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周叶/七夕贺文】连朔漠(上)

 旅游日记画风 流水账记录文 


最近比较沉迷周叶,就写一片七夕贺文啦~


私设周叶已经在一起了,注意避雷哦


-------------------------------------------------------


1.

 

    飞机高悬于空,透过窗,是高低起伏、连绵而生的重重山峦。

   

随着路程的行进,入目的青山渐渐褪成一片枯黄,像极了深秋时节层叠的枯叶铺满地面的样子。不时冒出的峰顶裹着雪白纱衣,如同蛋糕坯子上淋了奶油冰淇淋。

 

突然想吃冰淇淋了,叶修想。

 

他今天穿着运动衫,身上还搭着一件不太合尺码的运动外套,似乎飞机上空调开得有些大,为了防止感冒加剧才勉为其难加上这件外套。

 

叶修把望向窗外的眼神收了回来,头等舱不大,但比起经济舱坐起来还是要舒服一点。最初为了节约他本来是打算订经济舱的,都已经把身份证号发给苏沐橙让她帮忙网上订票了,却忽然心底一软,想起同行的某人身量修长,怕是挤在经济舱的狭小空间会有些舒展不开,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让苏沐橙把头等舱的票订了。

 

他坐在靠窗的位子,身边是沉睡着的周泽楷。

 

其实由于旅游的决定来得突然,目的地每日航班有限,从浦东机场起飞近一个星期的航班都给订满了,只剩周四这班头等舱还有座,所以按理说他们也别无选择。

 

周泽楷堂姐的婚礼刚结束,作为这一代仅有的两个孩子,姐弟俩感情自小不错,堂姐婚礼他也被拖去帮忙,还顺带靠着超高的颜值被拉去给姐夫当伴郎,本来姐夫还觉得麻烦人太多不太好,姐姐一句“他小时候被欺负还都是我打回来的呢,有什么麻烦的”给塞了回去。

 

堂姐小俩口都高知,结婚的时候一人在一个研究所,家庭条件也不差,家里就这么一个闺女,想着喜庆,婚礼就办的比较大。

 

婚礼一旦盛大,要操心的事情就翻了倍,周泽楷当仁不让成为最大的劳动力力之一,叶修刚知道时还暗想他办事儿说不定会出现鸡同鸭讲沉默尴尬的画面,却没想到这小伙子虽然话少,但做事却很可靠。

 

堂姐婚礼结束第二天就是他们预定离开的日子,恰逢夏休期,叶修这段时间一直窝在周泽楷这儿。参加完堂姐的婚礼后,周泽楷元气大伤地在床上躺尸,叶修难得勤快了一把,三两下收拾完两人的东西,也学着周泽楷那样爽快地向后一倒,把自己重重摔在床上。

 

周泽楷眯着眼看了看叶修,叶修也回过头看他。

 

不知是谁先笑出声,或许都被对方灰头土脸的样子逗得够呛,笑得越发肆无忌惮,最终那抹笑意被周泽楷扑上来堵在两人相吻的唇里。

 

叶修推开他表明了不要胡来的意思,免得明天赶掉飞机,于是两人腻腻乎乎一阵之后还是老老实实睡了。万幸第二天蹭着时间的尾巴到了机场,他俩堪堪抵达,飞机就起飞了,叶修不禁一阵庆幸。

 

或许是还没缓过头一天堂姐婚礼的劲,周泽楷迷迷糊糊坐上飞机,脑袋刚沾到靠背就睡着了,中途叶修被空调冻得打了个喷嚏,周泽楷立马跟感应雷达接受信息一样又醒了,眼睛还没睁得清明,顺手就把外套从自个儿背包里摸出来,给叶修披上。

 

叶修想说衣服拿错了,但周泽楷做完整套给他裹外套的动作,就又脑袋一歪靠在背椅上睡了过去。

 

叶修叹了口气,把轮回队长的脑袋扶到自己肩上,让周泽楷整个人靠在他身上,继而小声喊来空姐询问还有多久能够抵达。

 

“您好,距离敦煌机场大约还需要四十分钟,请问您还需要什么?”

 

叶修谢过了人家,安心地继续扭头看风景。

 

 

 

2.

 

这里风沙很大,周泽楷刚一出飞机就被狂风刮掉了帽子。黄沙漫天,眨眼间帽子被吹出了几百米远,叶修体能常年不及格,看到帽子飞远直接放弃了捡回来的想法,任它渐渐消失在视线尽头。

 

两人本来纠结于打车去苏沐橙帮忙在网上订的酒店的问题,没想到一出机场就有不少出租,机场虽然只有浦东机场的十数分之一那么小,但好歹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叶修拖着神情还有些迷茫的周泽楷随便找了辆出租,司机师傅挺热情的,就是周泽楷这个典型的南方人哪怕清醒过来之后,撑着耳朵听也实在不太听得懂司机师傅裹挟着浓浓西北口音的普通话,最终还是靠叶修和人客套闲聊。

 

其实就算周泽楷听得懂,他也聊不起来啊,这任务叶修根本没打算让他来做。

 

酒店的名字取自一首家喻户晓的边塞诗中最著名的一句,那叫一个威武霸气,但其实只是没有星级的小宾馆,条件也和叶修网上看到的照片相差甚远,但来都来了也没得选,旺季家家户户人满为患,想换一家也做不到。

 

领了钥匙到房间大致收拾好了东西,周泽楷坐在床上,一副终于缓过劲来的样子。他眼神又恢复了比赛中那样的精明和果决,但这双眸子飘到叶修身上后,就被浓浓的情意取代。

 

“为什么忽然想来这里?”

 

“老板娘动不动就念,”叶修在茶几上摸到了烟灰缸,熟练地点燃一支烟叼在嘴上,“上半年她和唐柔抽了四五天来逛了一圈,还没玩尽兴,我听着也挺有意思——”

 

“正好夏休,反正也没什么事儿了,就当陪我随便逛逛。”

 

周泽楷点头,绕到叶修背后,抬手虚虚将叶修的腰环住,把头埋在他后颈处,轻轻蹭了蹭。

 

叶修笑着推开他的手:“多大了还撒娇?快把手挪开,抽着烟呢,一会儿烫着你。”

 

周泽楷没顺着他的意放手,反而紧了紧胳膊,颇有一番地痞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样子:“不挪。”说着他还得寸进尺地伸出舌尖舔了舔叶修耳廓,缓缓呼出一口气,全撒在叶修耳侧,惹得叶修那张被方锐表扬堪比城墙厚的脸皮也不禁染上红晕。

 

“我的。”

 

“好好好,你的你的,”叶修算是怕了,也着实生不起气来,周泽楷那张脸配上一副被人抛弃的悲伤表情,简直我见犹怜,男女通吃,为了不让别人有机会吃掉自家的东西,叶修曲线救国转移话题,“晚上去‘沙洲夜市’吗?老板娘说有家烤串好吃,你还没吃过西北正宗的烤羊肉串吧,听说和新疆的很像了,味道又鲜又香。”

 

周泽楷啵了叶修一口:“都听你的。”

 

于是联盟的脸再一次让联盟的不要脸红了脸。

 

 

 

3.

 

说是夜市,但其实这里全天开放,不过一条主街,四周像树木枝桠般分散出部分小街道。

   

或许是时候尚早,街道上除了琳琅满目的各色商品外,就是独具西部特色的美食,行人与大多旅游胜地相比并不算多。

 

从宾馆步行至沙洲夜市也没用太多时间,叶修和周泽楷都是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习惯了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不夜城生活,这一走算是充分体会到了敦煌市区的面积究竟有多小。 

 

随便找了家店解决掉早得和下午茶时间快要一致的晚餐——当然没有接受飞机餐的周泽楷认为是午餐——叶修心血来潮要围着这座小城散步绕圈,吓得周泽楷很怀疑爱人是不是被某种诡异的东西附身了,那个给他一台电脑就能龟缩一个月的叶修去哪里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周泽楷掏出卫生纸蹭掉了叶修嘴角的油渍,在叶修骤然红成一片的目光注视中淡定结账走人,依了爱人的意开始闲逛起来。

 

傍晚将近,西风不减,行道树随风东倒西歪摇动纤细修长的腰身,周泽楷仔细看了看,觉得这树是和上海路旁的不一样,小时候看纪录片里讲过,这似乎是专门种在沙漠地带极易存活的树种。

 

叶修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他望着天,周泽楷望着他,过了不知道多久,叶修忽然说:“这里真舒服,不是吗?好久没这么轻松过了。”

 

周泽楷应了一声表示同意,叶修拍掉他蠢蠢欲动的爪子,接着道:“可惜没几天就得回去……小周你别闹,大庭广众的。”

 

叶修又不说话了,眼神中含着些周泽楷看不清,却经常出现的东西。

 

风起了,不知不觉裹挟着地上的落叶枯枝形成一个小型的龙卷风,说是龙卷风夸张了,更像是一个旋,短发男生后脑勺经常被女孩子调侃的那种。

 

逆着风,周泽楷跨了一步挡在叶修面前,高挑的身高把叶修挡的严严实实,他皱了皱眉,抹掉叶修含在眼皮里的泪水:“有沙,进眼睛了吗?”

 

叶修闭着眼摇摇头,安抚着他:“没,只是想起一些事,不过现在不想了。我们回去吧。”

 

周泽楷没问,有些事情就算彼此都心知肚明也无所谓,只要表面上还蒙着一层纱,那就干脆不要把它揭开。

 

每个人心底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周泽楷不会问,也觉得没必要知道,在叶修前二十年的人生中他还没有出现,彼此都不属于彼此,叶修理当拥有属于自己的,没有周泽楷这个名字存在的生活,但现在他们遇见,他是他的,这就足够了。

 

 

 

4.

 

 

敦煌是热门景点,游客硕硕,这一点叶修早就被陈果科普过了,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人多是这么多的。

 

鸣沙山上只剩密密麻麻的人群,还有骆驼队留下的一坨坨粪便,既然来了怎么也得感受一把骑骆驼,于是叶修强忍住逃走的冲动,拖着周泽楷买了票一前一后骑上驼背。

 

路程并不远,反而费用昂贵,一趟下来叶修只觉得身心俱疲,心因外物而疲,身……

 

蛋都要碎了好吗!

 

下骆驼之后绕了一圈,叶修死活拼着一把老腰爬上了鸣沙山顶,周泽楷一直跟在他后面,生怕他爬山的过程中一个体力不支向后晕过去,好在沙山不高,虽然走上去之后鞋里已经灌满了沙子,但两人好歹是终于看到了真正足以称之为长河落日圆的沙漠风光。

 

向前绵延千里的沙山没有任何游人,沙面上是风拂过吹动而成的粼粼波纹,极目远眺能看见另一座沙丘上还没被大风散去的一串脚印,像极了古时西行的游僧所遗留下的痕迹。

 

叶修喘够了气,单手搂住周泽楷的肩,看周泽楷一副爬了半天山还若无其事的淡定样子,再想想自己半条命都快喘没了,叶神表示十分嫉妒。

 

嫉妒使人想要调戏美人。

 

“小周,你过来一点。”叶修眼神骤然变得骇人,凝视着周泽楷的眸子。

 

周泽楷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或许是叶修又把陈果刚送他的手机掉在了半路,又或者他突然想和周泽楷讲什么秘密,这样想着,周泽楷乖乖靠近。

 

“再进一点。”

 

叶修眼神更加凝重,周泽楷淡定的心猛地蹦跶得快了点,不疑有他地靠得更近。

 

就在周泽楷快要和叶修脸贴着脸的时候,叶修忽然勾起一个令人熟悉的笑。

 

“啵!”

 

叶修吻上了周泽楷的唇——这个笑容往往出现在心脏叶整人成功的时候。

 

旁边有俩看起来像大学生的女孩子在拍照,一个举着拍立得另一个言笑晏晏,快门按下去的一刹那,周泽楷因为惯性被叶修猛然冲上来的吻撞倒在地,恰巧落在女孩子的镜头里,摄影的女孩情不自禁一声轻呼,被拍的同伴却不小心被挪出了画框。

 

被拍的女孩好奇友人的反应,条件反射转身,两个帅气青年拥吻倒地的画面随即映入眼帘。小姑娘善意地笑了笑,被惊吓到的摄影女孩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叶修把周泽楷撞倒的时候自己也懵了,之后倒也没注意到破坏了别人的拍照留念,一心沉浸在“我居然已经胖到会把他撞摔的程度了吗”的思想漩涡里。反而是周泽楷先反应了过来,大方地站起身,把叶修扶了起来,然后冲着两个女孩道了个歉。

 

“没事没事,”摄影女孩满脸通红,不知是因为周泽楷超凡脱俗的颜值造孽,还是看到了某些只有幻想中出现过的画面而激动,“对了,这个,送给你们吧。”

 

拍立得的照片已经取出来了,相片中拥吻的青年们正好被定格在扑倒在半空的那一瞬间,周泽楷眼神中的惊讶和叶修嘴角翘起的微笑都一览无余。

 

叶修当机了好一会儿的精神被自己强制拽了回来,他恢复了之前吊儿郎当的流氓样子,也大方地冲姑娘们道了歉,也顺带接过照片道了谢。

 

最后这一天结束在姑娘们请求的合照中,他们拜托路过的其他游客用拍立得拍了两张一模一样的照,相片里两个女孩相牵的手和两个青年相牵的手同样令人祝福。

 

回去的路上叶修和周泽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没想到那两个小姑娘也是一对。”

 

“很配。”周泽楷想了想回答。

 

叶修又笑了:“她们也是这么说我们的。”

 

话音未落,周泽楷忽然扑上来亲了叶修一口,在叶修还惊魂未定的时候,周泽楷勾起一个拍广告时职业非常的灿烂笑容:“抵消了。”

 

      -----TBC------


评论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