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生世

            
同人设定ooc

毫无逻辑,脑洞过大,剧情单薄,长篇懒得写于是凑了个短的

一个神神怪怪的故事

all叶

(明早考试今天却开脑洞我大概是废了吧😂)
——————————————

1.

夜深,安静得近乎诡异。一弯新月悬在空中,淡淡的微光甚至不如身旁最亮的星点。

 他抖了抖手上的烟,烟灰随之掉落在木质的老式书桌上,烫了一道灰黑色的痕迹。他却毫不在意,又深深地吸了一口。

 尼古丁顺着呼吸道进肺里旅了个游,继而原路返回从鼻腔和口中散出,他享受地微眯双眼,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青涩,稚嫩,天真。

 一切用于形容初入社会的孩子的词汇,都能加在眼前少年的身上,他实在鲜嫩得就像初春时最早绽放的花蕾,那么灿烂,却对危险毫无防备。

“你下定决心要来我这儿了?”

叶修忽然坐直身子,眼睛直勾勾盯着少年,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欣喜的莫名的激动。

乔一帆似有若无地点点头,他不太懂前辈的套路。之前他自己也确定不会被微草留下去成为正式队员的时候,叶修就对他做出了简单的邀请,但现在怎么又没来由询问他这个问题。

莫非是在试探他的决心?担心他不能接受现在的待遇吗?前辈到底担心什么呢,他现在可是个没有选择权的人呀。

乔一帆绞着自己的衣角,眼神飘忽半刻,又骤然间定了下来。他反盯回去,带着种年轻人独有的势如破竹的气势,就像当时他大胆挑战第一阵鬼那样。

   

 “我确定,”他看见叶修又吸了一口烟,并不正眼瞧他,这很不对劲,可他又说不上来。与其继续自我折磨地猜测,不如直接回答,于是他回道,“我会成为前辈队伍的一员。”

 “可不只是这样,你会成为冠军队的一员。”

叶修笑了,把快烧到手指的烟屁股揍在书桌角落的烟灰缸里。

烟灰缸里装着薄薄一层水,不知是不是故意放的,烟刚一杵进去就发出一声“滋滋”声,颇为诡异。


2.

冠军队。

说起来几乎是所有人的向往,在这个圈子里泡着的人,没有不想拿到冠军的。但冠军可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对此张佳乐算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他简直是幸运E的典型,万年老二的不二人选。而他一直以来的追逐冠军宝座,在自己做出自损八百的决定后,又一次失之交臂。

天气晴朗得发闷,整座城市化身成一个巨大的蒸笼,苏沐橙转到街角买了两个冰棍,顺手递给陪她一起出来的陈果。

 

唐柔在兴欣夺冠后没多久就回了家,说是太久没回去得去刷刷存在感,现在陈果守着店,苏沐橙守着叶修。乔一帆被高英杰拉去旅游了,罗辑受不了包子成天用小学文化般的智商烦他决定回学校帮导师继续实验研究,却被导师赶走,说他年纪轻轻应该多出去见下世界,于是被包子带着和乔一帆他们凑了个自驾游人数,去了大西北看沙漠。

 

接下来苏沐橙每天刷朋友圈都能看见罗辑发照片,按理说罗辑不是个喜欢在社交平台上展现自己私生活的人,可包子喜欢啊,自从罗辑的开机密码被他知道以后,他最爱干的就是抓着罗辑不放,让高英杰给他俩拍合照,然后用罗辑的号扔到朋友圈里。

 

“哟,包子他们今天居然去了鸣沙山。”陈果啃着冰棍把脑袋往苏沐橙那里凑。

 

苏沐橙舍不得放开自己的冰棍,干脆含含糊糊地接话:“唔……怎么了嘛?这一大片都是沙漠,也没什么好看的。”

 

陈果啃掉了一小块冰,在嘴里嚼得嘎嘣响,舌头被冻得有些难受,支支吾吾回道:“你、你不知道吗?”

 

见苏沐橙摇头,陈果忽然有了种给偶像科普八卦的激动心情,三两下啃完了冰棍,挽着苏沐橙回兴欣,边走边和她讲起了原来在网上看到过的一个传闻。

 

“我小时候兴欣刚做起来,我爸没空管我,我成天吃睡都在网吧里,客人不多的时候我就会偷偷开一台电脑搜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时候我迷上了看风景,其实是想要旅游的,但我知道没有机会,所有常常搜一些名胜古迹的图片和资料看。鸣沙山我也看过,这是在、我想想……对了,在敦煌。敦煌,知道吧?”陈果说着说着还不忘和苏沐橙交流,苏沐橙点点头,她才继续说下去,“知道就成,那个地方不是因为莫高窟出名了嘛,我就搜还有什么可以看得风景,结果就搜到鸣沙山了。”

 

“鸣沙山和月牙泉是挨在一起的,一弯月牙状的湖水就坐落在山脚,泉边是一座古刹——不过现在也满满的都是游客了,估计没有什么观赏价值。但是在这个景区里还有一株古树,准确来说其实是两棵。它们生长的过程中渐渐缠绕在了一起,还有个传说,说的是有一对相爱的恋人最终没能生着相守,最后被神灵幻化成了两棵柳树,而他们彼此之间渴望着对方,最终长成了一棵巨大的古树。”

 

“要知道那可是沙漠!能在沙漠里活下来的植物本来就不多,而它在几个世纪里风雨飘摇中屹立不倒,最终被当地人称为神树,也被当做求姻缘的神灵,人们叫它‘夫妻柳’。”

 

等陈果讲完,它们已经回到了兴欣。叶修出门买烟和两人打了个照面,虽然两人都对他的举动表示了反对和不满,但他打了个哈哈还是溜走了。

 

“这故事是真的吗?”苏沐橙也顺利啃完了冰棍,悠闲地趴在吧台后边和陈果聊天。

 

“哪能啊,这些神话传说不都是骗小孩子的吗。”陈果话锋一转,“可是总有美好的寓意在——你信不信,今晚咱们就能在朋友圈里看到这棵古树了。”

 

苏沐橙顺手翻了翻朋友圈:“不用今晚,你看他们已经发了。”

 

陈果顺着苏沐橙手指的地方看去,照片上四个少年并排站在树下。

 

阳光有些烈,晒得几人都睁不开眼,包子一把讲罗辑搂在怀里,比了个大大的剪刀手,罗辑强行勾出的笑容充满了被包子变相凌虐后的无奈。高英杰和乔一帆藏在身后的手露出了一点点,能隐约看出是十指交握的样子,两人的笑容充满了和阳光一样的温暖。

 

他们身后的夫妻柳枝繁叶茂,一抹深绿孤独地矗立在茫茫沙漠中,却并不孤单,因为他的枝干都与爱人紧紧相缠。

 

 

 

3.

 

“他们玩的不错呀。”

 

叶修突然从身后冒了出来,带着一身浓浓的烟味,熏得陈果情不自禁朝一旁挪了挪。

 

“你也有兴趣?”陈果把手机递到叶修眼前,“也不自己买个手机。”

 

“兴趣这种东西呢,都是越了解越有的,但当你已经完全知道了,就会渐渐消失。”叶修砸吧砸吧嘴,似乎还在回味烟的味道,但最近苏沐橙有意控制他的吸烟量,他还不太敢明目张胆地犯戒,“所以呀,我没兴趣。”

 

“说的就像你去过一样。”陈果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明显表示了蔑视。

 

叶修也不反驳,只是眼神暗了暗。

 

十年相处,苏沐橙可以说比叶秋还了解他,她见叶修神色不对,立马就意识到有问题。但她也知道,叶修这个人吧,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但真正在意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和人说的,一是怕人担心,二是解释起来麻烦,而且没有必要。

 

就像当时刚从嘉世退役,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周泽楷暗地里把嘉世的官方电话快打爆了,可就算苏沐橙把这事儿告诉叶修,也不见他有什么反应。还是再后来和魏老大倒腾出技能点攻略,要找轮回做生意时,才重新和周泽楷有了联系。

 

 

苏沐橙平时很乖巧,尤其是在与叶修的相处中,但今天她偏偏多问了句:“你去过吗?”

 

叶修沉默着,仿佛世界都在这一刻停滞了时间,周遭也陷入了诡异的安静,直到叶修重新开口:“去过。”

 

陈果一下子就来兴致了,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很久以前了,说了你们也不知道。”

 

“切。”陈果翻了个白眼,抱着刚才和冰棍一起买的可乐上了楼。

 

见陈果走了,苏沐橙又重新撑着脑袋看着叶修,眼神示意他继续讲下去。可是叶修还是没肯开口,用同样的眼神回看着苏沐橙,两人大眼瞪小眼半晌,提前结束假期回兴欣的魏琛操着一口浓浓老烟枪的破哑嗓子从门口喊了声:“老夫回朝啦,可有人迎接!”

 

苏沐橙知道这秘密是探问不到了,于是潇洒地甩了甩头发走去门口帮魏琛提行李。

 

叶修绕出门,又点燃一根烟。

 

他深深吸了一口,尼古丁在肺里绕了一圈从鼻腔里被送了出来。他忽然自言自语起来:“还记得吗,那个时候的事情?”

 

“是啊,怎么可能忘呢,?但是记得有什么用,过去无从改变,这可是规则。”

 

“真是残酷。”他笑着,却带着莫名的自嘲,“就算到了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我还是会想起那些事。为什么,就剩我还记得呢?”

 

“为什么,就我还被困在这里。”

 

4.

 

叶修睁开眼,面前是一片无边沧海,他看不见尽头,只有远处的几座岛屿在雾气里时隐时现。

 

他赤着脚走在沙滩上,细碎的沙粒像是流动的水,一次次从他脚上滑过。叶修身着一身长袍,纯白如雪,和他那猥琐的气质极不相配,但此时却毫不违和。他看起来是叶修,但又不是那么像,表面的感觉却更偏向叶秋了。

 

海水顺着风将盐分散在空气中,加上剧烈的阳光,带起一片腥咸。

 

可叶修却毫不在意,他还是慢慢走着,时不时走到海水触及的到的沙滩部分,等海水将泥沙带走后又走回干燥的沙滩上。他就这样缓慢而坚定地漫步,一直不停地朝太阳降落的方向走去。

 

忽然,他停下了,远处渐渐朝他靠近的是一个赤红的光点。就像太阳那样,光明而热烈,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

 

“你来啦。”叶修忽然笑了,“我还在猜,你先来还是那个绿油油的家伙先。”

 

“幼稚。”那簇光点越靠越近,变成一个成年男人的样子,他和叶修不同,他穿着战甲,且脸色坚毅,似乎是个不苟言笑的人。

 

“幼稚的是我弟,才不是我。”叶修伸了个懒腰,悠闲地样子另来人有些看不下去。

 

来人身上的火光弱了些下去,战甲上一片片暗红的痕迹就显露了出来,那是战士们的功勋,在战场上厮杀过后的证明。他还是严肃地看着叶修:“如果你不参与战争,就最好把叶秋也拉走,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是一体的。”

 

叶修突然挥手:“欸,别呀,我们只是拥有同一个神核,但可是两个不同的神魂呀。别老觉得他的决定就是我的,我们都不能代表对方的想法。我说韩文清,你这打了一半跑来找我,其他家伙不会趁机攻击你们吗?”

 

“他们才不像你这么……”

 

“怎么?”

 

“算了。”韩文清把话咽下去,他来提醒叶修就是个错,这个狡猾的家伙根本不准备参与战争。如果一直躲下去还好说,就怕他最后坐山观虎斗,等战争结束来反坑他们一把。

 

可是他为什么要来提醒叶修呢?这个问题显而易见,只是不愿意他在战争中受到伤害罢了。而做出这个决断的,则是他的心。

 

他喜欢叶修,哪怕两个部族是世代的仇敌,但既然都是神的氏族,比起那些想和凡人相恋的总还是更有希望。但叶修却是个令人无法把控的家伙,比起他在一个神核中诞生的双生弟弟,他看起来更加无害,体质也弱得多,根本连部族中骁勇善战的女战神都比不上。

 

可他却是众部族优秀神子们追捧的对象——因为他的谋略。

 

“你,有……”喜欢过我吗?

 

“什么?”叶修发现了一个被冲上岸的海螺,他兴奋地捡起来,决定晚一点送给好友的妹妹。

 

“不,没什么。”韩文清说不下去了,他只能沉默而炙热地看着叶修。

 

叶修抬头时,眼神正好对着韩文清的目光,那么温柔而热烈,于是他避开了这目光。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叶修从梦中惊醒,眼前还是兴欣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床上,连被子都没盖。

 

啊,居然又梦到那么久以前的事情了,只有自己记得一切什么的,还真是够烦的。

 

将门打开,他呼了口气:“唉,我说是谁,原来是沐秋呀。”

 

等等,原来是……沐秋?

 

沐秋、苏沐秋?!

 

他猛地抬眼,却看见苏沐橙对着他一脸担忧。

 

莫非又是幻觉?叶修眼神中的疲惫像是沉淀了千万载时光的河滩,渐渐被吞没后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深渊。

 

 

 

5.

 

叶秋有一个秘密,他喜欢他哥。而且这个秘密的时间持续了很久很久,他经常觉得这种背德的情感是源自于上辈子的,但他接受的科学教育告诉他这不可能,世界上没有神鬼妖魔,没有轮回转世。

 

但他还是觉得他和他哥是从上辈子纠缠到现在的。

 

叶修和叶秋虽然是双生子,但兴趣爱好截然不同,尤其是游戏。叶修在荣耀中的地位不言而喻,但叶秋是个完全不喜欢玩,甚至是厌恶玩游戏的人。他曾经为了叶修去了解这个游戏,但不知为何,他总是感觉有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抵抗在阻挡着他接触这个游戏,或者说,叶修身边的人。

 

他知道苏沐秋,知道苏沐橙,知道吴雪峰,知道黄少天,知道韩文清,他甚至知道所有和叶修有接触的人,可他却不愿意接触他们。

 

这毛病原来他没注意,但叶修看出来了。

 

其实这不算个毛病,按现代心理学的说法来讲,大概是心理刺激过大导致的条件反射式厌恶。这种东西就像是年轻姑娘为了减肥老催吐,吐多了就会有厌食症一样。

 

叶秋不知道原因,可是叶修知道。

 

知道又怎么样呢,就只有他一个人记住的东西,难道还翻来覆去扯着原本没有记忆的人讲个不停不成?

 

叶修最近噩梦做的频,不是说噩梦都是妖魔鬼怪,但他这梦还真是。梦里和拍电视剧一样不停打斗的神灵和妖族,或血腥残酷或傲然霸气的杀戮最终都只剩下悲哀。

 

可这梦境,是他的记忆啊。

 

黄少天暗搓搓推门进来看到叶修时,他还沉浸在不知多少年前的记忆所铸成的噩梦里,额头上渗出了汗珠,眉头紧皱,仿佛正在经历人生中最绝望的时刻。

 

这还了得,黄少天一直在心底把叶修当心尖上的人儿,哪受得了他受苦呀。

 

于是黄少天把叶修推醒了,一把搂在自己怀里,嘴里聒噪个不停,全是安慰的话。叶修活生生被他吵的忘了梦到什么,反正可以确定又是当年的记忆,只是这些老掉牙的东西怎么最近跟不要钱一样一股脑往他脑子里窜?

 

黄少天问他梦到了什么,叶修不搭理他,自顾自抽了一根烟。

 

等他一根烟抽的只剩烟屁股了,他才缓过气儿来回黄少天:“你管这么多干嘛,我说梦里我是所有人都想得到的玛丽苏,你跑来和周泽楷、韩文清还有我弟大战了三百回合,最终败下阵来没抢走我一气之下杀了我弟你信不信。”

 

黄少天没想到叶修还能一口气说出比他还多的话,愣了几秒,却又不甘示弱地回答说信:“信信信信信!你说什么我都信,但是老叶你这梦是有点过了,要是光我和周泽楷韩文清还有可能,加上队长和张佳乐我都信,但我和你弟又不熟我没事儿不杀老韩我杀他干嘛呀你说是不是,而且他是你亲弟那以后最多是小舅子又不是竞争队友我怕什么呀,你说是吧,所以下次做梦还是得讲究一下逻辑才对吧。”

 

叶修早知道黄少天的个性,也不打断,微笑着看他。

 

“或许你们上辈子认识呢?”

 

他的眸子更深了,就跟窗外渐渐占据着世界的黑夜一样。

6.

 

黄少天趁着最近蓝雨忙着给他接代言商量合同,借口爸妈喊相亲,偷偷溜来了兴欣看叶修。

 

这不是他第一次做这事儿,溜起来熟门熟路,没多久就把叶修扑到了怀里。

 

不对,是搂着。

 

“你说什么上辈子下辈子的,要我说啊老叶你就不要每次都躲着,正面回答一下我要死吗要死吗要死吗?不会死对吧,所以你能不能正面接收一下堂堂剑圣对你浓浓的爱意啊,哎哟老叶你又想逃避了是不是呀,我就知道你是个吃了就跑的人,真的要不是看你之前那么无依无靠那么可怜,我早就跟媒体爆出来你和我在一起了你信不信。”

 

叶修推开他,又点燃了一根烟:“谁和你在一起了剑圣大人,说话可是要有证据的。”

 

“你上次在轮回那边比赛的时候完了聚会喝完酒不就是我把你送回去的吗,然后你一直抱着我不放还当着我面就脱光了,你都不管我忍不忍得住就把我往床上拉还喊我和你一起睡,然后我们不就……”黄少天越说声音越大,语速也快和手速成正比了,吓得叶修只好单手捂住他的嘴,逼他把音量降下来。

 

“我拉你是把你看成我弟了,还有,黄剑圣你是不是初中生理卫生没学好,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发生guan系什么叫做单纯睡觉?我就和你在一张床上安安静静躺了一晚上,这不算上chuang好吗?”叶修忽然觉得头大,是真的脑子都快炸了,混着又要突破结界涌上来的记忆,他简直想把黄少天敲晕。

 

“老大!我和小弟我们回来啦!”

 

仿佛是怕场景不够乱,包子忽然带着大包小包闯进叶修房间,一推门就看到坐在床边凝视着叶修的黄少天,说话的声音都小了下去。

 

“哎呀,包子你回来啦,玩的怎么样?”

 

叶修最擅长的事情之一就是原地转移话题,他不想和黄少天继续纠结睡觉这个问题,再这样下去他得炸。

 

“还不错!”包子一蹦一跳到了叶修身边,“老大你看我们照的照片!”

 

叶修笑着接了过去,一眼就看见荒漠中最显眼的绿色,那棵相缠的夫妻柳。

 

“这是什么?”黄少天凑上来问,顺便还从包子手上拿了一条牦牛肉的牛肉干开始嚼。

 

“这个啊,是一棵大柳树。”叶修笑了笑,“准确来说是两棵,他们长着长着就变成一棵了。”

包子兴奋地点头:“老大原来你也知道啊,小弟和我讲了之后我还想亲口讲给你听呢。”

 

这时苏沐橙见叶修房间凑了俩多余的人,一时好奇也跟了进来,正好听到叶修提起夫妻柳,她想到上次未完的对话,不禁插了句嘴:“你不是说你去过那里吗,趁今天有空就讲讲呗?”

 

叶修看了她一眼,大概猜出了这个小妮子的小心思,他忽然有了种不如破罐子破摔的冲动,强行忍了忍还是决定就这么讲出来吧。

 

反正都新世界了,还有人会迷信神鬼妖魔?

 

“从前,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世界刚刚被盘古分开成天地和海洋,那时候还没有人类,却渐渐出现了不同的种族,神、妖、魔、巫,每一族都细分为不同的部族,神族和魔族纷争不断,在签订了一个契约,借助盘古大神留在世间的神力将世界一分为二,画出了黑暗面给魔族居住后,双方就不再有大的斗争了。但是神族内部却出现了内乱。”

 

“不同的部族为了争夺资源开始了新一轮的斗争,而每个族内最有智慧的人成为了他们的祭司,是辅佐族长的人。后来对于资源的争夺更蔓延到祭司身上,因为一个优秀的祭司会带来更多的胜利和更多的资源。这场争斗使得许多小部族覆灭,而剩下的几个部族也势同水火。”

 

“再后来,这些部族都在斗争里灭亡了,最先受难的是他们的祭司,接着是战士们,最后是普通的族人,所有人都在相互无穷尽的厮杀中失去了生命。而那个时候世界还没有轮回,死去的就是永远的消失。有一个胆小狡猾的祭司在刚开战的时候就躲了起来,他本来想最后坐收渔翁之利,但他的弟弟却成为这场战争里第一个死去的族长。”

 

“他拼着半条命救下了弟弟的神魂,把他封在弟弟的尸体里,用灵力吊着不让他消散。而之后他的朋友们挨个死去,他干脆用女娲曾经送他的五彩石炼成的神器把那些神的神魂都藏了起来,直到一切尘埃落定,远古的神族只剩下他一个人。”

 

“万幸女娲大神后来学着造人,他就偷偷把这些神的神魂都塞进了那些小泥人身体里,可是神魂太过强硬,在人类的身体里只能一直沉睡,直到人类足够强大,神魂渐渐衰弱,这些神才能重新拥有生命,作为人类苏醒。”

 

包子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他晃了晃脑袋,问叶修:“可是这个和树有什么关系?”

 

黄少天也是一脸不解,还有种又在听叶修瞎扯淡的感觉:“老叶你总说我话痨,但你看看你啊,说了半天也没把事儿说到重点上去,谁知道什么远古神灵神族战争的,我们现在要听这棵树!”

 

“闭嘴吧黄剑圣,总得循序渐进有铺垫的才是好故事啊。”叶修的烟又烧的快没了,他心疼地把快烧到手的烟熄灭,继续讲着,“这两棵树其实是两个神灵用人身苏醒后种的,一个就是那个祭司,他偷偷和自己死而复生的弟弟接触,但最后却被世界的规则所发现,为了逃避着一切他金蝉脱壳把自己的真身献祭了,只留下了他和弟弟共用的神核,两人成为了半神半人的样子。”

 

“在之后就是那对相爱而因为各种原因无法相守的恋人,他们临死前被祭司和弟弟看到了,两人同情他们的遭遇,就把他们和树相融,让他们用另一种形式活了下去。”

 

“完了。”叶修一点诚意都没有地说。

 

黄少天还在弟弟和祭司的漩涡里纠缠着,一个懵逼抬头质问:“这就完啦?”

 

“是啊,不然你还要听什么?”叶修舒服地向后靠在自己床背上,“这个故事就完了,至于其他的,等我想起来再和你们说呀。”

 

门忽然被推得更开,乔一帆涨红着脸走进来:“前辈,我……”

 

他纠结着是否说出来,在苏沐橙好奇的眼神下,最终还是对着叶修说:“我,我看见过那个祭司,还有他弟弟……”

 

“咚!”

 

黄少天忽然从椅子上跌了下去,苏沐橙惊讶地看着乔一帆,连叶修都不禁眼眸一缩。看见过,怎么会?

 

“你在哪里看到的?”

 

“……梦、梦里。我还看见了黄少,和周队,还有……还有一个和沐橙姐长得很像的一个男人。”

 

乔一帆话音刚落,苏沐橙手里捧着的茶杯就掉了下去,她忽然脑子里混成一片,有些感觉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全都涌了上来。

 

身着长袍的叶修,穿着战甲的哥哥和自己,还有披着披风的叶秋——和叶修截然不同的气质,绝对是他没错——周围还有很多人,很多电竞圈子里的熟人,韩队额角渗着雪,小周沉默着,唇边是青的,还有观战的喻队和张佳乐……

 

还有黄少天,他似乎战败了,但眼神里却闪着狠意。苏沐橙本能地觉得不对劲,就在那一瞬间利刃出鞘,猛地刺向了叶修,而叶秋挡在了叶修身前,被利剑刺穿胸膛。

 

“老叶,”黄少天忽然开口,打破了苏沐橙脑内的幻境,他忽然满怀深情地看着叶修,“我想起来了。”

 

叶修看着房间内的众人,重重叹了口气。

 

 

7.

 

“然后呢!”陈果一脸期待地看着苏沐橙,“你们都是前世的朋友?”

 

苏沐橙神秘莫测地笑着,也不回答了,边啃雪糕边笑。

 

“得了老板娘,”魏琛突然出声,“这是去年他们集体搞得恶作剧,骗得包子团团转,还以为黄少天杀人狂魔呢,吓得到处跑。”

 

陈果唉声叹气:“什么嘛,真是过分。”

 

远处靠着栏杆抽烟的叶修回头望了一眼,又狠狠吸了一口只剩烟屁股的香烟,他看着被热气熏得有些恍惚的柏油路,自言自语地呢喃:

 

“真好骗呀,就和那时候一样。”

 

 

——————————————end————————————


突然来的脑洞,乱七八糟的构思,我果然还是驾驭不了短篇,有点蓝瘦Orz

各位看官看过就过了吧,ooc严重千万别打我呀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