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梦魇[一/19]

角色ooc,私设一大堆


————————————————————


19.

 

叶修睡得不安稳,眉头拧成一团。他双手抱胸,似乎是要把自己藏起来,行为上明显展示出了他对自己目前生活产生了浓浓的危机感。

 

他感到不安,为什么,难道在自己身边都不能使他安心吗?黄少天在叶修身前站着,心里想。

 

人类的情感往往不受控制,尤其涉及到喜欢的人时,理智和悬架上的吊桥差不了多少,骡马载着过重的感性路过,分分钟桥毁人亡。

 

叶修蓦地开了口,撕心裂肺地叫着一个名字。可窗外的风变大了,刮在四周的广告牌和门窗上,猎猎作响,黄少天有些听不清他在喊谁。

 

管他在喊谁呢,这天气阴晴不定的,指不准三秒后倾盆大雨砸一脸,总不能让叶修一直靠阳台上睡着吧?

 

他把叶修打横抱起,将他的脑袋靠在自己胸前。

 

叶修轻了,一个将近一米八的大男人抱起来,和当初赛后聚会玩国王游戏,被捉弄着抱楚云秀的感觉差不离。他到底是经历了多少,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从阳台回房间不过几步距离,黄少天抱得轻松,可迈起步子来倒有些一步千斤坠的错觉,走得越发缓慢,恨不能一直抱着不放,就这样抱一辈子也不错。

 

他把叶修抱到床边,内心天人交战,最终还是舍不得放下,就这样让叶修靠在自己胸前继续睡着。他倒也不嫌累,毕竟要保持一个姿势僵着不动,换谁都会觉得辛苦,不一会儿他的肩膀就酸了起来。可他想,这根本不算难受,这不该叫累,这是甜蜜的痛苦。

 

虽说是痛,但苦楚不复,漫上心头的都是浸了蜜意的甜。

 

黄少天垂眸,印入眼帘的是叶修柔软的发丝。黄少天年幼的时候听老人说,头发柔软的人都是温柔的典范,发硬心硬,发软心软。叶修的头发软得像是刚剥出的蚕丝,按理说合该是温柔绅士的家伙,但这么多年下来,他还真没看出来这家伙哪里温柔了。

 

叶修嘴里还在嘀咕着那个名字,有气无力的。黄少天不禁好奇起来,究竟是谁会让他如此心心念念,梦魇之中都念念不忘。

 

他凑得进了些,叶修却闭上了嘴,一声不吭了。

 

真是过分,黄少天想。

 

思绪这种东西总是没有边界无法阻止,一旦开启了那扇门,思想跑到外太空去都是有可能的。

 

他开始幻想如果当初陪伴在叶修身边的不是苏沐秋而是他,那现在会不会有不一样,他又在想如果叶修退役后就到了蓝雨,那他是不是会近水楼台,他又在想,要是末世之后叶修离开了杭州直奔广州的话,可能他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副被噩梦纠缠的样子了。

 

但思绪飘远了之后,又被叶修一声几乎是尖叫出的“不要”给硬拽了回来。

 

黄少天伸出手指抚平叶修紧皱的眉头,单手扯过被子给他搭上。他看了眼因为一直抱着叶修而腾不出手关上的门,风更大了,把窗帘也带着飞舞,不时打在落地灯上,而那穿堂风也很不老实地落在叶修身上,将他的皮肤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叶修不安地往黄少天怀里缩了缩,惹得后者瞬间全身僵硬,老叶这么主动的吗?

 

虽说黄少天嘴上总是得理不饶人,但也知道叶修多半是被噩梦吓得找个依靠,他不是唯一的选择,但目前的确是唯一的。

 

叶修还没醒,黄少天觉得自己该叫醒他了,不单是他需要去关门,更重要的是叶修他如果继续被噩梦刺激,黄少天看的会很心疼。

 

也不麻烦黄少天,叶修没来由地就睁开了眼,他的瞳孔还散着,四周的一切都有种不真实感,他还没从梦境里彻底脱身。

 

“小周!”他似乎以为抱着自己的人是别人,他根本没有思考过黄少天这个选项,“你还活着?”

 

这下黄少天彻底傻眼,他出众的语言能力在叶修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杀伤力,在那个名字脱口而出的瞬间,他已经丢盔弃甲。

 

比起怀抱中挚爱之人喊着别人名字更惨的事是什么?当然是挚爱的人并不知道自己爱他,而他喊得那个名字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得到了爱人的爱。

 

难道他又输了?不带这样的吧,这次明明他才是先来的那个。

 

黄少天安抚地拍了拍叶修的肩,对方似乎也缓过劲来了,可叶修彻底清醒之后就把梦里发生了什么忘了个干净,他好奇地问黄少天:“刚才我说了什么?”

 

“没什么。”黄少天咽下心底的苦涩,他忽然想起叶修来这里之后最爱穿的衣服是一件完全不符合他往常穿着习惯的风衣,风衣啊,那是周泽楷最常穿的不是吗。

 

这么想着,他满心涩意地回道:“你在夸我帅呢老叶。”

 

叶修看他油嘴滑舌的样子自然是不信的,从黄少天怀里蹭出来,叶修试图回忆梦到了什么,但很快头疼欲裂,阻止了他继续自虐地回忆。

 

黄少天却瞥开眼,不敢再一直看着叶修了。



——————————


还是很短小啊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