝,他看起来像是要醒了,可仔细看下去又更像是在做噩梦,表情看上去仿佛受到了什么令人悲痛欲绝的刺激。

 

黄少天刚踏进屋子就看到这一幕,心脏瞬间被揪了起来。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