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伞修】花落叶不归 (一)





高亮排雷:
1.all叶向,大家都对老叶有箭头,主伞修cp
2.私设老叶是摄影师,荣耀只是个普通网游,每个战队的人都在自家公会。老叶的朋友还是职业圈里那几位大佬,但大家都只是玩游戏不是职业选手了。
3.ooc有,私设一堆。
4.灵感来自微博一位太太的脑洞梗,太太说了可以用,最后一章会标注梗和来源。

———————————————

1.

前些天日子冷了,叶修忙着出差,走南闯北的没个定性。父母念他念得紧,也不知道这个不会照顾自己的死小子有没有记得加衣服。

结果这家伙电话不接微信不回,若非时不时出现在朋友圈里的风景照,都不知道他是否人间蒸发了,最后叶母忍无可忍地派叶秋去抓人。

叶秋只觉得爹妈不是自个儿亲的,哪有亲妈一来就给扔个地狱级难度的任务到自己儿子头上的?

找叶修回家,这难度简直堪比让公主去把巨龙抢回来做压寨老公。

主要叶修这家伙常年行踪不定,除去过年和父母寿辰那几天能勉强自觉滚回家呆着,其他时候影子都见不着。

仗着自己摄影师的身份,美其名曰“开眼看世界”,一年到头世界各地飘,三百六十五天就五天在家。

前几年叶修还在自家公司的文化部门挂着职,起因是叶父他老人家见不得自己这成天不着边的大儿子全国到处浪来浪去,毕业了两年不回家继承家业,也没找份像样的正经工作。

于是太上皇下令给叶秋,命他赶紧将叶修诓回家,给人挂了一个特约摄影师的身份。

对此叶母很满意,一是好歹有固定工资了,不像摄影师这类工作忙的时候壕得漏油,闲的时候上顿有了没下顿;二是无论他再怎么溜达,只要身在国内的分公司,那都还自家人眼皮子底下。

当时这个决定叶秋是坚决反对的——“妈,我哥他什么时候定过心?您这一招也没用,当心逼急了他不在国内呆着,全世界漂去。”

叶母慢条斯理地抿了口茶,将手中的闲书翻了一页,和兄弟俩酷似的眼斜斜扫过叶秋,目光仿佛带着刀子,噌地划过寒光:“你以为我不知道头几年是谁不听我的话偷偷接济那个混小子,导致他现在有了资本不回家的?”

叶秋无声地咽了口唾沫,冲他们家太后大人扯出一抹假得没边的微笑。

讨好的神色过于明显,被太后直接按了回去:“别和我来这套,我就等你哥带着他那个宝贝相机到你面前报道,记得拍张照给我。”

这下子可难倒叶秋了,动用了一切关系,从发小到各类合作伙伴,最后终于在某位爱玩游戏的连锁网咖老板那要到了叶修游戏中好友的联系方式,自己还借了小号潜入敌营,加了叶修的工会,慢慢打入敌军内部,最终艰难取胜,将人拐了回家。

对此他真的十分感谢那位姓陈的女老板,若没有她,估计他的皮已经被见不着大儿子而焦虑盛怒的叶母扒掉了。

2.

但俗话说的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墨菲定律白纸黑字写着厄运总会在预料中出现,过了叶母扒皮这关,强行把他哥从杭州骗回了北京还没到三个月,那个特约摄影师的牌子都没捂热乎呢,人又不见了。

好在叶修也不是个没脑子、一味玩叛逆的年轻小纨绔,他贼精贼精地溜达去了青岛,一屁股坐在韩文清办公室,瞪着一双看似毫无攻击力的下垂眼,溜圆了盯着韩文清,眉目如画,含情脉脉:

“老韩,你就舍得这么对我吗?”

韩文清骤然捏紧了杯子,力气大的吓人,顶尖的金骏眉红茶在杯子里瑟瑟发抖。他深呼吸了两下,额头青筋都快绷不住了,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叶修你还要点脸吗,装女人装惯了,撒娇都不打草稿的?”

叶修莞尔,笑意足以吓得被他在游戏里坑过的人都抖三抖,要叶秋看见了能再多抖几下。

他温柔而毫无压力地说:“撒娇要什么草稿,老韩你就老实交代了吧,你要听就借个电脑给我,我立刻把'忧郁小猫猫'登上,我u盘里有安装包,等我变声器安好了继续给你撒。”

韩文清忍无可忍,就当他脑门上都快被青筋占满的时候,张新杰恰到好处推门进来,虽说见到叶修有些惊讶,但表情很快恢复正常,三两句扯清楚了叶修来投奔韩文清的原因是“青岛有分公司,之前是被陈果出卖了,等爸妈消气了就走”之后——

韩文清的健身馆多了一个蹭饭的人。

在接下来的半年多时间里,叶修每隔两周都会去自家分公司报个到表明自己还活着,剩下的时间几乎就是泡在了游戏里。

他泡着打游戏也算了,可这成天窝在健身房前台蹭网打游戏是不是过分了点?

韩文清实在没忍住,在叶修第十三次拽着他PK——没毛病,在健身房登游戏到竞技场pk——之后,他终于问出了憋在嘴里欲言又止了两个月的问题:“你为什么不出去拍照了,女装摄影师。”

“去去去,瞎说啥呢,哥什么时候女装过?你怕是太久没仔细欣赏过我帅气的身姿有些健忘了吧,别是老年痴呆,”说着叶修还自己就被韩文清变老的画面逗乐了,“哈哈哈哈……”

最终这问题还是尽职尽责的健身馆合资人张新杰同志摸透的,叶修说他之前浪的太狠,把爹妈得罪的有些厉害,连原来唯一向着他的弟弟也惨遭背叛,如此“众叛亲离”的时候如果暴露了行踪更是死伤惨重。

“所以你这段时间怎么活的,收入来源呢?”

“这还不简单,”叶修打开自己的小笔记本,熟练地点开标题摄影的文件夹,里面数十个大大小小的文件夹标注了全国不同的地名,“我还有那么多图没修完,修完了投杂志社不就有钱了?”

张新杰:……这种话听得人很想揍人怎么办?


3.

万幸的是,叶修在彻底激怒韩文清之前得到了可靠消息,最近公司忙着把子公司上市,叶秋焦头烂额没精力管他,而太上皇携手太后度假南极,目前正忙着和企鹅群合影,更没空理他了。

紧接着,叶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拾行装,和收留了自己小半年的韩文清发了微信道了谢,送了老韩一箱稀有材料喊他得空给大漠孤烟升级下装备——免得老胳膊老腿了装备还跟不上,更打不过小年轻了——提着箱子就直奔机场。

韩文清晚上到家的时候忽然看到书房的灯是暗的,心里边就是一急,他手机今天被人摸了,一整天没能联系叶修,这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家伙现在还没到家?

他到底吃饭了没有,有胃病还敢这么折腾自己,真是胡闹!

现在灯也是暗的,他去哪了?这么晚还没回来,还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于是等他登上电脑微信一看,和叶修的对话框那一栏赫然露出几个大字“已走,勿念,人情,开仓,已还。”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沉思了半晌,恍然大悟,连忙打开游戏。果然,仓库里被塞满了各式稀有材料。而游戏留言里写的那句“好好照顾一下你们大漠孤烟”刚映入眼,韩文清嘴上便骂着“胡闹”,耳朵尖却莫名胭红尽染。

这事儿叶修肯定不知情,彼时他靠在首都机场候机厅座位的椅背上,手里抱着为数不多的行李,时不时抬头看着航班信息。

在空姐温柔的声音响起时,他才缓缓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还没登上飞机就自觉将手机关了,将机票递给检票员时还不忘冲人一笑。

重获自由的感觉真好。他抱着相机坐到靠窗的座位,娴熟地调整椅背,闭上眼。

那么下一站是哪里呢?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