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言简

爱好广泛,全都不精。动漫游戏,五毒俱侵。自娱自乐,杂食天后。出你意料,爬墙高手。

【all叶/伞修】花落叶不归(二)

各位好久不见

具体避雷请看(一)

角色ooc,私设一大堆

老叶万人迷全都对他单箭头

梗来自微博最后会提

——————————————


4.

飞机跨越了大洲大洋停靠在希思罗机场三号航站楼时,叶修因为胃病无法入眠而面目憔悴,黑眼圈挂在下眼睑,浓郁得如同徽州最好的墨。

他揉了揉眼,小幅度伸了个懒腰,但明显对于僵硬的脖子和胳膊都没有半点缓解作用。

拖着箱子出舱门那一刻,雾都常年不散的阴郁竟被刺空而下的阳光破了干净,一缕丝丝扬扬的暖阳洒了叶修满身,他持续了数个小时的抑郁心情豁然消失殆尽。

“真给哥面子,伦敦居然出太阳了。”

他心想。

手里的箱子是前几年买的,他记不清准确什么时候,总有种睁闭眼之间突然出现的感觉。

除了这个箱子之外,连同那段时间家里的装饰品,衣柜里陌生却又连着点熟悉气息的衣服,他一度怀疑是叶秋偷偷来看他,顺带给他买了点东西。

毕竟撑着一张脸,就是保安也不会拦,更别提之前为了防止独居的自己某天死于无形之中,等发现他的时候尸体都臭了,他还是乖乖给叶秋寄了个钥匙的。

伦敦名胜古迹数不胜数,甚至这座城市的绝大部分还留有旧时的记忆。

叶修把自己扔到旅馆的床上狠狠调整了一下生物钟,想着反正那些古迹奇观一个个都放在那几百上千年了,也不会一个高兴就撒开腿跑到世界另一头去,他急着去看也没什么用,倒不如好好休息一下。

于是叶某人在旅馆呆了三天,整整三天之后,他整理了一下相机包,抱着老婆——他的宝贝相机——踏出了房门。

前台台柜上昨天立着一枝红玫瑰,今天他再路过时发现玫瑰变了,倒不是说昨日黄花枯萎得厉害,这个更狠,活生生换了一枝。

黄玫瑰明显是清晨刚摘的,花瓣片片饱满,娇艳欲滴。其上还挂着不少露珠,在阳光的映照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嗨,你们的花每天都不一样吗?”叶修其人虽然平日里总是露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除了日常生活自我照顾之外的地方,他的观察力强的可怕。

无法从生活的细节发现美,那还怎么当摄影师?


5.

“不好意思,请再说一遍可以吗?”前台昨天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今天换成了一位慈祥的老太太,满头银丝,笑容可掬。

只是老太太一来听力有所下降,二来辨别口音的能力着实比不太上年轻人——叶修早年没有认真学英语的后果来了——她自己也裹着一些苏格兰口音,叶修也听不太懂。

最后两人你画我猜了半晌,昨天的前台女孩从后厨窜了出来给他们解了围,这姑娘端着一盘刚烤好的黄油吐司,看起来是有人叫了客房服务,她这是准备给人送早餐的间隙来帮人的。

叶修三两下重复了自己的疑问,这位一头棕色蓬松卷发的女孩放下手里的盘子到一边,满眼含着不明的神秘:“你好奇为什么换了花?”

“是的,这朵花很漂亮,但我还是觉得红玫瑰更衬大厅的风格。”

“嘿,你不知道,这朵花并不是我们店的,有人花了大价钱买了这个位置——我是指这个花瓶的位置,他说放什么花我们就放什么。”

叶修被绕地头疼,更加一头雾水,这什么跟什么?

“好吧你肯定没理解我的话,我的意思是,这个花瓶其实是我们老板的一个朋友的,他常住在我们店里,每天会让我们换不同的花,当然,我们也很好奇,直到某一天……”姑娘的声音忽地压低,她凑到叶修耳边,“我发现这些花的更替是有规律的,并且和他当时的男朋友有关。”

叶修:????

啥玩意儿,男朋友?她用的是he不是she吧,卧槽,和着这花其实是一个基佬泡汉子实录的外在体现??他该说什么,感叹真不愧是腐国吗!

姑娘见叶修阴晴不定的古怪神情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来,她笑得前俯后仰,最后才在老太太温柔却强硬的呵斥下收起了笑意。

“我不逗你了,”她擦擦眼角笑出来的泪珠,“其实这花是老板哥哥放的,他换情人的速度太快了,一旦追到手就喊我们放红玫瑰,而且他还有个怪癖,第一天追到了人,第二天绝对就分手,分手的时候就让我们放黄玫瑰。”

“老实说我觉得他更爱黄玫瑰,并且我真的发现了一个秘密,每年秋天他都会去中国,看他的照片几乎都在同一个地方,而且手上绝对有这朵黄玫瑰。”

叶修扯出一抹笑意,咀嚼了姑娘话里的话,操着他那口不标准极了的英语跟姑娘接话:“你是想问我,是否知道照片上的地方吧?”

姑娘笑的花枝乱颤:“你真聪明,你应该是中国人吧,昨天登记的时候如果我没看错护照的话。”

叶修没回答,姑娘有些急了:“难道你不是?还是不想帮我看吗?

“我当然是中国人,”叶修拿起这束光鲜动人的黄玫瑰,“并且十分愿意帮助一位淑女解决她小小的问题。”

姑娘激动地翻开手机相册,里面存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几乎没有自拍。这个照片的时间应该是去年秋季的,据姑娘所说每年秋天都是这个地方。

当叶修接过手机,看到姑娘翻出的照片那一刻,他心底一悸。

这里,不是杭州吗?

而且居然正好是他刚背着家人创立的,兴欣工作室的外面?

叶修一手捏着玫瑰枝,另一手握着姑娘的手机,上面的照片连兴欣的广告牌都照的一清二楚。

但这并不是自拍,照片上没有任何一位白人男性的身影,甚至一个人都没有,看起来时间很早,早到甚至连早餐的小摊贩都还没出来摆摊,而光线也透露出天色蒙蒙亮的意味。

除此之外,最令叶修在意的,是照片的主题。

一束黄玫瑰。


6.

叶修开始慌乱了,他说不上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倒也不能不理解,任谁在从未来过的异国他乡见到自己家门口的照片都不容易保持平静吧?

不过他可是叶修,心海里边再翻的骇浪滔天,面上也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你知道这个地方吗?”前台姑娘冲着叶修眨巴眨巴眼,绿色的大眼睛满含期待。

叶修沉吟半晌,习惯性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还没来得及点上,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身在国外,记不清伦敦有没有公共场合禁烟法,最终还是又把烟塞回了烟盒。

他反问前台姑娘:“你确定这是你们老板哥哥照的?”

“当然是,你看他手上的戒指没,这家伙拿花总是左手拿,喏,就这里。”姑娘两指并拢在屏幕上划开,放大,把整个画面拉大了好几倍,指着照片中握着花枝的手,肤色在白人里不算特别白,但比大多数黄种人要浅不少。

除此之外,可以明显地看见一个铂金戒指挂在无名指上。

“他结婚了?”

“不,没有,不然他还能每天换情人?”

“结了婚也会有人换情人,不忠于婚姻的人应该不少。”

前台姑娘摇摇头:“他不是这种人,我不觉得是——别看他换情人频率快赶超了换衣服的频率,但这家伙出人意料的纯情。我说不清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毕竟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可是以好哥哥身份出名的黄金单身汉。”

“光玩玩不在一起不就是单身汉吗?”叶修嗤笑,这样的人他见的不少,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些只可意会的事情也不用说的太透。你情我愿,关第三个人什么事呢?

“不是这个意思,唉……我说复杂了你也听不懂,反正……这个戒指出现在五六年前吧,老板似乎知道些什么,但她没告诉过我们,我猜这个戒指还是意味着当时有个人是会和他定下来的。”

叶修不置可否,把手机还给了姑娘,对方一愣,忽然反应过来:“你还没和我说,你是否知道这里是哪里。”

“我知道。”叶修笑笑,将黄玫瑰凑到鼻尖,深深吸了一口气,“真香。”

前台姑娘眸子里都开始放光:“你知道?!这是哪里,你什么时候见到的,这个世界真小!”

“这里是我的工作室外面,你们老板哥哥不会是我的暗恋者吧。”

“你说什么?!”

“莉娜,我的早餐还没好吗?”

评论

热度(17)